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文集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七)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典型示范和挑战
·回顾和平演变30年,陈泱潮(陈尔晋)全面挑战邓小平
·1977年不仅是我国而且也是我个人最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
·3.首次刻印《特权论》地点的选择
·当时堪称【精神思想理论核武器】的产生
·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经费的准备
·预备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初始落脚点
·预备首先找到与赛福鼎取得联系的中介
·赛福鼎的基本情况
·此言奇在今日验,莫把斯言当随机
·赛福鼎当时岌岌可危的政治处境
·策动赛福鼎非常好的时机——远远独占鳌头抢先占尽了先机 (3图)
·为了保证取得成功,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只要宣布解放农奴,马东伍为首的民主革命迅速(2-4年)全面夺取胜利是根本无可怀疑的!
·新疆起义具体实行的可操作性
·当时中国的国内形势
·当时的国际形势
·对新疆起义前景的展望
·变数的产生——“偃武修文”的由来
·影响了我的一生的话:“毒蛇螫手,壮士断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
·陈尔晋自我埋葬亦或自我牺牲的念头和行动
·万载难逢的先机的丧失
·一度“万般悔恨无假如,只恨当年不丈夫!”——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是大愚至极“天予不取,获罪于天”,还是“天心无亲,唯德是扶”?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伪“中国民运之父”魏京生先生批判
·今日中国必须反对两个极端,必须重视政治人物的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作事谋始者回眸先机的得与失
·陈尔晋孕育《特权论》思想理论诗:雨夜读《赫鲁晓夫主义》一书有感
·陈尔晋1972年形成《特权论》思想立志解冻诗
·陈尔晋1974年决心写出《特权论》言志诗
·陈尔晋1974年写作《特权论》动笔词《浪淘沙》
·毛泽东器重的新疆自治区首任政府主席赛福鼎
·毛泽东的“重臣”赛福鼎在重大历史时刻
·赛福鼎.艾则孜:毛主席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
·中共国和平演变30年《特权论》作者陈尔晋祭
●陈泱潮与中国民主运动
·论时间刻度与历史的公正性
·【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陈泱潮2009年简略自述(10图)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陈泱潮2009年对有神论信仰者简略自述(14图)
·长期以来中国民运两条路线矛盾冲突的反映
·中国体制:党官的罪孽,百姓的痛
·ZT:强烈提议陈泱潮,郭国汀,魏京生,胡平,袁红冰获诺贝尔和平奖
·拾遗:陈泱潮与中国民运队伍的关系
◎◎◎◎◎
▲文化部
●概括与再播种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征求意见、寻找合作者——中华救世救心大同盟(草创期)章程(草案)
●返璞归真谈妇道
·关于男女分工及相关问题的思考
●2007年迎春曲
·喜读烈雷先生重要文章《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
·永遇乐——国际大有学会赋
·念奴娇——谁得势,在乎是否真命
·蝶恋花——1987年8月狱中赠陈圆圆
·陈圆圆,您来也未?
