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杨恒均之[百日谈]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看起来是绕不过去了,1999年美国“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最近突然有不少网友写信问我的看法,有些更是言词激烈地质疑我。一开始我摸不着头脑,随后检查了最近的文章才发现问题,最早就是和冯崇义博士合写的那篇文章中提到轰炸使馆事件,使用了误炸一词,却并没有加上引号,这就让一些网友认定我同意了美国的“误炸”说,愤青非常愤怒。还有就是前两天端午节写的那篇散文,提到我在炸使馆事件后,在某国一间公寓里为烈士举行了一个人的默哀。这又遭到另外几个朋友的嘲笑,说我原来是个愤青。
   
   我为什么要回避这个问题?原因很简单,我也不知道真相,而这件“误炸”使馆的事件最重要的就是真相了——你想,如果是真正的“误炸”,那只是一个严重失误,你除了要求赔偿和道歉之外,不应该也不能再做其他的。可是如果不是“误炸”呢?那就严重了,那就是美国向中国宣战,你做什么都不为过。
   
   一个事件的两种结果截然不同,问题就在于真相如何。如果你不知道真相,正好做了相反的事情,例如,他明明不是误炸,你却认为是误炸;或者,他确实是误炸,你却不依不饶,那都是非常糟糕的事,我说的糟糕可不是某个人或者群体的感觉,而是涉及到国家利益和民族福祉的。

   
   那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真相是什么?什么时候可以大白于天下?
   
   对美国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知道,美国的保密制度和我们国家有相同也有不同的,涉及到国家安全和民族利益的,绝对保密,杀无赦,两国没有分歧;但对于一些涉及到领导人的道德操守以及政府那些违背美国核心价值以及普世价值的事,则甭想保密。
   
   最近的新闻大家也看到了,布什总统以前最亲密的助手(被称为左膀右臂)写了一本书,对布什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使用宣传手法误导美国民众大肆揭露,这指控在美国可是相当有分量的。布什还在台上,他的前新闻助手就能写这样的书,而且成为美国大小媒体的头版头条,中国地震消息反而没有人关心了。
   
   总统的一举一动都被身边的人揭露出来,也许有人问,那还有什么密可保?确实如此,大家再看一下克林顿,在办公室玩的那些事不但被揭露出来,而且还要找他对质,弄得这位总统颜面扫地,让美国人笑掉大牙。当然老克还不是最惨的,还有尼克松,被迫辞去总统职位。
   
   说到这里,我们是不是说美国无密可保?那轰炸大使馆事件,他们就不怕有人揭露出来?这里就是今天要说的美国保密制度和我们这里的差别所在。上面说的例子都涉及到道德、美国核心价值和普世价值等,也就是说如果你是总统或者政府的首脑,你让部下保密可以,但如果你干的是严重违反道德、美国的建国理念(核心价值特别是宪法)或者他们整天标榜的普世价值的话,你不要想人家为你保密,你用什么法律和纪律都无法约束人家。
   
   这里我不妨插一点美国在伊拉克的战争逸闻,其实当时美国侵略伊拉克之前就有很多外国人(包括中国人)以及不少美国自己人认为伊拉克根本没有大规模杀伤武器,而在战争开始前不久,我也开始倾向伊拉克确实没有。可是布什总统还是开打了,当时很多人其实是捏一把汗的,在没有发现核子武器后,美军又开始在伊拉克寻找更加难以发现的化学武器。
   
   那段时间电视画面上整天放的就是穿着防化服的美军在地洞和地下室钻来钻去的画面,可是一天一天过去,美军好像什么也没有找到。当时美军很多高级将领是很有点焦急的。有一次我看着电视画面,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而且开始担心起来。于是我向北约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一些美军高级将领群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信中有这么一段:萨达姆显然疯了,他在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自卫的核子和化学武器的情况下和你们对抗……但从长远来说,他却打败了你们,因为他用自己那条本来也不值得活下去的命把你们发动战争的理由粉碎了,要知道他完全可以接受联合国的武器检查组进入伊拉克从而避免美国人找借口入侵……将军先生,现在看来化学武器也没有了——但是,我在想,会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在伊拉克找到本来不属于伊拉克的化学武器,从而为布什政府找台阶下?
   
