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GDP愚民洗脑术]
曾节明文集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DP愚民洗脑术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GDP愚民洗脑术【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四)】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7/26/2008
   当今年轻群体之所以被中共成功洗脑,还有一个鲜有人关注的原因,那就是一九九二年之后,中共国经济的大发展。
   

   必须特别说明的是,自邓小平“南巡”开始,中共“不问姓资姓社”地推动经济大发展,根本目的不是富民强国,而是维持住当时摇摇欲坠的一党专制政权,捱过“苏东波”的冲击。在邓小平的的启发下,江泽民、朱镕基摸索出一套成熟的GDP愚民洗脑术:就是不惜歧视和损害内资企业,不惜出卖国家利益,以一边倒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扩大吸引外资,给予外资、合资企业片面的的照顾,人为制造片面有利于外商的不公平的国内发展环境;中共为了吸引外资,不惜压制和出卖本国劳工权益、廉价出卖本国资源、放纵外国资本家肆意污染、毁坏中国生态环境...
   
   总之,一九九二年之后,为了追求经济快速发展,中共是子吃卯粮、不择手段,在邓小平、江泽民、朱镕基的引导下,中共走上了一条不顾一切追求GDP高速增长的道路,并以愚弄国人、骗取政权合法性。十多年来,中共利用这种吃子孙饭式的经济繁荣,花样百出地向世人展示自己的伟大“政绩”、“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吹嘘“我们党是一个能够自我纠正错误的伟大的党”...
   
   中共的GDP宣传统战攻势,迷倒了一大片人,甚至把海外好些过去坚决反共的年长华人都迷得眼花缭乱、立场软化。如今“经济成就”已经成为中共一切文宣统战工作的掩体、靠山和坚实基座,GDP愚民洗脑术已经成为中共愚民洗脑术的内涵核心,比起八十年代,如今仰仗着“经济成就”,中共说话腰板硬、口气粗、迷惑大。
   
   GDP的愚民洗脑为何能够产生深刻的愚民效果,经济发展的蒙蔽为何那样难以破除?这是经济发展本身的麻醉效果和中国人的民族性决定的。
   
   不能不承认:十多年来大陆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物质繁荣,成功地掩盖了中共专制体制的邪恶、大量抹去了毛时代祸国殃民的痕迹、完全蒙蔽了以“八零后”为代表的年轻群体的眼睛:“八零后”等年轻群体,对毛时代中共国的贫穷和恐怖,对过去中共群体灭绝的滔天罪行,几乎一无所知,毫无感触,对“六四”大屠杀基本上也没有印象,他们自懂事起,所能感触到的,就是经济的发展、物质的繁荣、通信日趋便利、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特别是在他们成长关键时期的九十年代,这种物质生活的变化尤为明显:1992年至今的十多年间,电话座机由当年一般公司、单位才有奢侈消费品品,沦为毫不起眼的过时东东;手机由九十年代初“大哥大”身份标志变为再普通不过的大众通信工具,连农民工都几乎人手一机;多媒体电脑和互联网在九十年代中期,还是少数富人的奢侈品和科研单位的特殊工具,不过七八年时间,已经走入千家万户,把彩电等九十年代初“小康”标志推向边缘化境地,而八十年代“摩登”生活的标志--三洋牌收录机,早已被扫地出门......
   
   由于“八零后”等年轻群体对中共的罪恶毫无切身感受,因为整个社会的隐瞒,他们也基本不知道中共的罪恶历史,他们自懂事起,所能感触到的就是经济大发展和物质领域的社会全面进步,因此“八零后”等年轻群体很容易认同中共的统治、接受中共的说教、他们很容易把中共当作中国富强的引路人,加以维护,因此,“八零后”等年轻群体比起那些经历过毛时代、对中共罪恶有更多切身经历的前辈们,更容易党、国不分,把维护中共当作爱国。
   
   在笼络人心上,经济的发展无疑具有特别的好效果,它尤其特别能迷惑中国人。因为政治体制的宪政(自由)与专制、民主与独裁,毕竟属于上层建筑领域的事物,这不是凡夫俗子、芸芸大众容易领悟的东西;而经济的发展直接关涉到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因此发展经济容易获取民众的支持。
   
   中国人历史上毫无自由、民主的传统,却是一个素来重实惠、轻自由的民族,因此,经济的发展特别容易迷惑中国人,中共藉之以成功地诱骗民众认同、维护自己的专制统治。尽管近三十年来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成果,不过是中共在经济领域一定程度上松绑、稍许向人民归还了一些其“解放”之初夺走的基本自由而已,根本不是中共有什么功劳,但是普通大众看不到这一层面,他们当然更看不到高速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中共廉价出卖中国资源、放纵外商污染、破坏中国生态环境这种遗祸子孙后代的政策换来的,普通大众,只能感受到城市面貌和衣食住行改善这样生动浅显的发展成果,并且在惯性思维的作用下,想当然地把这种改善归功于中共的领导。
   