·青春的烦恼又一次降临
·临江仙——英雄爱美人
·浣溪沙——丁亥七夕贺宿友芳龄20华诞
·水调歌头——陈泱潮2007年中秋寄语国人
·复友人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鸣炮
·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的期望
·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自觉性
·相兼并容、优势互补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功的保障
·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在新千年深刻影响世界和中国的切入点
●民主社会主义
·回应与献礼——关于民主社嶂饕迥J
·热烈的祝贺与殷切的期盼——陈泱潮致中国社会民主党第二次代表大会
●观《神韵》有感
·观《神韵》有感1
·2、贺新郎——主題当【尊神为大】
·3.贺新郎
·4.贺新郎——“羔羊婚宴的時候到了”
·5、贺新郎——唐太宗英明过人处
·《唐风提点》(四首)
·反共主力得罪造物主就是在延長中共專制暴政
·观神韵有感
·ZT神韵欧洲巡演圆满结束 各界观众赞美(图)
●人权与文化成就奖提名
·关于提名陈泱潮竞选[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文化成就奖]推荐函
·丁一一: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奥巴马胜选日感言
·一、奥巴马和美国成功根源的表与里(1张图)
·二、中国应当学习美国成功的表与里
·三、必须创建中国新文化
·奥巴马发表第二次就职演说(全文)
●与独立知识分子的交流
·就信仰问题回应格丘山网友二帖
·关于格丘山与任百棱争执兼及五毛典型特征之我见(2张图)
·希望在否极泰来之中
·《关于格丘山与任百棱争执兼及五毛典型特征之我见》和马上现身的五毛“007”威胁恐怖帖
·答中国留学生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回马甲“随风入夜”


   陈泱潮(陈尔晋)
   2008-8-14
   我不知道马甲“随风入夜”究竟何许人,也不知道其究竟奉哪方面的命令,“随风入夜”的上述这个跟帖(请看附件1:《随风入夜 跟帖〈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使我感到暗藏杀机——在把我打成中共特务或者是晚节不保被中共利用的说法之后,居然阴森森地要未来中国论坛管理方封杀我——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之一、未来中国论坛议会版块主持人、未来中国论坛陈泱潮文集主持人!
   “随风入夜”说“中共最怕的是民运联合”——请问“随风入夜”:到底谁破坏民运的联合?伍凡先生在开始筹备组织中国民间政府的筹委会上,就公然以主持人的身份坚持要民运各自组织政府,“组织十个八个政府”,我陈泱潮坚决反对这种分裂中国民主运动的做法和说法。这是我在《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中,明确指出“政府,是全民之政府,而不是群众性组织……⑵在向所有中共反对派发出邀请之后,才师出有名,才可以名正言顺成立非常政府……”的背景和原因所在。请问“随风入夜”:到底谁在破坏中国民运的联合?到底谁在履行中共的特别使命?
   “随风入夜”说“中共最怕的是民运联合”——请问“随风入夜”:现在伍凡先生身为中国流亡政府总统却继续坚持其对广大民运志士的不实之词,在最近的所谓新闻发布会上大放厥词,说什么民运人士都是共产党的思维、都是共产党的观念、都是共产党的模式……公然声称他(在埋葬了民运重要刊物《中国之春》后)已经脱离民运自己单干!——请问这种通过中国过渡政府“总统”之口以“过渡政府新闻发布会”的形式来大肆诬蔑整个民主运动志士仁人的说法,是在维护中国民运的声誉,以推动民主革命解体中共,还是在故意败坏中国民运的声誉?这是促进中国民主运动的团结与合作,还是在大干破坏中国民主运动的团结与联合(请看附件2:《中国过渡政府总统伍凡谈民运:他们都是共产党观念》)?
   “随风入夜”说“中共最怕的是民运联合”—— 请问“随风入夜”:最近在未来中国论坛网友们和我与郭国汀先生的讨论,是不是正是围绕着民运大联合的主题展开的?李后主先生提出了《致陈泱潮——关于革命团体和民主筹备团体的合作新议》,明确主张过渡政府与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等民运组织联合起来,得到了方亮等先生的积极响应。许多朋友都在关注着这个动向,我本人亦发表了《敬复李后主先生》的跟帖。这是不是在实实在在进行着“民运联合”的工作?“随风入夜”说“每次民运要联合的时候,中共采用的办法就是挑起内斗”,那好,请问你“随风入夜”:这次在民运商讨联合的时候,到底是谁跳出来挑起内斗?你要未来中国论坛封杀我,是不是在货真价实地力图挑起内斗?
