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曾节明文集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一) “活埋”手法及其效果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7/21/2008
   今年四、五月间,愤青西方多个国家爆发了大规模的愤青红海洋运动,中共国愤青运动第一次跨出国门。在这些运动中,狂热的拥共留学生对包括外国人在内的几乎任何和平异议者暴力相向,中国愤青表现出来的愚昧、疯狂、残暴,震惊了整个西方世界;在运动中,以"八零后"为主体的中国海外愤青群体,表现出对自由社会基本常识的惊人残缺——把和平抗议北京奥运会当作不可容忍的"反华"犯罪,连和平抗议在自由社会合法的基本道理都不懂。
   在国内,愤青们在中共的纵容下,疯狂地打砸、泼污王千源父母在青岛的住所,这仅仅因为,王千源在美国说了几句肯定藏人争取人权的公道话!
   国内网站上,谴责法国政府、声讨西方媒体、打倒汉奸的声浪汹涌,群愤激昂,舆论也是一边倒的势态,一如最近因为瓮安事件而声讨中共地方政府一样;国内,对中共腐败和人权迫害从来无动于衷的"八零后"大学生们,这时候却热血沸腾地走上街头,冲击、围堵、打砸中国人开的、以国货为主"家乐福"连锁商场,要不是胡锦涛担心玩火烧身、紧急叫停,肯定又要酿成类文革的全国性打砸抢运动。
   毫无疑问,愤青群体兴起以来,"八零后"年轻群体在其中牢牢地发挥着主力军的作用,除愤青队伍最为声势浩大以外,"八零后"群体中网评"五毛"、"截访"、便衣也最为人才济济可以..."八零后"大学生们的整体人文素养,构成了如今中共国社会一道奇特的人文风景对比图:
   二十年前的大学生们,以追求自由民主为爱国;如今的大学生们,却以拥护中共专制政府为爱国,对他们中许多人来说,"民运分子"成了"反华分子"的别称,"自由民主"居然成了"反华势力"的用语!
   这是何等可悲的现实!
   由此可以看出:"八零后"年轻群体的整体地异化了。"八零后"年轻群体的整体异化,已经削弱了中国民运事业的群众基础,成为中国宪政民主化转型的新的障碍。人的群体性异化(扭曲)是因为被洗脑,可以说,"八零后"一代,是除了"四零后"一代之外,被中共洗脑洗得最干净的一代,一九八九之后,中共愚民大获成功。
   为什么在一九八九之后,中共愚民能够大获成功?这是因为中共采取了不同于以往的愚民新手法。
   一般地说:环境越封闭,洗脑的效果越好。"四零"后群体之所以被中共最有效的洗脑,是因为其成长于毛时代铁幕社会的的全封闭环境,但"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共国社会为相对开放得多的社会,为什么生、长于这样环境的"八零后"一代人仍然被洗得如此干净?这是因为一九八九年以后,特别是一九九二之后,中共创造性采取了不同于自己以往、甚至不同于所有共产党国家的新愚民法术,正是这些新愚民法术塑造出了以"八零后"为主体的当今愤青群体。
   这种新手法就是"活埋"术。什么是"活埋"术?简而言之,就是以隐瞒代替欺骗宣传,以障人耳目。中共的"活埋"术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对"反动"或"错误"的人物、言论、思潮,以低调镇压和封杀代替毛时代的"大批判"。
   二是对一切"敏感"的事件、历史精心回避、讳莫如深,以隐晦代替毛时代的欺骗宣传。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一九八九年以后,对有真正威胁的异议、民运人士,中共以低调镇压代替高调批判,以"活埋"这些人对国内民众的影响力。这种"活埋"新手法早在镇压民主墙运动时就采用了,邓小平亲自下令以"不点名"、"不扩散"的新手法,镇压陈泱潮、徐水良,因为陈、徐二人是民主墙分子中不多的具有系统理论的人,其对中共的威胁超过当时其他人。
   一九八九年之后,对一切民运异议人士,中共基本上采取这种"活埋"术,对张林、高光俊、秦永敏、王有才、彭明等富于活动能力的民运分子,对袁红冰等富于"煽动性"的笔杆子,更是采取严密的封杀和消音手段,仿佛这些人根本不存在;对这些人的镇压和整肃,也采取极为隐蔽低调的方式进行,一如施行人间蒸发。一九九二年之后,对"六四"大屠杀,中共也迅即采取了这种"活埋"术,代替此前的高调批判:中共对"六四"屠杀的定调,在1989~1992时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到了九十年代中变为"动乱",到了江朱时期成了"政治风波",到胡温时期中共对"六四"则讳莫如深;对于"六四", 中共的宣传,由"反和平演变"三年时期的高调"抓黑手",到九十年代中轻描淡写、含糊其辞,到如今的只字不提、竭力掩盖、以"六四"为禁忌词。
   不能不说:中共的"活埋"术极为有效,因为这种"活埋",八六学潮、八九民运的参与者们基本上对陈泱潮、徐水良等人极其观点著作一无所知,这造成了民运的断代、造成了八九民运的参与者严重缺乏理论和经验的支持,这是导致八九民运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这种"活埋",九十年代的青年群体对张林、高光俊、秦永敏、王有才、彭明、袁红冰等人其人其事其书两眼一抹黑,不仅没有可能获取政治启蒙的可能,甚至没有了解的兴趣。
