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张成觉文集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七)勇往直前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八)傳薪後輩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九)雛鳳新聲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大洋彼岸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一)光華處處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二)再創新猷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三)縱論人生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附錄)
***
·反右要害是违宪及非法
·毛岂曾真抗日---纪念七七事变七十周年
·“六四”“邓大人”一国两制——读邓林讲话有感
·偉大的平凡 -------科龍貝行遐思/朱启平
·游美六首
·歷史豈容任意歪曲---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
·反共未必可嘉 無言豈必懦夫
·反思必要 懺悔無需---三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
·研究中共切忌以訛傳訛---從港報簡介毛思想談起
·中國能樹立好榜樣?——也談‘和平演變’
·時勢與國情——57年右派自由主義者的盲點
·痛哉新記《大公報》諸賢---有感于《大公報名記者叢書》
·皖南事变祸根在毛
·项英与毛有私怨
·记名作家翻译家巫宁坤教授
·‘傲笑公卿’无奈君无道--记著名女记者子冈
·狂飙起 杏林大树倾——记中研院院士李宗恩教授
·飞沙走石 岂将红柳折--记著名美学家高尔泰
·中共缘何封十‘帅’
·邓小平为何未‘挂’帅
·折戟沉沙话战神
·包容岂能无限度?---也谈‘蔡元培悖论’
·天涯何处觅孤魂--致亡父
·‘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怀念大哥/张成觉
·羲皇台上泪成行——一位中央大学高材生的际遇
·面北下跪请罪两天半——记母亲的血泪后半生
·40多岁脑萎缩的才女--哀大姐兼忆姐夫
·历史将宣判右派无罪!
·57右派群体的纪念碑
·57左营八金刚
·是人治而非法治!——谈港台及海外大陆研究的一个误区
·泥土与灰尘——海峡两岸人权状况漫议
·访台散记
·反右先锋卢郁文
·吴晗的无情、无奈与无辜——57干将剪影之二
·‘南霸天’陶铸的升沉——反右干将剪影之三
·邓拓的‘书生累’——‘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一
·‘大写’的人-胡耀邦——‘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二
·文宣恶狗姚文元——反右干将剪影之五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
·周扬胡乔木合议
·敢向毛说‘不’的伟大女性——记宋庆龄(大风浪里三君子之三)
·一瞬而成刀下鬼——从汉阳一中冤案说到王任重
·请勿苛责‘知识人’——与刘晓波商榷
·民意岂可轻侮?——携孙参加香港争取普选游行记略
·岑泽波父女勇闯美国游泳锦标赛追记
·为了忘却的记述
·‘自相残杀’始于毛——富田事变及其他
·同是天涯沦落人——香港幸存右派一瞥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
·念念不忘真与善——再与武宜三商榷
·同修者的信仰与力量——目睹耳闻的法论功
·诗三首——‘右三帅’的‘悲喜愁乐’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
·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阶级乎?路线乎?利益乎?
·‘狗抓耗子’武宜三
·作育英才 不亦乐乎——另类交大人之二(王宇纶)
·没有言论的57‘右派’
·寒冬腊月访罗孚
·‘文化沙漠’钻天杨——读《文苑缤纷》随感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
·萧瑟秋风中凋谢的金银花——记大公报名记者杨刚
·一个笔记本夺了一条命?——再谈杨刚与子冈
·悬壶济世显爱心——美籍华裔心血管专家岑瀑啸纪略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
·那个‘革命化’的春节——1967农历新年漫忆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
·有感于布什总统农历新年贺词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
·香江“凡人”陈愉林——一位右派的传奇故事/张成觉
·留取丹心照汗青——《57右派列传》及其他
·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57右派接棒者一瞥
·希望在第三代身上——再谈57右派接棒者
·情人节不送花?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
·左转无非求名利
·向右转的“左仔”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上一世纪五十年代前期与中期,曾是中苏关系的蜜月阶段。当时的青少年都沉迷于“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这个憧憬之中。苏联/苏俄文学大行其道,几乎到了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程度。
   
   1957年11月7日,苏联隆重纪念十月革命40周年,64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首脑均赴莫斯科捧场,毛亦亲自率团出席。大陆也将此作为盛事,中国作协的机关刊物《文艺报》专门出了几期专辑,对苏俄文学推崇备至,使其地位臻於顶峰,为西方及他国所无法比拟。
   

   好景不常,才一年多时光政治气候大异,1959年起中苏两党、两国交恶。不过,苏俄文学情意结已深种于那一代人内心,在不少知识分子而言,堪称五十年不变,直到新世纪之交还是不绝如缕。
   
   当时影响最大的,首推尼。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自传体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其主人公保尔。柯察金简直风靡全国,他的一段内心独白“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解放而斗争”,因小说有关章节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而广为流传,也影响了很多青少年使之加入或靠拢共青团,并进而成为“党的驯服工具”。
   
    再就是与苏联卫国战争有关的一批书籍,包括《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我的儿子》、《古丽雅的道路》、《普通一兵》、《真正的人》、《日日夜夜》和《青年近卫军》等作品。
   
   《卓》和《我》分别是两位反法西斯青年英雄卓娅(丹娘)与奥列格(青年近卫军首脑)的母亲写的回忆录。《古》则描写另一位女战士的成长历程。《普》写以身体挡德军碉堡枪眼的马特洛索夫。《真》乃波列伏依的长篇特写,记述无脚飞将军的事迹。西蒙诺夫的《日》写斯大林格勒之战,《青》为法捷耶夫的长篇纪实小说,均曾荣获斯大林文学奖。
   
