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文集
·继续美化朝鲜,欺骗世人,为虎作伥,必遭天下唾弃
·安定朝鲜,宜先支持拥立金韩松建立丹麦式王国
·当前必须就势引萨德入中,建立牢固的中美同盟
●中国宜借刀除恶,早日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金正恩利令智昏执意要进行第六次核试验
·金流氓将外媒记者当作人质掩体
·死活之战,绥靖不得,虎口拔牙不得不拔
·金三胖暴露在大阅兵检阅台上
·金正恩完全有可能短命被暗杀(图)
●2017朝鲜建军节感想
·中美双重压力迫使金正恩朝核隐忍难发
·再谈必须引萨德入中,趁势缔结牢固的中美同盟
·习近平亲美弃朝扭转美俄联合制中可能性,值得肯定
·中共必步慈禧太后三部曲,但看和平转型利大于弊
●朝核問題
·人子(弥勒)严重警告
·朝核成势,大敌当前,中国胜算何在?
·朝核会谈从来就是金氏王朝成就核武的缓兵之计
●对朝核问题的持续关注
·必须坚决加紧实施对朝经济制裁,彻底终止和销毁朝核
·习近平中国亲美弃朝必须尽快条约化
·视频:【内幕】中共的朝鲜战争 欺骗了历史
·朝核将在金正恩政权的全力主导下如脱缰野马迅速成熟
·中国面对朝核新动向必须有的认识和应对
●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观感:中共囯因果报应或亡于朝核
·《中共囯因果报应或亡于朝核》全文目录
·毛泽东不顧道义,悍然发动抗美援朝战争,受到两大因果报应
·金正恩已经明确声称:中国是朝鲜的千年宿敌
·习金会使人想起聖經犹大国王希西家招引巴比伦灭国的故事
·四、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预兆中共囯或将因果报应亡于朝韩
·《金正恩访华》开宗明义突出金正恩荣耀登上国际舞台全赖拥有核武
·六、核武立国,是朝鲜金氏王朝赖以生存和延续命脉的根本
·七、金正恩宣称愿意“弃核”,完全是缓兵之计瞒天过海伎俩
·八、朝鲜一贯以弃核为诱饵,勒索研发升华完善核武器的经济物资保障
·九、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极其有利于巩固金氏王朝邪恶统治
·十、《金正恩访华》见证了中朝执政团队素质,中方大臣卑躬屈膝严重有辱国格
·十一、到底谁是宗主囯?誰在称臣纳贡?
·十二、民主宪政制度加基督教福音文化,使韩国人素质大为提高
·十三、文在寅等力图朝韩统一拥核雪耻,以报复千年宿敌
·十四、看了《金正恩访华》纪录片,穷凶极恶的朝鲜人会摩拳擦掌准备进山海关
·十五、亲历者指证:侵华日军的暴行,多是其中的朝鲜人所为
·十六、若容朝核成势,中国将面临被其入侵的严重现实与后果
·十七、中国人精神已经被严重奴化阉割,萎靡不振,宁做带路党,不愿当炮灰
·十八、支持金正恩巩固政权,中共囯必作茧自缚,或亡于朝核!
·十九、《金正恩访华》是诱发高丽棒子产生侵华邪念野心的《壮胆书》
·二十、金正恩不除,朝核势必成熟坐大
·二十一、金正恩项上有异乎寻常极为深刻的断头痕
·二十二、要高度警惕韩国文在寅之流为朝核保驾护航,极力掩护助朝核成功
·二十三、中共国面临在朝鲜半岛朝核问题上被边缘化,在国际社会处于被孤立状
·二十四、中共囯习近平或被金正恩继续当作牵制美国的力量来耍弄
·二十五、666与神为敌,中国国家安全处于空前的危险之中
·二十六、中国经济崛起的真正原因
·二十七、小小芯片戳穿了中共囯名副其实纸老虎之真相:慈禧太后挑战习近平
·二十八、如何逢凶化吉?习近平千万不可沦为人民及世界公敌
·二十九、习近平聖君立宪开万世太平,是建立前所未有丰功伟业之不二法门
◇◇◇◇◇
▲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卷
●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相關問題
·珍贵史料:1979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
·民主墙时期登峰造极的民主革命理论著作
·民主墙时期中外共产国家民主革命的灯塔
·《特权论》与“中国的希望”及“民主墙的复活节”
·为什么《特权论》及其作者会长期遭到活埋与封锁?
·《特权论》是民主墙唯一被专门拍摄成电影纪录片的文章
·《特权论》在民主墙发表後所产生的重大影响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总统制
●共產國際暨中共囯民主革命先驅《特權論》作者、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 目錄
·1、陈时铨先生家世背景及其父母行状
·2、陈时铨先生的主要经历和成就
·3、陈时铨先生对宣威文化建设和民国版《宣威县志》成书的贡献
·4、在宣威经济建设方面,陈时铨先生是开创宣威火腿食品工业的真正发起人
·5、陈时铨先生墓志(1圖)
·习近平集权後,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唯一可行之路(组图)
·6、陈时铨先生後人行踪(7圖)
·陈时铨先生中举之清朝最後一科科举考试高难度试题
·陈时铨先生挽蔡锷
·关于孙中山给宣威火腿题字之由来与含义(1圖)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與中國民運隊伍梟雄黑道不擇手段爭名奪利山大王王倫小毛澤東之戰鬥8
▲抨擊中國民運有道不尊,整体失德卷
●中國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肇始者和
百年來梟雄黑道鼻祖孫中山之本質及其深遠的惡劣影響
·是進步還是反動?——請看被徐文立視覺立即刪除之評論
●中共國民運中的梟雄黑道表現
·新梟雄黑道刻意抹煞和掩盖中共国民主革命的理論基礎、指導思想和精神高度
·對徐文立的嚴重
·背離道義原則民運人士一錢不值
·就民运人士能不能背离道义原则答王希哲
·誰是中國最凶惡的宿敵?中國朝野不可不知!
·就克里米亚问题回应不肖毛左
·回應王希哲的謬論《略谈陈尔晋(陈泱潮)骂“毛左” 》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瘋狂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惡毒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回白鹭先生《致陈泱潮郭国汀二位先生》


