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
陈西文集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陈西:
   
   从五月底我欲去北京悼念“64”遇害者被贵州公安从机场劫持回来止,公安已经数次告知我,“从现在开始到奥运会期间,你不得出外,更不能去北京。”言下之意是要强迫我加入抵制奥运会的活动。
   
   6月17日,我被公安传唤到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再次提到此事。他明言:“全国的公安部队是直接负责奥运会工作的,你要去北京参与奥运会是白日做梦”。

   
   谈话背境是,我认为,北京奥运会对中国人来说是百年难遇的大事,奥运会不是以中国共产党的名誉申请,或由共产党独家经营;而是以“中国奥委会”、并以中华民族为主体的国家出面申请,与“国际奥委会”等组织共同联合起来组办的。作为一个中国人,能在自己国家的地土上亲临奥运赛场,观看奥运盛会,对我来说,还是看重的。
   
   我曾经在我们贵州民主沙龙奥运会专题座谈《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的文章里表述对奥运会不抵制,要参与,并加以点评。当我表达了我欲去北京参观奥运盛会时,公安人员却说:“你看看,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别痴人说梦”。
   
   6月27日,我又被传唤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他们更加明确指出,“像你们这样的人都想去北京参加奥运!我们公安是做什么的,能允许你们去吗!”
   
   公安所指的“我们”,即民主维权异议人士。用他们的话讲:“三类人”之一。“三类人”即指恐怖组织、反华势力和社会不满分子。在与公安的对话过程中,公安是把我们意为“社会不满分子”这一类的。并且,是把我们这些“社会不满分子与反华势力”联系在一起的。反恐怖是应该的,但,把我们民主维权异议人士和所谓的“反华势力”排斥于奥运之外就显得荒诞了。
   
   “反华势力”是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我们不只一次地听到公安这样对我们表述。譬如,公安要剥夺我们的通信权,抢走我们的手机,他们就会说:“我怀疑你正在接受反华势力采访”。我说:“我有通信自由的权利,我与我家人通信就是反华吗!”
   
   不由你分说,公安把采访我们的对方都统统称为“反华势力”,而采访我们的是:“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BBC”、“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台湾中央电台”等等,它们都是由某一国组办的。公安部在四面树敌。其敌视西方自由世界的党文化教育是成功的。
   
   共产党领导下的公安部总是以敌我矛盾、敌情观念来指导他们的各项工作,这次围绕奥运安保工作,他们依然如故。越临近奥运会,公安对我们的监控越严。
   
   7月7日,我们绕过公安的监控,到瓮安去了解“6、28”事件真相,结果在瓮安被他们抓回。
   
   这下可触怒了坚持严打“三股势力”的公安。他们抓我们回来审问,除了扣押我们带到瓮安去的两部相机、录音笔、U盘、笔记本等物品。讯问完以后,还加上一句话:“你们的事没完,随时准备接受我们警方的调查。”
   
   这以后,公安在我家楼下增加了岗哨,24小时轮番监控我的行踪。我晨练,他们跟着晨练,我去教堂,他们跟着去教堂。贴身跟踪,寸步不离。
   
   在与跟踪的公安交谈时,他们明确地告诉我:“你就不要想走出贵阳市了,更不要想去北京参加奥运会,除了我们近身看着你,上火车上飞机这一关你都是不可能的。”
   
   公安部的这种想法真令我们好笑,他们脑子里像进水一样的忧虑,如何在不遭到国际社会强烈谴责的情况下,能成功地阻止一切“社会不满分子”到北京去给他们添乱。
   
   为此,公安部就大量使用警力(公安告诉我,他们直到奥运会完才会有休息日),大量花纳税人的钱阻止我们有去北京的举动。北京的维权人士齐志勇7月23日发来短信,说:“国保今日再次到我家找我和家里人谈话,他们将遵循公安部高层领导指示,要我离开北京,远离奥运场馆,不得接待和接受境外任何媒体的采访”。近日又看到李和平律师受到北京公安像黑社会一样的跟踪。四川自贡市的维权人士刘正有先生在奥运火炬传到当地时被强迫关押在派出所。中国家庭联合教会主席张明选牧师在奥运前夕,人被赶出北京,中共对北京家庭教会加强打压和禁止聚会,教会的住所被查封。各地多个教会被驱散,多人被抓和被判劳教。四川的良心维权义工黄琦先生、浙江的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被逮捕。北京在继续妖魔化达赖,继续在西藏镇压抓捕喇嘛,煽动藏汉族群的对立。看来,原先我们对奥运会良好的祝愿也难以实现了。
   
   北京一方面向全世界人民宣传《奥林匹克休战决议》,并且说,还将在奥运村和残奥村内设立一面“和平友谊墙”,以展现“和平奥运、和谐奥运、人文奥运、绿色奥运”,邀请世界人民来参加奥运,“北京欢迎您”;另一方面,公安部又千方百计地花大气力要打击“西方反华势力”和“社会不满分子”,挑衅自由世界,制造仇恨,和破坏奥运会的“无敌人”精神。逼迫我们“抵制奥运会”,真让我们大失眼镜。
   
   奥运拒绝仇视!奥运拒绝制造恐怖!奥运拒绝迫害!
   
   我真希望能去北京参加奥运,或者是到北京参加已经公开允许中国公民和平集会和游行示威的活动,以另外一种方式祝2008的奥运。我真希望在2008的奥运会上能见到达赖喇嘛的身影,从而看到中华民族的“大和解”。我真希望公安部能从“敌情观”转到“法治观”上来,但是,中共公安部冥顽不灵。
   
   如此一来,我们这些人被强迫去抵制奥运了。
   
   
   贵州民主异议人士:陈西
   
   2008-8-5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451 更新时间:8/7/200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