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藏人主张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安乐业: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达赖喇嘛的"中道"理论具有与时具进的灵活性,将来很可能人们普遍会奉为一种行为准则,因为,"中道"本身在佛教理论的高度运行了两千多年,达赖喇嘛却把她带到世俗生活中而已。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8/3/2008
   
   
   
   "北文"说:
   
   
   
     "四是对民族区域自治任意曲解。达赖去年底在接受记者采访
   
     称,'根据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西藏享有特殊的权
   
     利',但这些权利'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施' 。'西藏流亡政府'
   
     现任'首席噶伦'桑东近日也称,'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是非常重
   
     要的,但中国政府目前实施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缺乏公平性,这
   
     不符合民族区域自治法。'似乎达赖方面对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
   
     是赞成的,只是希望对法律规定的各项自治权利予以真正落
   
     实。"
   
   
   
   俗话说,"不是那里的人,就不知道那里的事"。笔者作为西藏土生土长的角度看,达赖喇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根据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西藏享有特殊的权利,但这些权利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施"有一定的根据。比方"西藏自治区"至今还没有制定出"自治条理",其它北京统治下的"自治区"也一样。可想而知,没有单行"自治条理"的"自治区"落实自治权利的真实状况又如何?虽然自治区或自治州,自治县和民族乡等的主席,州长,县长和乡长等由自治民族担任的规定,但是,附加条件为这些人选必定是个"共产党员",其他官员按着依此类推即可。还各自治地方的书记为共产党员的中国人来担任。如此看来,"党治"取代了"自治",这就是根本问题所在之处。没有解决根本问题的前提下,谈不上其他权利的实施情况。不过,现在中国乡村进行的"直选"是个开头,又跟达赖喇嘛主张及其正在西藏流亡社区实施的直选首席噶伦同出一辙。就是说将来西藏实行直选行政长官未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因为,现在中国乡村进行的"直选"没有违反有关法规,更没有颠覆中国共产党的根本领导。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经济理论上可以应用宏观调控,为何政治上不可以呢?
   
   
   
   另外,"北文"中谈到了"关于西藏的军事防务问题"和"关于西藏其他民族的权利问题"。
   
   第一个问题,达赖喇嘛已有明确的表态,"西藏的防务和外交将交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因为藏人在这方面没有经验,但教育、经济、环境、宗教等应由藏人负责并负有全权"。
   
   第二个问题或中国移民上,虽然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目前还没有真实表态过,但是,笔者多年在达赖喇嘛的周围工作和观察的角度而言,达赖喇嘛的"中道理论"提出的时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搞第四次人口普查的时间基本上巧逢于20世纪80年代末期,"中道理论"又是藏、中双方互利的基础上形成的一套新鲜的理论体系。应该这是藏、中体制双方比较容易接受的一个分界线或方案。因此,在中国人移居西藏的分界线外,其他土生土长民族的权利没人剥夺,也无法剥夺,每个土生土长的民族和分界线以上的移民应该有藏人同等的权利。不过,这不是说已经移居西藏的中国人必须迁移,而是想继续留住西藏的移民应当经过考试取得居住权(即藏人同等的权利)。笔者认为应当从90年代到2000年之间的移民进行面试,2000年之后的移民进行面试和笔试兼用(六十岁以上的申请者,除了程序外应该免去考试)。这里的考试指的是藏语,因为,藏人一直想保护的是文化,文化的载体又是藏语。可以这样说,没有了藏语,就没有了这个文明的灵魂。
   
   还将来的西藏,少不了劳工的需求,甚至每一年有增加的可能。这应该中国贫困地区的居民来说是一大喜讯,因为,西藏地大,人少,更缺少劳工 。过去和现在如此,将来更是如此。笔者从帐篷里走出来的,这方面的需求了如指掌。
   
   另外,不管真是假有一个故事能够反映这方面的需求。中国国安人员提审一个藏人时,问他"你们还想独立,独立之后哪个藏民会造(磨)'针'?如何将来缝纫衣服? 他摸了摸头就答道,可能谁也不会造'针',只能去进口了。" 如此就国安抓到了"主观和客观上相一致"的定罪证据。
   