   我的疑问很含蓄,但却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我在电视画面上看到的只有美军和美军允许进入的电视台,而以当时美国总统布什和高层心急如焚的样子来研判,只要在伊拉克发现几桶严重违禁的化学武器,他们就给自己解套了。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他们真偷偷运两桶严重违禁的化学武器到伊拉克,然后在电视镜头下说是萨达姆搞的,谁能说得清?
   
   我当时之所以写这封信,并使用群发的方式,暗中藏了机锋(或者耍了小聪明),我是想警告有些人,连我都已经猜到有这种可能性,最好不要搞假了。将军们回信当然不会在邮件中谈论这样的问题,也就顾左右而言他。不过后来碰了面后,大家就谈起来,有一位朋友简单回应了我的疑惑:美国政府包括白宫没有一个人敢冒险用这种方式(栽赃伊拉克有化学武器)来糊弄美国人民。
   
   他说得没错,但其原因却是我后来自己悟出的。并不是说美国总统和政府、军方高级人员道德水平高,也不是他们恪守核心价值,而只不过是出于一个简单的利益考量:有些事你做了,得不偿失,因为没有人为你保密,迟早有人会说出来。而对于一个总统,就算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他照样是美国总统,可是,如果他下令运送两桶化学武器过去糊弄美国人民,那所有参入此事的人包括惟命是从的军人都没有为他保密的义务。也许迟早有一天,事情会败露,总统有可能被指控,甚至会在历史上落下骂名。如果你是布什总统,你会把自己的总统宝座和历史地位押在上面?
   
   这种道理在美国人看来是很明显的,但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有可能觉得新鲜。正如毛泽东怎么都搞不明白他的好朋友尼克松为什么为那么一点点小事被迫离开世界的权力中心白宫一样。我们说,如果尼克松知道一件就算永远保密也不一定对自己有多少好处的窃听事件竟然让他丢掉了美国总统宝座的话,打死他也不会做的。
   
   好了,说到这里,该回到我们的话题上,那么,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这样大的事件为什么就能够保密至今?有网友也许要问了,难道你老杨的意思是说这次轰炸确实是“误炸”,并不是保密保得好?
   
   不是这个意思。我上面只是说了美国保密的一个方面的事情,那就是涉及到领导人的道德操守,政府领导人的所作所为是否违反美国核心价值(宪法等)和普世价值时,甭想人家为你保密,法律也无法追究泄密者和“深喉”。然而,在涉及到国家机密等事情上,美国却是一板一眼,保密得严丝合缝。(其实中国也在向这方面发展,那就是严格区分国家机密,一些领导人的操守例如子女的贪污腐败就不能算是国家机密,就应该揭露出来)。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了: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虽然是美国军方所干(美国军方在某些方面相对还是比较“诚实”的),然而,军方却宣称他们用来轰炸大使馆的那张过期的地图是中央情报局提供的。——中央情报局登场了,任何事一牵扯到中央情报局,那就是国家最高机密了。换句话说,只要不到解密期限,这个“真相”很难有大白的一天。除非中央情报局出现叛徒,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中央情报局核心决策层中早就没有华人了,而想要一个白人叛逃到北京,在那里隐藏到老死,像叛逃到美国的中国国家安全部叛徒俞长声一样,不太可能。
   
   这就是我所说的真相可能很难大白于天下的原因,时间过去这么久,还有很多人在写那些推测文章,最近连当时正为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大使也著书揭露真相,看来,作为当时也许最接近“真相”的我还保持沉默就不太好了,至少,到了我说几点自己看法的时候了。
   
   《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真相揭秘》之一
   
   杨恒均 2008-6-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