   经济状况对中国人人心向背的这种特别有效的作用,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就表现出来。整个八十年代,随着国门的逐步敞开,一批中共干部、知识分子得以跨出国门,亲身感受西方世界,结果感受到了极其强烈的反差冲击,这种强烈的冲击,基本上短时间内完全冲垮了毛时代封闭洗脑洗成的世界观:原来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自由世界,不仅不是毛共宣传的“水深火热”社会,相反,和当年阶级斗争斗得千疮百孔的中国大陆社会比起来,简直是人间天堂!当年那些刚下飞机、一身毛服、手提上海牌人造革包的中共国干部和知识分子,惊异地瞪着自由女神身后的那些摩天楼群、立交桥高速路、星光闪烁的霓虹灯、满街的摩登轿车...那种目瞪口呆的情形,可想而知;电梯楼公寓、自动售货机、满街的投币公用电话、比大陆高干住所还舒服和先进的美国私人民宅、老百姓普遍拥有私人汽车...在资本主义社会难以置信现实的冲击下,八十年代的出国群体,意识形态信仰整体性的崩溃,对党的信心和忠诚纷纷垮塌,那个时期的派外干部和公派留学生“叛逃”率十分惊人,甚至连身为“太子党”的中共国国家安全局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声都叛逃了,叛逃后,俞强声向美国政府供出了中共安插于美国的头号间谍金无殆,俞强声是迄今为止中共国叛逃美国的最高级别官员。那个时期“叛国”的留学生中,涌现中国第一个海外民运领袖王柄章,王柄章也成为对中共最具威胁的民运领袖之一,以致于中共于2003年不惜采用跨国绑架的恐怖主义手段将其抓捕回国。
   
   由于毛时代中国社会的极度的贫穷落后,当年许多出过国的人,根本不用谁来启蒙、“煽动”,就“自由化”了,与中共离心离德,甚至站到了中共的对立面。八十年代的中国,出一趟国就能造就一批民运分子,对中共来说,幸而八十年代没有放开因私出境管制,否则中共政权很可能因承受不了反差的冲击而垮台。
   
   但是,这种对中共极为不利的中外经济发展面貌的巨大反差,随着一九九二年后中共国经济的飞速增长而迅速地消失了:如今,中共国的城市面貌已经接近欧美,上海的高楼大厦甚至比华盛顿、台北还多;互联网、手机等先进科技工具在中国大陆城市居民的应用,也不比西方差多少,光从经济发展成果的“窗口”外观来看,已经看不出中国大陆社会和西方发达国家社会的明显差距。这种现状对广大民众就具有相当大的迷惑性,而且这种迷惑效果是单靠中共宣传达不到的效果,GDP高速增长本身迷惑性,再加上中共动用宣教传媒机器,以爱国主义为名,顺势的“点拨”、“润色”、表功、造势,对中共来说,这种GDP新式愚民洗脑,收到了前所未有的特佳效果。
   
   对出国的群体来说,尤其是上了一定年纪,以前出过国的群体,特别容易感受到祖国外观上的差距和西方国家大大缩小,从而很容易产生“中国强大了”的自豪感,进而认同后毛时代的中共,尽管后毛时代的中共比起毛时代的中共并没有本质改变;
   
   而国内经历过毛共时代贫穷和恐怖的群体,因为社会物质生活比毛时代的大为改善,很容易产生“中共变好了”的看法,并且以中国人特有的思维方式,因此而淡忘中共当年加诸于自己身上的迫害或种种不幸;
   
   年轻的群体,尤其是对包括“六四”在内的中共罪行基本上茫然无知的“八零后”群体,更是因为经济的大发展,而对中共的统治持相当正面的的看法。因为他们没吃过什么苦头,就容易想当然地认为中共没做过什么坏事,而在他们的人文素养中,只有最为丧权辱国的晚清时期稍为清晰一点,那现在的物质文明与满清末年比较,当然就更加容易欢欣鼓舞,面对中共治下再鄙劣的现实,也能够喊出“中国加油”等莫名其妙的口号。
   
   因为经济发展的这种特殊的迷惑性,与一些精英人士的预测相反,经过一九九二年以来十多年的而经济大发展:中国距宪政民主不是更近了,而是更远了,因为,随着共产国家经济的发展,比起八十年代,中国人不是更渴望自由,而是更漠视自由了;中国人不是更觉悟了,而是更难启蒙了。
   
   如果不能揭穿中共编造的GDP神话,要启蒙中国民众十分困难;而要揭穿中共编造的GDP神话,最有力的揭穿莫过于经济危机;于是,在当今的局势下,中国的救赎之路就存在着这样的悲剧性:除非中共国的经济泡沫破灭,否则民众将难以觉醒,中共继续苟延残喘;另一方面,经济危机固然能够造成中共垮台,但民众受到的伤害却很大。
   
   这样的悲剧性,如低沉呜咽的咏叹调,泣诉着一个主题:中国错失一九八九年的民主变革机遇是多么多么的可惜。
   
   曾节明 成稿于民国九十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

此文于2008年07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