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海边遇秋芸(2)《后宫》续102]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边遇秋芸(2)《后宫》续10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02
   
    第44章:海边遇秋芸(2)
   

   
    秋芸是属于那种自尊心很强的女人。从小被宠惯了,既受不了别人比她强,也受不了别人比她美。而苏海又属于那种喜欢讲公道话的人,但在这个女人面前说那个女人的好,又是最忌讳的。他便笑了笑,不语。
    秋芸却非要他说出来。
    苏海望着秋芸。这么近距离地欣赏一个身着比基尼的美女,另他脸红心跳。他的目光中摇曳着波影:“她属于花卉类,你属于鸟禽类。”
    秋芸香喘微微“:此话怎讲?”
    苏海:“花卉类的女人,如牡丹、玫瑰、月季等,娴静舒展,安谧温馨。鸟禽类的女人呢,如夜莺、杜鹃、画眉等,嗓子圆润,魅力充盈。”
    秋芸:“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
    苏海:“我如果喜欢上一个女人,那就不在乎她是花卉类还是鸟禽类。如果她是花卉类,那我就早上把她当作迎春花,中午当作向日葵花,黄昏当作郁金香花,晚上当作夜来香花。如果她是鸟禽类,我就早上把她当作杜鹃,中午当作鹭鸶,黄昏当作落雁,晚间当作夜莺。”
    秋芸见苏海想走了,就妩媚一笑:“今天有这个机会,我希望你对我用诗来品头论足一番。”
   
    苏海只好说:“从哪里评起?”
    秋芸:“先评我的头发如何?”
    苏海:“卷动墨黛波如流,三尺柔软总不休。
    欲摆还又纷纭扬,裹住黄昏待追求。”
    秋芸心喜,又道:“我的眼睛如何?”
    苏海:“秋水还在潭深处,却有双叶泛鲜露。
    初看以为春已到,再视方知只为酷。”
    秋芸:“那我的嘴唇如何?”
    苏海:“含而不露动芳游,采光竟在艳中流。
    岸边垂柳争飘逸,谁知抹红是何秀?“
    秋芸:“那我的脖颈如何?”
    苏海:“玉树生长竟绽开,芳茎突显雪片来。
    撑住靡曼永不坠,更有阳光拥入怀。”
    秋芸:“那我的,我的身材如何?”
    苏海:“旖旎风光为谁展,轻胜浮雕只依然。
    一芝香兰摇梦归,何时无论正仙降。”
   
    吟罢,秋芸又邀请苏海在海波舒卷中散步。秋芸自我感觉已经变成一首诗了。这首诗正发表在碧波绿浪中。
    秋芸:“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苏海:“怎么说呢?不太如意。”
    秋芸:“是这个世界不美吗?”
    苏海:“世界很美是人不美。”
    秋芸:“是人长得不美吗?”
    苏海:“你好天真啊!你听不到这世界上的哭声吗?”
    秋芸:“在哪里,我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世界还会哭。”
    苏海:“美女嘛,生活在宠幸之中,你也许是永远听不到的。”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8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