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世界公园变动物庄园?]
余杰文集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是非成败,转头不空——读《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真相与自白》
·大堤的崩溃,始于哪一颗螺丝钉?——读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
·被忘却,是他的光荣——读格拉乔夫《戈尔巴乔夫之谜》
·爱祖国,更爱真理
·记忆之城圣彼得堡
·沉默的夜莺
·布衣出版家的传奇人生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老大哥的眼睛在盯着你——读纪德《从苏联归来》
·党的覆灭就是国家的覆灭
·“缓慢改革”就能拯救苏联吗?----读雷日科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是沉入深渊,还是凤凰涅磐?——评《来自上层的革命》
·专制不可能达成稳定——读盖达尔《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的教训》
*
*
27、台湾不是殖民地(2010年完成)
·李敖对决李肇星
·大陆媒体上的台湾人
·马英九背负历史之重
·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视港澳台记者若家奴
·从北高市长选举看台湾政局走向
·港台唇亡齿寒
·台湾究竟有多乱?
·蒋毛后代两重天
·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的大陆之旅
·龙应台为何不批评大陆?
·蒋经国与殷海光:台湾解严的枢纽人物
·谁把台湾当敌人看待?
·台湾:走在民主的光明之路上
·不义之财赠不义之人——评中国富豪“台湾炒楼团”赠李敖三千万巨款之“佳话”
·用“野火”融化“冰点”----读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台湾允许大陆电视进入之危害
·以民主机制遏制人性之恶——陈水扁海外洗钱弊案的启示
·魏京生不必替陈水扁辩护
·连吴以共压马
·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
28、卑贱的中国人(2010年完成)
·奉旨吃人余秋雨
·二月河:谁比我更爱皇帝?
·王朔:永远的愤青,永远的痞子
·仿余秋雨原韵,含泪劝告北大清华教授勿上访书
·钱钟书:中国人文化心理上的一道花边
·中国人都是“会做戏的虚无党”——“优伶中国”之一
·宫廷和皇帝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二
·朝廷和官场的“优伶化”
·儒林和文苑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四
·贾平凹:废都里的废人
·余秋雨:你的眼泪随风而飞
·民间和江湖的“优伶化”
·冷眼旁观季羡林的“祝寿大会”
·贾樟柯:一个并不独立的“独立导演”
·谁是“反动人士”?——杨澜如何为丈夫吴征的假学历辩护
·张艺谋选了胡锦涛最爱的歌曲
·劣马方吃回头草——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中国人,你的厕所有多脏?
·谁将魔鬼当偶像?
*
*
29、香港沉没(2010年完成)
·香港基督徒怎样活出丰盛的生命?
·温家宝先生,你没有资格让中国的孩子充当“杜鹃”和“精卫”
·梁家麟院长为何“变脸”?
·毛泽东陈永贵才是真汉奸
·香港科技大学的“自我检查”
·穿布鞋的陈日君枢机
·从马力到叶刘淑仪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永远的梅艳芳
·陈方安生与叶刘淑仪:两个女人的战争
·“有容乃大”的“香港经验”
·“自由行”何以自由?
·反贪局与廉政公署
·港人也上访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爱国港胞不可放过习近平的卖国行径
·剥开香港“爱国贼”的画皮
·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投给叶太的十三万张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公园变动物庄园?

   来源:争鸣杂志

    世界公园划为访民专用区

   日前,香港传媒报道了中国当局即将调整「上访」政策:在奥运日渐迫近之际,北京市继续加大奥运安全防范力度,除近日出台突发公共事件应急预案等安全措施外,为应对各地进京告状的上访请愿者,当局计划改变以往强制遣返的方式,将近郊丰台区的「世界公园」划为全封闭式的访民专用区,并於七月开始将全市的上访者迁入。据悉,此一做法将仿效英国「海德公园」模式,访民可在「世界公园」内举行演讲、抗议及示威等活动,以彰显当局「以人为本」和尊重人权,同时又避免干扰奥运会。

