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余杰文集
·曾慧燕 :北大才子VS江南佳丽:余杰的传奇婚恋
·黄玉振:追求自由民主.挑战专制政权──介绍《拒绝谎言》作者余杰
·朱健国:为余杰说几句话
·朱健国:试看余杰再批鄢烈山
·翟鹏举:纯情与色情——读两本爱情小说
·美国《今日基督教》专访:中国新一代基督徒中人权活动人士
·北村、余杰获得二零零六年度汤清基督教文艺奖
·朱健国:余杰新评余秋雨与魏明伦
·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评余杰《香草山》
·怀想余杰
·秦晋:余杰、王怡访问澳洲纪要
*
*
1、《火与冰》(经济日报出版社)
·《火与冰》再版目录
·《火与冰》再版序言:文字的破冰船
·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二周年祭
·薄酒与丑妻
·父亲的自行车
·那塔,那湖
·毕业生
·
·水边的故事
·牵手
·屠杀的血泊
·少年气盛说文章
·布罗茨基——诗歌与帝国的对峙
·龙性岂能驯——纪念陈独秀
·玩知丧志
·晚年悲情
·底层体验与体验底层
·流亡者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来源:观察

    美国国务卿赖斯以及国会几位议员访华,此事本来跟我毫无关系。我既非党国领袖,亦非外交官员,自然没有计划会见这些从远方来的“美国朋友”。然而,他们的来访却让我失去了自由。

   在赖斯抵达北京的前一天,我家中的电话突然中断了。当我打电话给电话局查询此事的时候,电话局的技术人员表示毫不知情。拖了许久,电话才姗姗开通。我们都生活在长城内,生活在笼子中,虽然中国人拥有的电话和手机数量跃居世界第一了,中国人却没有基本的通讯自由——党想什么时候切断你的电话,你的电话便沉默了。

   周日,我和妻子出门去教会聚会。当我们刚刚下楼的时候,三名便衣走上前来,他们都搬着椅子坐在我家楼下,看来是等候多时了。一名便衣询问我要到什么地方去,表示他们可以驱车送我。我说,没有这个必要,我不愿浪费国家资源。他们则说,这是上级给的任务,希望我不要为难他们。甚至暗含威胁地说,不坐他们的车,在路上出了事情怎么办?

   交涉了半天,我只好坐上他们的车去教会,而由妻子独自驱车。开车的便衣说,奥运前夕,警车不够用,今天他还是开自己的车来执行任务,为了确保奥运,已经半年多的周末没有休息了。我说,我与奥运毫无关系,我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奥运,我从小体育课就不及格,对任何体育活动都不喜欢,自然也包括奥运在内。所以,奥运期间希望你们不要来骚扰我。

   谈起教会,便衣们还颇有兴趣的。一名便衣叹息说,人是应当有信仰,否则太空虚了。我便反问他说,你们不都是共产党员吗,你们不都对着党旗宣过誓吗,你们不都信仰共产主义吗?戴眼睛的便衣回答说,这不是大话吗,这年头谁信仰共产主义啊,当年宣誓的时候说过什么我早已经忘记了。我们当警察,只是捧一个饭碗罢了。

   这个便衣说的真是实话。他说,这样的任务他们也不愿接,上级命令他们在这三天里一直都要如此护送我。我也告诉他们说,我将撰文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写出来,我本来在家中安安静静地写作,你们偏偏要制造出新闻事件来给党和政府抹黑。当然,你们对我还算礼貌,我不会添油加醋地将你们“妖魔化”,也不会将某个具体的个人当作“敌人”。我按照我的价值和信仰来生活,你们跟着饭碗走,我们本来就是两类人。我不跟你们辩论,也不想说服你们。

   下午礼拜完毕之后,我陪同朋友去后海游览老北京的胡同,三名便衣继续护送我,到了后海之后,我与朋友在老胡同里散步,便衣则跟踪我们。我们刚一回头,他们又假装到一个摊子上去讨价还价去了。直至晚上送我回家,他们一天辛苦的工作才告结束。

   这就是奥运会前的“和谐中国”。享受三个保镖护送的待遇,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然而,再舒服的保护,倘若是强迫施加的,仍然是对公民权利的粗暴践踏。为了避免我与美国人见面,党国如此煞费苦心,哪里有半点大国的自信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