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附尚庸《拜师信-----致东海一枭老师》)

   尚庸君:

   外出刚回,迟复为歉。谢谢对儒学的尊爱和对我的信任,过誉不敢当。我大半生任性恣肆,骄狂无忌,待人接物,常失中庸,至今仍然小错不断,有时中宵反省,枭脸不由得无酒而红也。

   本来,我是决定50岁之前“只开风气不为师”的,这有个人与政治多方面的考虑。数年来也有少数上根人士私下及公开提出认我为师,皆婉拒之(有的是对方年龄德望皆高于我,受之未免“失礼”)。但读君公开拜师信,恳切诚挚,深为感动。更难得的是,你尊儒重道,有志有智,能领会《大良知纲要》、《仁本主义大纲》等论道枭文,令我欣喜。在我直接间接了解的儒者及儒学爱好者中,你属于年龄甚低而悟性颇高者,前不久曾《自兴何必待文王》短文相勉。如再拒绝,未免矫情,且有二不忍:一不忍阻君求学向道之心,二不忍与英才失之交臂,自失人生一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乃人生一乐。)

   职是之故,姑且小开枭门,允君所请,忝居师席。你是我网络上公开收下的第一个学生,今后,师生间仁学相探讨,疑义相与析,共同切磋,教学相长。凡有疑难,不论人生、社会、政治、文化哪方面的问题,请随时提问。不过语言文字总是有局限的,最好以后有机会师生在一起相处一阵子。将来东海草堂如果有缘从虚拟世界“落实”到某山水佳处,东海儒家师友、师生、师徒间应该长相聚会、或每年定期共同生活。

   另复须知,枭门唯道是尊、唯真理是尊,不及其余,如“道理”上有异见,学生要勇于争鸣,私下、公开都可以,来不得一点客气;如发现我其它方面的错误(例如道德问题),更应直言指出,不必“为尊者讳”,不必给我“留面子”。

   来信提及,“心学派认为格物为格心。理学派伊朱认为是格物。”都没有错,因为心物一元,格物与格心相通相摄,无法截然分开。其实大学三纲领八条目都是互相含摄贯通的。尤其是明明德、止至善、正心、修身诸纲目,随举一词,可概其余,如正本心,修真身,皆与“致良知”同义----本心原无不正,真身无待于修,正本心的“正”字,修真身的“修”字,不宜僵化理解。真身,相当于佛教的法身,即本心、良知。格物也好,齐家治国平天下也好,亲民(戓作新民)也好,都属于本心的发用。

   但心学、理学认识都欠确切。心与物就性上说一切平等、无有差别,在现象上则千殊万异且内外有别(意识与物质都属于现象)。格心针对意识、欲望,格物则致力于外在的物质、事务,格心与格物,两者方向不同,重心有异,不宜完全划等号。

   古儒认为,儒家之道,贵于得悟,入悟有三:或从言而入,或从静坐而入,或从人情事变炼习而入。此言不错,但可再加一句:还可以从科学而入。随着科学的发展,对物质、人体、生命的奥秘的研究探索不断深入,必有助于人类对本心本性“本来面目”的认识和对心物一元、天人合一之奥义的理解。

   尚生说:“再用人生的五年时间,博上一博,期间绝去人生中杂事,一心深读中国哲学。”足见立志坚定脱俗。人的时间精力有限,未悟之时,求学之初,适当地疏离“人生中杂事”是必要的,不过,于世事俗务,终究以随缘为佳,不必刻意决绝。

   中国哲学特别是儒学极重践履功夫,象山谓:从物理事势人情上做功夫;阳明云:去事上磨练。修行修行,要从具体行为实践中去修。至于网络及博讶q呀,工具耳,“不再迷恋”就可以了,戒之则不必。形不可绝、物不必绝、工具不宜绝,只要身不为物役,何妨一切为我所用?(还有,只要心不为形役、良知作得主,何妨念念相续?来信云,“一念打住他念又生,总是不能降伏自己的心。”须知儒家降伏其心,克己复礼,不是断绝一切意念、欲望。心之官则思,一念打住他念又生,正是意识之常态。)

   马一浮说得好:“理是无形的,但不是空洞的。理须在事上见,不可离事求理,亦不可悖理以治事,把理事割裂开,同是错误。”此言揭示了儒家真俗二谛的圆融。这里的理指性理。中华文化强调理事不二,性相(现象)不二,以本心本性为最高真理,但与儒家相比,佛道两家往往有“离事求理”、“绝物求性”之弊,此不可不察也。