   长期以来,由於法治不彰,腐败不止,普通百姓的基本人权缺乏保障,全国各地的冤案错案多如牛毛。这些冤案错案一般都无法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获得公正的解决.於是,各地民众纷纷到京上访,此一「破釜沉舟」之举,来自两千年来中国百姓在万般无奈之下被迫「告御状」的政治传统.多年来,国家信访局、高法、高检、公安部以及国务院各部委,均成为上访人员比较集中的区域。如果一个有良知的作家要去描述关於中国现实的真相,到这些地方去与访民们推心置腹地谈几天,便可以利用搜集到的资料写出一部伟大的作品来。每一个访民的背后都有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惨故事。所以,今天的中国并不缺少作家的想像力,中国社会的黑暗与邪恶,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力。

   对上访群体的强硬政策

   中共当局一直对上访群体採取堵截与遣返的强硬政策,尤其不能让访民出现在一些「面子区域」。为防止大量上访民众前往天安门、中南海、中央领导人住宅、外国驻华使馆区及奥运场馆(俗称「四+一地区」)上访,影响高大全的「国家形象」,中央命令各省派警力到北京,配合北京警方的截访工作。由於上访人群来自全国各地,很多人只能讲方言,北京警察听不懂,沟通和处理都存在一定的困难,所以,地方便不断派警察到北京执行此种特殊任务。中央对此有严格的规定:如果在「四+一地区」出现上访民众,属於哪个省的就追究该省的责任,上访人数也纳入到对官员考核的项目之中。

   地方官员将官位看得重於一切,自然不愿因为访民的问题影响到自己的前程。於是,「截访」成为其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各地的「驻京办事处」都会出动大批人员在「四+一地区」堵截访民,然后带回驻京办,遣返回乡.驻京办不仅成为地方官员贿赂上级的渠道,更成为地方当局抓捕和遣返访民的「合法机关」。此前曾经有多家西方媒体披露,在许多省市地区的驻京办之内,设置有可怕的铁笼、地牢等,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前提下,将大量上访人员囚禁多日。被囚禁者在其中过着猪狗不如的黑暗生活,其中被连带拘禁的还有若干未成年人。这些地方比当局昔日为掀起阶级斗争而大肆渲染的西藏关押农奴的地牢以及四川刘文彩地主庄园中的水牢来,更为残酷。

   访民在公园内可「抗议示威」

   也许,长期的围堵和高压政策并没有收到良好的效果,随着吏治越来越败坏,访民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奥运会开幕在即,上访问题根本无法在奥运会之前给予「彻底解决」。当局遂决定改弦易辙,转而以相对怀柔的方式处理此问题.与大禹治水一样,「疏」优於「堵」也。「世界公园方案」便应运而生了:北京世界公园位於丰台区西南丰葆路,佔地六点七公顷,公园内汇集近五十个国家、一百零九处人文自然景观,大部分景物按一比十的比例进行缩建,是亚洲最大的大比例微缩景观主题公园之一。但是,世界公园在一九九三年正式开园之后,一直经营不善,游客稀少,及至今日,已经接近荒芜。於是,有关部门突然想到,此处可以「废物利用」。据说,在奥运会期间,访民可在世界公园内的指定区域进行演讲、抗议及示威等活动,有关部门还将为其提供食物和饮水。有关人士宣称,如果世界公园真的变成「海德公园」,将是可以载入中国人权白皮书的一个傲人成就。

   我和教会的教友曾经到北京南站附近的上访村探访,并购置了一些食品、日用品和衣物送给村中的访民。我还听说有韩国的教会长期给上访村送去馒头和稀粥。那里确实是一处「城市里的村庄」,一处被「崛起的中国」遗忘的地方。那里处处是歪歪斜斜的棚户、污水横流的沟渠,苍蝇蚊虫聚集的垃圾堆,以及衣衫褴褛的人群。作为一名陌生的外来客,你一下子便会被人们包围起来,如果你又恰好戴着一副眼镜,人们便很容易将你当作微服私访的「包青天」,充满希望地将他们的各种伸冤材料塞到你手中。这也是我在上访村中的亲身经历,我对这些同胞的悲惨处境无能为力并深感内疚。但是,即便是去上访村探访和赠送食品、日用品及衣物,都是让当局嫉恨的行动。那次我们的行动虽然成功了,但事后许多参与者受到了警告和恐吓。秘密警察们不能理解这种同胞之爱,他们抱着根深蒂固的「阶级斗争」的观念,认为我们「资助访民」的目的是「收买人心」和「搞破坏」。