   陈泱潮(陈尔晋)
   2008-8-14

白鹭先生钧鉴:

   我看了您这篇《致陈泱潮郭国汀二位先生》的文章。我首先对先生此文第一句话“陈、郭二先生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感到莫名其妙。就我而言,我不明白我拒绝回答了什么“关键问题”?希望先生能够明示。

如果说是关于网友希望我们加入过渡政府的问题,第一,过渡政府至今没有表现出丝毫这样的意向,仅仅是网友的意向,我怎么回答?因此,我感觉不到这是“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第二,即使如此,我还是在《“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一文中,指明了现存名不副实的“过渡政府”,若要获得广大有识之士的拥护和积极参与,必须端正思想政治方向和路线,必须1.改名;2.改组;3.重新确立纲领性文件——可以说,这是我等真诚献身中国民主化事业的志士仁人对现存名不副实严重违背民主建国原则问题多多的“过渡政府”的基本要求,是当前我等认同并且加入“过渡政府”的三原则。


至于李后主等先生所表达出来的反对专制独裁暴政力量应当联合起来的意见,我已经明确表示了高度的肯定和认同,并且表明将就有关问题在适当时候发表《谈当前中国反专制独裁力量的大联合》,作出回应。所以,我感觉不到我存在“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我认为我对待最近未来中国论坛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没有什么不敢面对因而拒绝回答的问题。

   相反,我必须指出:我对伍凡先生并没有什么个人成见。因此,我才会积极加入了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组,才会加入了筹委会,才会愿意担任筹委会欧洲发言人,才会如此积极地负责地对筹委会和过渡政府提出了如此之多的建议。我之所以会对伍凡先生的履历提出质疑,是因为伍凡先生作为过渡政府总统完全有责任必须向公众交代清楚自己的履历。记得先生也曾经用蓝色字体明确表示过:

“值得关注的仅仅有两件事,这两件事情不搞清楚,正如陈先生所言,中国的民主前途堪忧: 1、伍凡(吴乾藩)的真实身份问题。 2、军中声音是否是伍凡炮制、编造出来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篡取所谓“总统”而刻意伪造欺骗广大民众的手段。 这两个问题既然如此直观地拿到论坛上面对全国人民进行讨论,那么必须要搞清楚,否则不但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化道路影响甚大,而且影响目前过渡政府的工作效能和声誉。 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