   家人劝你不要整天埋在书里是对的。谈婚论嫁,孝顺父母,亦儒者本份事也(这不是要你什么都听从父母的,孝不是唯父母之命是从,唯“违命”时应尽管注意方式方法。个我、社会、家庭、囯家各方面利益错综复杂,而一个人时间精力有限之至,不可能面面俱到,人人满意,故说到底还是一句老话: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总之,人生种种问题,世间种种矛盾,如何处理,并无一定之规,深入体悟和把握住仁义、中庸等儒家原则,渐渐地自有应对的智慧和能力。就方法论而言,中庸与义德,不外乎“恰到好处”四个字。世人为人处世、待人接物,不是过就是不及。这方面要做到“恰到好处”,谈何容易,便是东海,也是“不可能也”,谨与尚生共勉。另外修道求仁致良知在方法上也要讲中庸,既要尽心尽力、一往无前,又要注意勿忘勿助、从容不迫。尽心尽力与勿躁勿急,一体两面,相辅相成。

   愿君早日成才成德,以荷担儒家家业、激扬东海仁风为己任,我有厚望焉。匆此,余言后叙。2008-8-3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附:不鸣三年 (尚庸)《拜师信-----致东海一枭老师》(本信录自《国学论坛-新儒学发展讨论区》)东海老师: 您好!在下是尚庸,消失了约有一个月的尚庸,曾仰拜老师的儒者风度和气质.私下也发誓以老师为榜样,成为一位沛然立于天地之间的儒者大丈夫。一个月来,体贴孟子收放心教,一度戒博,戒Q。以前比较痴迷网络,经过几年读四书,四书内的德化力量,感化了我。再加之自己意念的克制,现在以不再迷恋网络了,但是一念打住他念又生,总是不能降伏自己的心。我现在的心,也许就是您的《习性论》杰作中说的,叫习心。因感物而生,经长期积累而形成稳固的习惯。这种习惯确实蒙蔽了我的本性,使我良知不得而明。生活中常被习气所转,使我常走作,心中浩然之气总是半途而馁,事后自咎不已,然一次一次痛下心去改掉,但总是败在习气之下。我已和这个习性战了一年多了,其中的志气可谓不大,发心可谓不小。但是我就是无法逾越这个坎。我曾经试图利用读四书和其他家的经典,看能否改变这个秉性,现在正在尝试中。东海恩师,您是过来人,可否用您的经验点化下学生呢?现在我很困惑呀。我现在已26岁了,学生虽闻道较迟,但天生爱读书,爱思考,爱哲学。从小就对自己以大侠自期,然家境不好,期间,我步入歧路了。将自己青春宝贵的学习时间都耗掉了,直到我24岁时,才闻得圣人之教。遂发愤读书,读圣人之书,一恍两年过去,我已26岁,在这年纪正是成婚论嫁之年,家人多劝我不要整天埋在书里。我曾也矛盾过,如果我再用上五年时间读书,以后我会是什么样子?不过我现在还有一个依稀的念头:“再用人生的五年时间,博上一博,期间绝去人生中杂事,一心深读中国哲学。”但是只是很依稀,只要习心一来,全然无志矣。 东海老师您的新浪博客里的文章,我大部分看过,其中《大良知纲要》、《道德论》、《习性论》、《仁本主义大纲》、《东海学要略》、《良知论》、《我是仁者我怕谁》是最有分量的论文。学生拜读下获益匪浅,老师学问渊博,短短几篇论文,将儒家,道家,释家,西哲,基本道个差不多了。学生实在佩服的五体投地。学生佩服老师不仅是学问渊博,如果仅如此的话,那么学生也到找到不少良师了,学生最佩服的是老师的那彻上彻下的悟性。也就象颜子那样举一而知十的通透。学生不惭,自认为在悟解上能赶上东海老师几分,不然我也不会去考中国哲学研究生了。东海老师如果您在解大学八条时,提到致知、格物为“格物”;正心,诚意为“格心”,休齐治平为“致良制”。为你提出的话,那么继孔子而下,可谓千古第一人了。在大学这个前四条目,千百年来争论不休,心学派认为格物为格心。理学派伊朱认为是格物。学生当时也比较偏于心学派,主要是孟子的收放心教影响。孟子说,“万物皆备与我,反身而诚,善莫大焉。”再加之陆子的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后又看牟宗三的《心体与性体》,才把格物定为格心。自昨晚拜读老师的杰作《大良知纲要》、《道德论》,始恍然大悟,格物朱子解得不差。正心诚意才是格心。如此看来大学之书,八条目才圆圆融融符合文字逻辑。当时不由手舞足蹈,顿时对东海老师的解法佩服地无言形容,那时一个拜师的念头就在学生心头诞生了。学生尚庸,皖人也,立志圣学,不求乎富贵,只求日有所新,今愿拜东海一枭为师,望东海老师不嫌学生疏漏,德行卑浅。给以点化,指导,学生感激涕零,并愿做犬马之事以效师。如果老师方便的话,能够给学生留个电话,手机,以便有闻东海之道。以作践履,弘扬之责。就此顿首谢过。此致敬礼!学生:尚庸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