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海边遇秋芸(2)《后宫》续102]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边遇秋芸(2)《后宫》续10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02
   
    第44章:海边遇秋芸(2)
   

   
    秋芸是属于那种自尊心很强的女人。从小被宠惯了,既受不了别人比她强,也受不了别人比她美。而苏海又属于那种喜欢讲公道话的人,但在这个女人面前说那个女人的好,又是最忌讳的。他便笑了笑,不语。
    秋芸却非要他说出来。
    苏海望着秋芸。这么近距离地欣赏一个身着比基尼的美女,另他脸红心跳。他的目光中摇曳着波影:“她属于花卉类,你属于鸟禽类。”
    秋芸香喘微微“:此话怎讲?”
    苏海:“花卉类的女人,如牡丹、玫瑰、月季等,娴静舒展,安谧温馨。鸟禽类的女人呢,如夜莺、杜鹃、画眉等,嗓子圆润,魅力充盈。”
    秋芸:“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
    苏海:“我如果喜欢上一个女人,那就不在乎她是花卉类还是鸟禽类。如果她是花卉类,那我就早上把她当作迎春花,中午当作向日葵花,黄昏当作郁金香花,晚上当作夜来香花。如果她是鸟禽类,我就早上把她当作杜鹃,中午当作鹭鸶,黄昏当作落雁,晚间当作夜莺。”
    秋芸见苏海想走了,就妩媚一笑:“今天有这个机会,我希望你对我用诗来品头论足一番。”
   
    苏海只好说:“从哪里评起?”
    秋芸:“先评我的头发如何?”
    苏海:“卷动墨黛波如流,三尺柔软总不休。
    欲摆还又纷纭扬,裹住黄昏待追求。”
    秋芸心喜,又道:“我的眼睛如何?”
    苏海:“秋水还在潭深处,却有双叶泛鲜露。
    初看以为春已到,再视方知只为酷。”
    秋芸:“那我的嘴唇如何?”
    苏海:“含而不露动芳游,采光竟在艳中流。
    岸边垂柳争飘逸,谁知抹红是何秀?“
    秋芸:“那我的脖颈如何?”
    苏海:“玉树生长竟绽开,芳茎突显雪片来。
    撑住靡曼永不坠,更有阳光拥入怀。”
    秋芸:“那我的,我的身材如何?”
    苏海:“旖旎风光为谁展,轻胜浮雕只依然。
    一芝香兰摇梦归,何时无论正仙降。”
   
    吟罢,秋芸又邀请苏海在海波舒卷中散步。秋芸自我感觉已经变成一首诗了。这首诗正发表在碧波绿浪中。
    秋芸:“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苏海:“怎么说呢?不太如意。”
    秋芸:“是这个世界不美吗?”
    苏海:“世界很美是人不美。”
    秋芸:“是人长得不美吗?”
    苏海:“你好天真啊!你听不到这世界上的哭声吗?”
    秋芸:“在哪里,我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世界还会哭。”
    苏海:“美女嘛,生活在宠幸之中,你也许是永远听不到的。”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8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