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生死两不认(1)《后宫》连载99]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0隐形人老G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1以人的名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2以人的名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1处决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2处决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3苏海被软禁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4苏海被软禁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5百里追围堵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6百里追围堵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7发现郁金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8发现郁金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9发现郁金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0最后一文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1最后一文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2情真梦难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3情真梦难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4丧钟已奏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5丧钟已奏响2(剧终)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死两不认(1)《后宫》连载99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99
   
   
   第43章:生死两不认(1)

   
   
   人是感情动物,这在人类的退化前尤其明显。
   那个当年一直声称死者是自己的女人的男子万弟,从来没放弃寻找自己女人骨灰的努力。他经过各种渠道终于打听到婵娟父母家的地址,不远千里来寻骨灰。
   门被敲开了,两个老人奇怪地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他核对清楚未找错人后,一眼就看见还供在灵牌上的骨灰盒,就跪在前面嚎啕大哭了起来。一把鼻子一把泪。他的面容是那种青春过去式的,还灰蒙蒙的,仿佛在浪波中泡了无数岁月的眼睛,已经有点象水蜜桃了。可惜,没有任何“蜜”感,有的只是眼泪。
   婵娟的父母见状,心中已经明白了八九分,可这骨灰是可以顺便认的吗?从婵娟的口中,他们早知道:上面还有各种各样的人在调查这桩案子,他们的女儿名义上不能活着,必须死去。可如果“女儿”的骨灰被人领走,真相大白,他们的女儿还能保证安全吗?
   这事非同小可。
   婵娟的母亲:“你是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然敢哭我女儿的骨灰?”
   万弟哭诉着事情的经过。
   婵娟的母亲自然是在心底同情的,可把骨灰给了他,可能离见女儿的骨灰也不远了。她怒目道:“这骨灰是我女儿的,我们有法官的判决书为证!”
   万弟见对方不肯还给他,不由分说抱起骨灰盒就往外跑。
   婵娟的父亲追了出来:“抓强盗啦!”
   
   万弟刚跑到长途汽车站,就被闻讯赶来的公安抓走了。
   骨灰盒自然退还给了婵娟的父母,可万弟这抢劫罪是落下了。
   在审讯室里,免不了皮肉之苦。其实不用打他,他已经皮开肉绽了。原因是车站的群众是最恨抢劫犯了,又见是抢劫他人的骨灰,你一拳我一脚,早代警执法了。万弟奄奄一息,还要回答讯问:“你叫什么名字?”
   “万弟”。
   “还有过什么名子?”
   “小名狗狗,狗日的狗。”
   “为什么抢劫他人的骨灰?”
   “这骨灰是我女人和孩子的。”
   “有什么凭证?”
   “天天和我睡觉的女人,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
   “如果光看骨灰,人的骨灰和狗的骨灰有区别吗?”
   “我可以发毒誓:如果那骨灰不是我老婆和孩子的,我出门被车撞死,回家屋垮压死,走路跌倒摔死,上厕所掉进粪坑淹死!”
   审讯人员大笑:“我看还是把你关到死比较好。”
   
   骨灰是要回来了。可婵娟的父母又觉得天天在这里供着别人家的死魂,这吉利吗?
   还要时不时地哭上几声。
   那个倒霉鬼也确实够冤枉的,可有什么办法呢?法官已经把大家都逼在了绝路上,不是他死就是我们的女儿死。
   也忘了问他的老婆叫什么名字了,不能把骨灰还给人家,代人家悼念一下是应该的呀!
   想了想,婵娟的母亲似了个悼词:
   不知名的女人,你好!
   我们真的没有亏待你啊!你知道吗?我们老两口这辈子的眼泪合起来,也没有献给你的多!尽管哭错了,可这毕竟是眼泪啊!
   我们没办法不继续供你!
   我们没办法不继续哭你!
   我们没办法不继续把你当作我们的女儿!
   婵娟的母亲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男人说:“别哭了,她不会认的。”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