   还有一次对话,更能说明技术人员的需求。笔者在西藏流亡政府西藏问题研究中心临时工作期间,每日午饭后,大部分公务员聚集一起在"乃穷茶吧"喝茶闲聊,我也常常喜欢去那里聆听聊天。有一天,几个年轻公务员问我,"我们的家乡有什么?" 我的回答很简单,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石头,"我们的家乡有的是那个"。他(她)们不解,有人开始问起"不是说有很多矿藏吗?"我又回答道,"石头里边就是金子,你们谁会把金子取出来?"他(她)们一时拿不定主意,过一会儿,大家觉得"谁也不会取出来"。然后,我就问他(她)们,既然如此,那么,将来请谁来取金子? 这样就他(她)们就开始争论,争论的主要焦点是请中国人,还是印度人或西方人。最后,基本上一致地认为,如果西藏将来能够实现高度自治,首先要请的就是中国人。因此,现在笔者觉得这个对话,很多中国技术人员,尤其是因各种因素未能发挥或进入高雅场所的人来讲,应当是"山穷水尽已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似的召唤。
   
   与此同时,"中间道路"(Middle Way of Approach;简称"中道")是由达赖喇嘛在世俗的角度以非暴力思想为基础,互利为前提的解决"西藏问题"而提出。而且,有助于解决各种问题和国际争端而新生的,并兼具普世价值至上的理论。作为一部理论体系,她必须要经过产生,发展,弘扬或走向世界,结出硕果等实践阶段。虽然这部理论还没有经过全部实践过程,但得到了几乎各国政府政要和民众一致的肯定和赞扬,也非没有遇到过挫折及艰难的进程。
   
   比如在西藏流亡议会第十三届第七次会议上有不到点一半的议员通过了一项决议,重新审议西藏流亡政府的现行中国政策,即重新审议"中间道路"。又在西藏流亡议会历时十天的第十三届第八次议会会议上,由46人组成的议会2004年9月9日近超过一半的议员通过投票表决,继续支持流亡政府的中国政策,即坚持"中间道路",取消了上次通过的重新审议"中间道路"的决议,加强同北京的关系,并继续在国际上呼吁有关西藏问题的解决。
   
   因此,不管从哪个方面分析,"中道"所面临的挑战及将来的趋向难以推测,这当然不是理论本身的矛盾,而是北京未能及时真正对待解决"西藏问题"而采取的反锁行动有直接关系。
   
   笔者认为,达赖喇嘛的"中道"理论具有与时具进的灵活性,将来很可能人们普遍会奉为一种行为准则,因为,"中道"本身在佛教理论的高度运行了两千多年,达赖喇嘛却把她带到世俗生活中而已。确切地说,"中道"理论是自然法则,至今谁也未能超越她。但是,有人拿《西藏通讯》上一篇署名文章中的一段话,作为"中道"主张"西藏独立"的依据来反驳。其实,这个反驳给主张西藏独立的人士带来了契机,尤其是"后达赖喇嘛时期"人人可以任意解释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希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者的当头拔了一桶脏水,有口难辩,有手难捉。如果想挽救,只有谈出实质性结果或促使实质性结果,才是真正的出路。毛泽东当年说的非常好,"看来不但是两司伦,而且还有达赖及其集团的多数,都觉得协定是勉强接受的,不愿意实行。我们目前不仅没有全部实行协定的物质基础,也没有全部实行协定的群众基础,勉强实行,害多利少。他们不愿意实行那末好罢,目前就不实行,拖一下再说。时间拖得愈旧,我们的理由愈多,他们的理由愈少。拖下去,对我们的害处并不大,或者反而有理些。各种残民害理的坏事让他们去做,我们则只做生产,贸易,修路,医药,统战等好事,以争取群众,等候时机成熟再谈全部实行协定的问题。"同理,当西藏问题过渡到"后达赖喇嘛时期"时,藏人完全可以这个战术应用到"自由运动"中去。这当然不利于主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士,又为了仅仅战术而应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就无所谓了。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