   在未来中国论坛一向深孚众望的李后主先生也曾如此明确指出:

“但伍凡先生对自己的履历的疑点应该向海外的华人民众和网友们交代一下,打消大家的疑虑,除非他不去当这个过渡政府总统。希望伍凡能给大家一个清晰的解释和答疑……”


——不要说从我在2007年12月在筹委会向伍凡先生提出质疑以来,伍凡先生一直拒绝对这些有理由受到质疑的严重问题作出必要的说明,就是在您提出“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在李后主先生也明确强调了同样的要求之后,伍凡先生身为公众完全不明究里的“总统”,至今顽固拒绝就公众质疑自己的履历问题作出完全有责任有义务的说明!


所以,请广大网友和白鹭先生考虑一下:到底是谁“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是陈泱潮和郭国汀先生,还是伍凡“总统”?

   附件1:白鷺致陳泱潮郭國汀二位先生
   附件2:李后主先生表示“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

附件1:白鷺致陳泱潮郭國汀二位先生

   二位先生钧签:
   陈、郭二先生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而是一味地重复发同一内容的帖子,而且多贴齐发实有捣乱之嫌。
   
   二位作为民运前辈,本应受到海内外广大民众齐声敬仰赞叹,并成为大陆民众思想品质、道德规范、学识人品之楷模;但是反观现在,令人遗憾的是二人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反面,他们为了一个毫无实质利益反而需要承担深重使命的总统大肆活动,虚实并用真假不辩,挑起是非制造混乱,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义愤和不满。郭先生明确指出道德为虚妄、追逐名利是人的本能,这暴露了他们之所以如此的真实意图。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网友否定程序的正义与合法性,也没有一个人拥护使用非法手段窃取“官位”而枉顾置道义与法律龌龊行为,更没有一个人赞同一个“美国人”且为中共潜伏特务组阁未来中国政府并担任总统,没有一个人排斥拥有崇高人格、丰富学识、充满智慧的精神领袖,反而所有人都愿意高举道德和正义的大旗,并在这个旗帜下致力于中国的民主自由大业、为结束中共政权、走向共和无私奉献自己的一切。但是很遗憾,二位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或说明)以上问题以冰释人民的疑云。
   
   一切的结论在于:按照谁怀疑谁举证的原则,上述的指责二位一定要毫无遗漏、无懈可击地拿出确实的证据,而且必须拿出这样的证据来为自己的所谓怀疑证实或证伪,这也是广大网民、整个民运界迫切盼望的事情,可是二位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并没有作到这一点。看来他们将来也不准备作到这一点,这就是标榜自己是民运当然的精神领袖的人所展示出来的“能力”。
   他们没有能力证实或证伪,那他们仅仅企图利用虚实莫名的舆论力量搞臭过渡政府从而达到目的,这就是郭先生说的道德虚妄性的真实内涵。
   关于陈先生提出的种种疑虑,本人曾经对陈先生提出建议如下:
   
   我个人发表一点看法:
   首先对于过渡政府组成人员的三个政治条件(1、退党;2、写读九评体会;3、发反共誓言)是拥护的,不见得所有共党特务写得比真正的反共志士好,他们因为其特殊任务,不可能突破底线。这不见得就是“政教合一”,对于共产党的攻击不予置理,一切不能以共匪的论调为参照,并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政治态度和策略。

另外真正值得关注的仅仅有两件事,这两件事情不搞清楚,正如陈先生所言,中国的民主前途堪忧: 1、伍凡(吴乾藩)的真实身份问题。 2、军中声音是否是伍凡炮制、编造出来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篡取所谓“总统”而刻意伪造欺骗广大民众的手段。这两个问题既然如此直观地拿到论坛上面对全国人民进行讨论,那么必须要搞清楚,否则不但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化道路影响甚大,而且影响目前过渡政府的工作效能和声誉。 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