   “随风入夜”说“陈老先生合众国成立的初衷让人质疑”,并且故意误导读者,说什么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是在过渡政府之后。众所周知,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草案)》http://boxun.com/hero/2006/chenyc/9_1.shtml 是早在2006年5月为在柏林举行的全球民运大会而起草,不仅在此次全球民运大会上发表,而且,紧接着在德国纽伦堡召开了专题研讨会(见《柏林大会闭幕后纽伦堡专题研讨会消息报道(多图)》)http://boxun.com/hero/2006/chenyc/12_1.shtml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建立新国家新政府的创意,怎么是在“过渡政府”之后?请问“随风入夜”到底是谁不顾大局刻意分裂民主运动?并且在此误导读者?
   “随风入夜”指责我“拿出陈年的老文来针对过渡政府发难,这又是为什么?”我在过渡政府筹委会上以及宣布成立过渡政府之后,本着高度负责的精神,给筹委会和过渡政府提了十多个正式编号的建议。可是伍凡作为主持人,不但没有按照起码的议事规则拿到筹委会作过一次完全应当完全必须的讨论和研究,而且,严重违背起码的常识和规则,擅自宣布解散过渡政府筹委会,手段之恶劣,令人发指!我在筹委会遭到伍凡非法擅自解散的情况下,不能不把这些文字上贴到我的文集。在郭国汀先生和谢田先生的劝告下,我按照谢田先生“我們之間有爭争论,大家可以討论……进一步沟通”的建议,撤下了已经上贴的《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等文章。但是,结果怎样呢?不仅没有在内部讨论解决,而且伍凡通过别人出面发表了“分手”的文字。我相信人们通过时间和实践最后会作出思考和抉择,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再上贴有关筹组过渡政府期间的建议及准备批判的文字。直到这次“鉴于近日方文武先生在网上对我的不符合实际情况的指责,我不能不就方先生的指责作出说明。尤其严重的是,声称今天才在未来中国论坛注册的披着马甲的木子马先生,以参与组建过渡政府人员的口吻,故意”强加了我一些不实之词后,我才感到当时不把有关情况说清楚,对各方面都会带来一些消极后果,所以才不能不发表《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两个方向两条道路斗争的真相文字完整公诸于世》一文,不得不把有关过渡政府的问题实事求是对天下作出应有的交代。请问“随风入夜”:这是我向“过渡政府”发难,还是“过渡政府”不仁不义违背了起码的民主原则?这些事如果不诉诸天下,万一中共果真张网捕鱼,摸清国内所有不稳定因素的底细到时候一网打尽,怎么办?为什么伍凡至今顽固拒绝就他个人履历严重疑点向世人作出必须的说明?他不是总统,我们不必多管,是总统就是公众人物。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人们能够把国家的前途命运和自己的身家性命稀里糊涂地交到这样一个不知根不知底履历极其可疑的人的手里吗?
   最后,尽管有朋友怀疑你“随风入夜”先生就是伍凡“总统”本人,但是,我想“总统”先生不至于这样披着马甲来黑说黑讲吧?不过,我倒是要顺便麻烦一下“随风入夜”先生,请先生转告你的朋友:现在在这里说这番话的人,不是别人,实实在在正是在下陈泱潮(陈尔晋)本人!
   附件1:

随风入夜 跟帖《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本不愿参加这场口水战,但陈老先生一再发布针对过渡政府的帖子,实不愿看到中共乐见的情形继续下去,同时,为了陈老先生的晚节,晚辈不惜才疏学浅,靠尚存的良知和对中共解体的决心来“理论”一番。
   一、陈老先生的文章被中共用来宣传,其行为已为特务行为之顶峰。
   陈老先生一味指责伍凡先生,但是我们看到了伍凡先生所引导的过渡政府对解体中共所作的诸多事情,而陈老先生引导的所为合众国又做了什么呢?
   特务很难判断,但是特务行为很容易判断,就是哪个每天只知道喊但不知道做,甚至还起破坏作用的行为,就是特务行为。特务所做的事情不也是这样搅混水吗?