   一九八九年以后,特别是一九九二年之后,中共在教科书和各种文宣资料中精心回避"土改"、"镇反"屠杀";"反右";"大跃进";饿死数千万人的的大饥荒;"文革"浩劫;中越战争真相;"严打";野蛮计生;八六学潮;西藏镇压;八九民运及"六四"大屠杀;镇压法轮功;汉源血案;汕尾血案;西藏"暴乱";汶川大地震"地震门"事件等等大量的事件和历史,历史教科书上虽然有"文革"章节,但是语焉不详、轻描淡写,令不明其由来的新一辈群体摸头不知脑。
   中共对"六四"事件的"活埋",造成"八零"后一代年轻人整体性的失忆和无知,中共在中国社会精心营造了一种"六四"等等体现中共暴政的事件和历史根本不存在氛围假象,由是,成功地在年轻群体头脑中培植出(对"八零后"而言)和正在培植出(对"九零"后而言)没有"六四"、民运、异议的粉红历史记忆。
   不能不承认,在愚民上,邓小平率先采用的这种"活埋"术,无疑毛泽东的大批判更有效率。当年老毛的"批林批孔",反倒激起了大批民众的觉醒,引来了声讨自己的"四五"运动,而邓、江、胡采取的"活埋"术,却能够在一个歌舞升平相对开放社会中,把整整一代人的头脑洗得干干净净,而不激起一点政治涟漪。
   比为什么"活埋"术在愚民上比大批判更有效率?这是人的心理规律决定的。人不可能对记忆中没有的东西产生兴趣,某样事情,留给人的印象越淡泊,它能激发起的兴趣和热情就越低。例如,近代以前,中国从来没有产生钢琴演奏家,尽管中国并不缺乏具有音乐天赋的人,这是因为近代以前,中国人几乎没有可能接触到钢琴的缘故;近代以前的五百年间,中国很少科技发明家,中国人学习自然科学的兴趣和热情很低,尽管中国并不缺乏具有科技天赋的人,这是因为近代以前的五百年间,是儒家和科举制度的的鼎盛期,在儒家和科举制度的排挤下,科技领域完全边缘化的缘故,因为这种边缘化,科技几乎激发不起的中国民众兴趣和热情。
   歪曲的印象意味着错误的了解,错误的了解仍然能够激发起人的热情和兴趣,这种热情和兴趣既可能换来更大的谬见,又可能激发出人的悟性,从而匡正先前的误解;即使这种热情和兴趣带了更大的谬见,沉痛的代价也终究会把犯错的人扶上正途,而且,由于逆反心理,走弯路会激发出人的更强劲的动力。
   但是,如果没有印象,就不会有探究的热情和兴趣,人对特定领域的认知就会安然停留在苍白的无知阶段,这就导致没有进步。
   毛泽东时代,中共的愚民手法以"大批判"等歪曲信息的狂轰滥炸为主,歪曲信息的狂轰滥炸,在猛烈歪曲人的的认知的同时,无可避免也在一遍遍地强化人对社会领域,尤其是政治领域事件的印象,尽管强化的是歪曲的印象。这种反复的印象强化,导致了毛时代中国社会对政治的极大热情和普遍关注,尽管毛时代中共当局对"政治错误"者的镇压和整肃远比现在残酷和血腥。
   而要发起"大批判",就不能不把批判对象的"罪错"摆上桌面, 如批判对象的"黑话集"、"反党言论集"、"反革命破坏行为汇总"等等,这些批判的由头、"罪证",借助人的好奇心,能够引发社会大众强烈的关注,而且,在独裁者权威衰落的时候,反倒成为毛共政治迷魂药的解毒汤剂、成为最有效的政治启蒙教材。"九一三"事件后,毛泽东为了批判"林彪反革命集团",将《五七一工程纪要》作为林彪"反革命罪证"下发至地市一级干部,以供批判,不料,老毛的权威已经因为林彪事件大受打击,《纪要》反而启蒙了大批深受毛共暴政之苦的中共干部。
   毛共的愚民手法,既造成了民众登峰造极的愚昧和疯狂,又把全民塑造成"政治人",造就了举国追求"政治进步"的狂热激情,"阶级斗争"的惨痛代价,不可避免地把这些人推向政治觉醒之途,而老毛所造就的这一大群"关心国家大事"的群体一旦觉悟,将势必形成冲决专制堤坝的汹涌洪流。
   这就是为什么毛时代的中国会出现两种奇特的现象:一是残酷的"阶级斗争"浩劫,杀政治犯如割草;二是涌现出大批的政治异见者和异见活动家,如林昭、王申酉、杨小凯、陈泱潮、徐水良、魏京生、徐文立、傅申奇、刘青、王希哲等等等等,甚至体制内高层出现了林立果这一英勇的反对派,林立果反对专制暴政的理念、其谋刺毛泽东的英勇行为,毫不逊色于纳粹德国的斯道芬贝格!
   "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很少再发起政治批判运动,很少再进行直接的意识形态宣传,除了"六四"镇压后的短暂时期外,整个九十年代,中共再也没有大张旗鼓地"镇压反革命"。一九九二年邓小平打开通往权贵市场经济的闸门之后,中共在经济上不问"姓资姓社",在思想宣教领域也大幅度地"非政治化":不仅去除了89年之前的那种对"文革"的揭露和反思,而且不再吟唱"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复辟资本主义"法性赞美诗,甚至不再念"反和平演变"的政治紧箍咒......
   但是,这种"非政治化",并不意味着中共放松一党专制,整个九十年代,在"非政治化"的同时,中共对政治异见人士、团体的打压,远远超过了八十年代;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不仅对政治异见、独立宗教信仰人士、团体全面镇压、变本加厉,而且首开将维权群体作为"敌对势力"打压的专政纪录。在胡锦涛的倒退统治下,中共国的人权状况,比江泽民时期都大幅倒退,几乎倒退到中共建国初"十七年时期",与"十七"年共产暴政相比,现在就差枪毙思想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