   以上除《古》外都改编成电影上映,故反应热烈。而长篇小说《收获》、《金星英雄》等虽非战争文学,写的是战后复员回到农庄的战士,也同属得奖作品,一样拍了电影,风光之至。
   
   另有一些著名小说四十年代或之前已拥有大量读者,例如高尔基的《母亲》,绥拉菲莫维奇的《铁流》,法捷耶夫的《毁灭》,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以及鲁迅推介的《苏联作家七人集》等。后者篇首为拉甫列涅夫的《第四十一》,左琴科的短篇小说居次。
   
   国民政府时期,读这些书有“赤化”的嫌疑,弄不好会吃官司,但依然不乏青年捧场,这除了左倾思想的吸引之外,其高度的艺术性亦不容置疑。
   
   至于诗歌方面,当然以斯大林钦定的马雅可夫斯基独占鳌头。这位被誉为“过去是现在仍然是我们苏维埃时代最优秀、最有才华的诗人”,其楼梯式(阶梯式)诗句尽管与中国的民族形式大异其趣,却在北京官方刊物上好评如潮,并有一批效颦者。
   
   他是1930年4月12日自杀身亡的,其由官方颁授的诗坛祭酒地位,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60余年间一直无人能够取代,实在是极权社会一大特色。
   
   不过,人民群众虽属“沉默的大多数”(尼克松语),他们无权参与斯大林文学奖之类评审,心中却是有杆秤的。孰优孰劣,民意自有显示。尤其俄罗斯和苏联人民,整体文化素质之高是西方国家包括英美法及日本在内的学者公认的。
   
   随着八十年代大陆改革开放,信息传递手段日渐发达。千禧年以来全球化步伐迅猛,昔日北方的“老大哥”传来的许多资讯,更令当年大陆的热心读者目瞪口呆。
   
   以奥斯特洛夫斯基为例,本来他那本书的原稿就粗陋无比,根本无法面世。全靠出版社请某资深作家为其润色才得以付梓。且不说他翻脸不认人,抹煞那位作家的功劳,仅以大陆读者通常所见的译本而言,就有多处错漏。
   
   该书译者梅益乃经历过延安时期考验的老干部,五十年代初任中央广播事业管理局局长,他不懂俄文,是从英译本转译的。书中主人公“按新华社编的《俄语姓名译名手册》应译为帕维尔。科尔恰金。可谁知道帕维尔。科尔恰金呢?人们只知道保尔。柯察金。”(蓝英年注:《历史的喘息》,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346页)
   
   如果说,这个主人公名字的误译已历时半个多世纪,再也无法改正;那么,书中若干重要情节的删削就实在不应容忍。细心的读者也许会发现,小说第一部末尾与第二部开头,保尔的职务衔接不起来。他突然降了好几级,并且调到环境艰苦的边防站改任基层政工干部。这对于他这样出身极好又立有战功的因公伤残者,是非常不公平的。
   那是什么缘故呢?
   
   原来此前职位不低的保尔被卷入党内派别斗争,他“站错队了”(借用文革语言),成了所谓“工人反对派”,遂遭惩处而“左迁”,从乌克兰共和国首都基辅,一下子撸到边远偏僻的国境线上,瘸着腿艰难地执行任务。没把他开除出党已算够照顾的了。
   
   笔者不知其他读者对此怎么想,本人是深深为之不值。原来我们曾经无限倾慕的苏联,对苦大仇深的“自己人”如保尔也如斯残酷,毫无人情可言!
   
   再拿上面列举的那些作品来说,1950年之后出名的几乎全都在今天的俄罗斯销声匿迹了。什么《日日夜夜》,本来可读性就很差,当然早被人遗忘。《青年近卫军》吹捧斯大林,也落得同样的下场。《卓娅和舒拉》这类不入流的作品,命运更可想而知。
   
   所以,前年大陆一把手在莫斯科崇敬地提起《卓娅》一书,相信俄方翻译闻言很可能莫名其妙:“那是什么?”更何况报刊揭露这位“丹娘”死得并不光彩,翻译就算知道该书,也不便接话茬了。
   
   除此之外,众多当年苏联作家中的头面人物丑闻先后曝光,暗地告密出卖同行者有之,如巴甫连科,考涅楚克;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者有之,如肖洛霍夫;见死不救者有之,如法捷耶夫。那位风流倜傥的马雅科夫斯基,到处留情,结果因逼婚不遂吞枪自杀,“苏维埃时代最优秀的诗人”这般下场,岂不令人齿冷?
   
   鲁迅尝言,评论一个作家不仅应论其“全文”(全部作品),还要论其“全人”(人品行为)。倘用此角度,则风光一时的苏俄作家中,站得住的未免太少了。我们中国读者受骗也太久了。
   
   不过,“汝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经得住时代潮流的冲刷,能够屹立不倒的俄罗斯杰出作家、诗人,还是大有人在。帕斯捷尔纳克、索尔仁尼琴这样的诺奖得主不用说了,诗人茨维塔耶娃,阿赫马托娃,作家左琴科,格罗斯曼等等,都是跨越国界,享誉文坛的佼佼者。星汉灿烂,难以尽录。
   
   以此观之,苏俄文学情意结将延续于我们的后代,那片横夸欧亚广袤壮丽的北方大地,“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世界文学重镇所在。甚至可以预期,未来依然如此!
   
   (08-7-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