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张成觉文集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从前海涅以为诗人最高贵,而上帝最公平,诗人在死后,便到上帝那里去,围着上帝坐着,上帝请他吃糖果。”
   
   这是鲁迅先生《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中的一段话。(《鲁迅全集》第4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233页)从中可见欧洲人对诗人尊崇之一斑。
   

   其实,鲁迅的转引与原文略有出入。海涅(1797-1856)原诗是:
   
   我梦见我自己做了上帝/昂然地坐在天堂/天使们环绕在我身旁/不绝地称赞着我的诗章。 我在吃糕饼、糖果/喝着酒/和天使们一起欢宴/我享受着这些珍品/却无需破费一个小钱。。。(诗集《还乡记》,第66首)
   
   由此看来,诗人自视更高,他“自己做了上帝”!不过,这倒并非海涅本人夜郎自大,而是欧洲风气使然。大抵自希腊《荷马史诗》始,诗人便被公众看作缪斯的使者,备受敬重。其后但丁、莎士比亚、拜伦、歌德、普希金。。。等等,莫不星光熠熠,令人仰视之如神祗。
   
   不过,若干小说家也陆续崛起,狄更斯、巴尔扎克、雨果和列夫。托尔斯泰在文学殿堂中巍然屹立,其鸿篇巨制构成坚如磐石的根基,使其足以和诗坛泰斗分庭抗礼,平分秋色。
   
   推想这些小说大师在离开红尘的一刻,必定收到上帝的请柬,于是升天之后,也“到上帝那里去,围着上帝坐着,上帝请他吃糖果。”
   
   倘说那都是神话世界的事,臆测而已,当不得真。那么,百余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现实告诉我们,能以自己的辛勤劳动获得该项丰厚的赏赐者,几乎全属小说家和诗人。其中,又以长篇小说巨匠居多。而纯以剧作或散文夺魁者则极为罕见。
   
   这种重小说(长篇小说)与诗歌,轻戏剧与散文的现象,在北美与大洋洲的英语国家也成了文学界的主流。所以,以英语写作的哈金在一次访谈中,直截了当地宣称:“文學有結構,有層次和等級的,過去的傳統裏最高就是詩歌了,現在可以說是長篇小說,最底層就是回憶錄”。
   
   如果跟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思想比较,中西文学观的确大相径庭。就拿古诗与散文两者来说,可称难分高下。《诗经》虽属经典,孔子甚至说过:“不学诗,无以言。”但在“四书五经”里,以部头计,它仅占九分之一。其余八部基本上都是散文(《易经》有点特别)。
   
   如论作者,则《风》、《雅》、《颂》的作品全属佚名,无可稽考。不像“四书”和《春秋》,作者名传后世。至于诸子百家,还有其后的《史记》、《汉书》更以散文体著称,庄子、墨子、韩非、司马迁和班固等大家,饮誉中华垂二千年。毫无疑问,他们仙游之后,都应该有资格获得上帝的款待。
   
   当然,同样可以“围着上帝吃糖果”的,还有屈原以降一大批古代中国大诗人,包括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等等。
   
    那么,“文起五代之衰”的韩愈,以及柳宗元等“唐宋八大家”(苏轼除外),就不够格接受上帝的请柬吗?
   
    对此,哈金认为:“在中文文學裏,散文很重要,但在英美文學裏,散文屬於次要種類,比小說低。從某種意義上,散文不屬於創造性文學。“”他又说:“因為詩是語言的精華,語言的最高程層,很多大詩人都寫的很少,他們還是偉大作家,因為他們在頂尖上。”
   
    这样说来,洋上帝很可能视韩柳等如无物。于是,只好寄望于土上帝(轩辕?),另外安排一个天上的乐园,让古代的“七大家”,明清的袁枚、桐城派诸子,以及近现代的梁启超、朱自清等名作家,也能在那里吃糖果。
   
    其实,基于不同的文化背景,炎黄子孙的文学观未必一定要“与国际接轨”,如果这种接轨意味着全盘西化的话。就像吃糖果,北京人爱蜜饯枣子或冰糖胡芦,美国人钟情巧克力。我们无需改变自己的喜好习惯。
   
    “文无第一”。文学内部四大门类更难分等第。有作品传世者便可称不朽,不一定入于“伟大”之列,例如“十年磨一剑”的贾岛。古今中外,能称“大诗人”、“伟大作家”者,究有几人?对于读者而言,又何必在意其心仪的作家是否“在顶尖上”?
   
   (08-7-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