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余杰文集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来源:观察

    美国国务卿赖斯以及国会几位议员访华,此事本来跟我毫无关系。我既非党国领袖,亦非外交官员,自然没有计划会见这些从远方来的“美国朋友”。然而,他们的来访却让我失去了自由。

   在赖斯抵达北京的前一天,我家中的电话突然中断了。当我打电话给电话局查询此事的时候,电话局的技术人员表示毫不知情。拖了许久,电话才姗姗开通。我们都生活在长城内,生活在笼子中,虽然中国人拥有的电话和手机数量跃居世界第一了,中国人却没有基本的通讯自由——党想什么时候切断你的电话,你的电话便沉默了。

   周日,我和妻子出门去教会聚会。当我们刚刚下楼的时候,三名便衣走上前来,他们都搬着椅子坐在我家楼下,看来是等候多时了。一名便衣询问我要到什么地方去,表示他们可以驱车送我。我说,没有这个必要,我不愿浪费国家资源。他们则说,这是上级给的任务,希望我不要为难他们。甚至暗含威胁地说,不坐他们的车,在路上出了事情怎么办?

   交涉了半天,我只好坐上他们的车去教会,而由妻子独自驱车。开车的便衣说,奥运前夕,警车不够用,今天他还是开自己的车来执行任务,为了确保奥运,已经半年多的周末没有休息了。我说,我与奥运毫无关系,我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奥运,我从小体育课就不及格,对任何体育活动都不喜欢,自然也包括奥运在内。所以,奥运期间希望你们不要来骚扰我。

   谈起教会,便衣们还颇有兴趣的。一名便衣叹息说,人是应当有信仰,否则太空虚了。我便反问他说,你们不都是共产党员吗,你们不都对着党旗宣过誓吗,你们不都信仰共产主义吗?戴眼睛的便衣回答说,这不是大话吗,这年头谁信仰共产主义啊,当年宣誓的时候说过什么我早已经忘记了。我们当警察,只是捧一个饭碗罢了。

   这个便衣说的真是实话。他说,这样的任务他们也不愿接,上级命令他们在这三天里一直都要如此护送我。我也告诉他们说,我将撰文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写出来,我本来在家中安安静静地写作,你们偏偏要制造出新闻事件来给党和政府抹黑。当然,你们对我还算礼貌,我不会添油加醋地将你们“妖魔化”,也不会将某个具体的个人当作“敌人”。我按照我的价值和信仰来生活,你们跟着饭碗走,我们本来就是两类人。我不跟你们辩论,也不想说服你们。

   下午礼拜完毕之后,我陪同朋友去后海游览老北京的胡同,三名便衣继续护送我,到了后海之后,我与朋友在老胡同里散步,便衣则跟踪我们。我们刚一回头,他们又假装到一个摊子上去讨价还价去了。直至晚上送我回家,他们一天辛苦的工作才告结束。

   这就是奥运会前的“和谐中国”。享受三个保镖护送的待遇,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然而,再舒服的保护,倘若是强迫施加的,仍然是对公民权利的粗暴践踏。为了避免我与美国人见面,党国如此煞费苦心,哪里有半点大国的自信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