   至于伍凡的年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没有必要讨论。国籍问题是个形式问题,如果排除了卧底嫌疑,这个问题就不重要了。当然总统在作为国家的形象、标识功能方面,以“中国人”为理想。但是许多流亡国外的民主人士,由于生存的需要,有许多都是变成了“外国人”,难道还有“中国人”吗?请陈先生推荐一个保持“中国人”身份的合格人选,毛遂自荐也可以。
   建议所以网友抓住问题的核心展开讨论,不要在一些无关痛痒的枝节上纠缠,务必尽早弄清真相,结束争端。
   要求海外经常接触伍凡的人提供真实情况。
   文中明确无误地表达了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可是二人来个避实击虚,根本不愿意正视和解决这些问题,防佛这些问题需要“网友”来解决,如此模糊不清、本末倒置如何能举大事呢?
   目前国内政治局势极其微妙,而国内真正有号召力、组织力的人才及其缺乏,使得许多抗暴行为充满了自发和盲目,许多需要做的事情做不来。二位先生从来没有认真研究过国内的形式并拿出对策,反而斤斤于个人权位不能自拔,这与汪精卫何异?一个自诩为领袖的人物不是力图号召民众、唤起民众、组织民众、引导民众,使之迅速走向高潮,这如何能够取得民众信任?是的,中国需要领袖,既需要有深厚理论功底的领袖,更需要具有实干能力与号召能力的领袖,把二者割裂并对立的理念是极其荒谬的。
   希望二位先生能清醒地认识到形势的发展,要立足于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有所贡献、而不是急于去夺取成果,——成果依靠自己去获得。
   引用孙文的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_________________
   天灭中共,替天行道!

附件2:李后主先生表示“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

   看了《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
   http://www.dongtaiwang.com/do/za_k/ww9L6mam2gxQAiGOj2bhLj2y/viewtopic.php?p=116418#116418

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我在《致陈泱潮》一文中所说的是大背景下的民意程序性集合无法做到,但不等于说在小团体小机构(过渡政府筹委会)内的民主程序也不要了,伍凡先生如果真像陈泱潮先生所指出的那样,排挤费良勇先生,而硬拉草庵居士入伙,的确有搞小宗派的嫌疑,有失众望,辜负广大网友对他的厚望。

   还有一个问题,其焦点在于军中声音,军中声音是与伍凡怎么联系的,出于保护军中声音的目的,我们不能去深究,就是筹委会内部成员,也不能去深究,这一点,我们不要去过于苛责伍凡先生,就让伍凡和军中声音单线联系。不管军中声音是真是假,我们都要当作真的去保护,而不能伤害了可能存在的军中声音。希望陈老先生对此能让一步,只要我们把内部事情搞好,真的假的都不妨碍我们。
   陈老先生对总统不能虚位的意见,我有不同的看法,这个问题的原委在我,是我向他们提议可以让总统虚位,留给将来解体中共的有功人士来担当,这样可以鼓励大陆各界人士起义反抗中共,同时表明这个革命性质的过渡政府不图权力,只为解体中共做贡献。
   我们当时在倡议书中的方案是委员会制,有总统,有国务委员会,有执行常务事务的理事会。当时是提议总统由高智晟来担任,伍凡任副总统,陈老先生任国务委员委员长,当然,最后的决定权还在于内部的选举。这个倡议是立足于在国际舞台上充分活动争取全球华人的支持以逐步代替中共,这样的政府将来直接就是现成的解体中共后的临时政府,可以直接完成转化和过渡。
   后来在运作中,实际的机构没有我们理想化的设计那么大,是个小机构发起的过渡政府,在中共解体后,这个过渡政府解散,重新按照正规程序组建大陆临时政府。因此,运作就和我们倡议书中的运作不同了,而变成了我在《致陈泱潮》一文中所说的“小机构发起,运作中扩大,民主化成长”的革命性质的过渡政府运作方式。
   因此,我这时通过李大勇向筹委会提出总统位置虚置,可以设置两三个副总统来统筹安排日常事务。我在这里思考的不是这个总统位置的象征意义,总统形象有多重要,而是作为革命团体的过渡政府如何更好的完成解体中共的任务,因此,我认为这个总统对目前的各位筹委会成员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过渡政府的成立如何更好的激发国内革命,促成国内革命的爆发,因此,如果把总统位置虚置出来,留给国内解体中共的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那么,这个过渡政府和将来在大陆由解体中共人士成立的非常时期政府就可以顺利的合二为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