   陈老先生应该不是中共特务,但是陈老先生的行为比中共特务行为都有过之而不及,起到了中共特务想起但又做不到的作用。且陈老先生已被中共利用,已是铁板定钉的事实,其文章已经被中共利用来做宣传,成为了中共的“打手”和“写手”;陈老先生再如此继续下去,晚节将不保啊。
   二、陈老先生跳出来的时机非常可疑。
   中共最怕的是民运联合,它最不怕民运喊民主。在这个关键的解体中共的时刻,在过渡政府已形成很大威望的时刻,陈老先生突然跳出来翻陈年旧帐。这个时刻,也是中共最头疼的时刻,对过渡政府成员威逼利诱,不能得逞,甚至发出了人身威胁。就在这个时候,陈老先生选择出来质疑过渡政府,这是为什么?
   每次民运要联合的时候,中共采用的办法就是挑起内斗,这次仍旧一样,但他们知道这次使用小民运是无法撼动过渡政府的声望,无法给过渡政府带来负面效应,因此终于动用了民运中的资深前辈陈老先生,而陈老先生的声望和著作有谁能怀疑到他?然而他的行为却是十足的特务行为。
   至此我仍不怀疑陈老先生“民运斗士”的身份,但是,是否已被中共威逼利诱非常难说。
   三、陈老先生合众国成立的初衷让人质疑
   陈老先生的合众国成立,究竟是为了解体中共,还是为了分散解体中共的力量?
   合众国成立是在渡府成立之后,以目前的表现来看,并未做出解体中共的事情,因此其成立的目的是前者的可能很小。
   现在是解体中共的关键时刻,陈老先生不忙于合众国的事情,且拿出陈年的老文来针对过渡政府发难,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合众国成立之后没有吸引人们的注意,反而过渡政府越做越大,本来想采用“分散民众注意力”的方式来分散解体中共力量,结果没有得逞,所以改为“进攻发难”。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不能判断,不能根据陈老先生所言判断,只能看其行为了。
   四、现在说话的是不是陈老先生本人?
   中共疯狂的使用骇客破坏海外网站,盗用反共人士的ID,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最近陈老先生的行为有反常之处,比如伍凡先生skype被盗用发病毒附件,陈老先生不可能不知道这是被盗用这样一个常识,为什么却拿这个事情有意无意的进行宣传,以造成大家对伍凡先生的误会呢?即使是民运之间的攻击,以陈老先生的身份怎么会使用这样的小伎俩呢?要攻击也是使用以往具备知识含量更高的方法。 因此让人更加怀疑,论坛上发言的人是不是陈老先生本人?即使是,是不是受了中共的威逼利诱?
   这些又不得而知。
   如何回答这些质疑? 可能陈老先生会有各种各样的解释,然后网民会为其声望所震慑而又跟随其理走。但是这些解释能保证是真实的吗?因此最好释疑的办法就是陈老先生埋头做解体中共的事情,用行为来说话。
   从这点上看,过渡政府更为大气,其保持沉默不给予理睬此事,而是抓紧时间做解体中共的事情。其用行为已经给了大家回答:是否是特务,要用行为说话,而不是靠嘴巴证明。
   因此,
   想对坛民们说:
   论坛上曾经出现过一个高高在上的万木春,坛民们被其操控一切的言行所震撼并跟随,最后却戳穿是一个捣乱者;现在一个曾经具备很高声望的民运人士ID,又迷住了坛民的眼睛。大家为其名望所束缚,不能进行理性的判断,还顺着其逻辑思考,甚至要求过渡政府也做出不理性的行为,从而中了中共挑起内讧的圈套。
   不做事情的总没有错,而且还总是鸡蛋里挑骨头,让做做事情的无法安心,大家不能给不做事情的人帮腔,要帮助做事情的人推动解体中共,才是正道。
   想对论坛管理方说:
   论坛的宗旨是解体中共,小的内讧行为,论坛不允许,为何允许大的内讧行为呢? 是被陈老先生以往的声望所震慑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