   警察们一般都把守在村落的入口处,他们的职责是拦截那些试图进入上访村中访问的外国记者。他们一看到来了金发碧眼的西洋人,便围上去检查证件,并立即将其带离此区域,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也。以警察的知识结构,他们根本不可能思考此种「家丑」是如何形成的;以警察的职业素养,他们也完全不可能对访民们悲惨的人生经历产生丝毫的怜悯。虽然在奥运会之前,中共当局早已承诺外国记者在中国拥有採访自由,但上访村显然不包括在其中,上访村的村民仍然属於「不可接触的人」,如同印度种姓制度中的「贱民」一般。

   纳粹集中营的延续

   访民们在上访村中的生活并不安全。当局每年都会发起好几次对上访村的大规模「围剿」。「围剿」一般都发生在两会、国庆这些「喜庆的日子」里.数千名军警和政府工作人员闯入上访村,拆除房屋,关闭水电,驱赶人员.在这些日子里,「几家欢乐几家愁」,访民们被驱赶出临时栖居的「家园」,流落到北京周边和河北的县城及乡村里,等待奴隶主们开完盛大的派对之后,再次返回上访村。所以,坚韧的访民如同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从缺衣少食、臭气熏天的上访村到绿草如茵、金碧辉煌的世界公园,数千访民的日子彷彿从地狱提升到了天堂。那么,世界公园真的是他们的天堂吗?首先,从上访村迁移到世界公园,访民们有选择的自由吗?如果当局採取强制的方式,将所有访民都像牲口一样驱赶到世界公园,访民的人权与自由何在?即便世界公园里面有吃有喝,但访民到北京上访,显然不是求自己有一碗饭吃,而是各自有具体的诉求,要求冤案的纠正,要求正义的伸张。从上访村到世界公园,只是生活环境的变化,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们的问题.

   其次,如果访民进入了世界公园,他们还可以自由地出来吗?按照中共的统治习惯,这些访民都被视为「不稳定因素」,虽然不能像毛泽东时代消灭地富反坏右那样集体消灭之,但採取此种「集中豢养」的方式,登记造册,严密管理,或许这正是「请君入甕」的阴谋.如果「进得去、出不来」,那么居住其中的访民们岂不成了没有犯罪、没有审判的囚徒,那么世界公园岂不成了纳粹的集中营和苏联的古拉格群岛的延续?

   再其次,居住了访民的世界公园既然有志於成为中国版的「海德公园」,是否可以保持「对外开放」的格局,中外记者和各阶层的人士都可以随时到其中观摩、採访,各法律援助组织和慈善机构都可以介入此居住地的建设?如果访民可以独立组建他们的自治组织,该自治组织的权利和诉求是否可以受到当局的尊重?倘若如此,世界公园或许真的可以成为中国民主的试验田,访民们则成为首先享受到民主自由的一群中国人,这也算是对他们早年悲惨遭遇的一种补偿。但是,我对此种情况的出现并不抱乐观的期望。在世界公园的访民居住区正式建成之后,我倒是希望有机会去探访.这样的判断是很容易作出的:如果中国普通公民不能进入此处,如果外国记者不能进入此处,那么此处就是一个变相的监狱.

   活生生的动物庄园

   与其说世界公园有可能成为海德公园,不如说它更像动物庄园.因为它之所以诞生,是为了确保奥运会的举办.换言之,一场体育比赛比千千万万中国公民的基本人权更重要。访民在这个国度里从来没有被当作公民来对待,在上访村里是如此,在收容站里是如此,在世界公园里也是如此。在这个庞大的帝国中,不仅访民被当作牲口一样驱使,工农大众的命运又能好到哪里去呢?中国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动物庄园.英国作家奥威尔在《动物庄园》一书中,早已预见到了共产专制制度下民众的可悲的生存状态.奥威尔在为此书的乌克兰文版所撰写的序言中,生动地描述了创作此篇故事的真正的灵感火花:「我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顺着一条小路赶一架很大的马车,那匹马一想转弯,他就用鞭子抽。我突然想到,万一这种牲畜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我们将无力制服它们,而人们使用牲畜在很大程度上就像富人剥削无产者一样。」这一描写正是中国访民和大部分老百姓真实生活的写照。

   ──二○○八年六月十四日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