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贵州瓮安少女"非正常死亡"事件,最终演变为民众围攻县政府大楼的"打砸烧""无直接利益群体冲突事件",再一次预警了目前中国官民对抗已经达到不可调和程度。贵州省委7月3日下午在贵阳召开瓮安"6•28"事件阶段性处置情况汇报会,省委书记石宗源在会上谈及"6•28"事件教训时说:"谣言止于真相。要向社会及时、真实、准确地公布事实真相。"为此,中共贵州省委又于7月15日下午,召开党外人士情况通报会,向党外人士通报瓮安"6•28"事件阶段性处置情况。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龙超云主持会议。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省委处置瓮安"6•28"事件工作组副组长崔亚东通报了瓮安"6•28"事件总体情况及最新进展。这次会议,似乎意在进一步展示中共向"党外人士"公开信息的开明形象,为此官方媒体大为捧赞。
   
   然而事实会是这样的吗?在我们的党管新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会仅仅因发生了一起瓮安"6•28"事件,和省委书记的一次做秀讲话,就改变了中共对待新闻一贯采取监控、管制、封闭事实真相的"光荣传统"吗?为了解开这个谜底,在媒体已从业6年的《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维博,深入虎穴,前往瓮安当地调查,在其亲身经历的10多天的采访过程中,再次揭穿了这个谎言。
   
   此据青年周末7月17日报道 :记者王维博历尽10多天的采访,揭露出以下问题:1、记者不在当地部门登记就不予采访配合;2、死者家属和当事人在接受采访时,被当地干部全程"陪伴";3、提供给记者的《简报》被有意过滤;4、当地十多名教师被组织起来,到网上集体跟帖,刻意引导舆论……

   
   据此记者见闻,在距离瓮安县城两三公里处,有一个收费站是进瓮安的主要路口,站内专门用红纸贴了一个告示牌,上面大标题写着:"欢迎中外媒体记者前来采访",这真是一个十分开放的政府信息公开的面子形象。然而当你细心观察,才发现其中的门道,在这个诱人广告牌的"欢迎"字样之下,却又醒目地注有接待电话和手机号码。其实,这才是广告的真正谜底所在——要了解真相吗?请跟我来!
   
   但聪明的记者并不入套,没有按官方提示拨打那些联系电话,而是直接进城,自己采访。他们一到城里,到处看到挂红袖章的巡逻人员和武警,更奇怪的随处可见挂着横幅,上面写着:媒体记者朋友们,你们辛苦了!等等。但是,所有记者的采访都要出示由当地"628事件处理小组"特别许发的采访证。如果没有这个证,很多地方都拒绝接待采访,独立新闻采访根本无法完成。当记者一旦认领了这个采访证,就要认同被官员们的立场捆绑,全程陪同采访的事实,而且记者们想采访的死者家属,更是由当地干部24小时全天候"陪着",不敢偏离"统一口径"说话。如此境况,让人联想到网上前不久关于西藏发生"3、14"事件记者后来被允许前往采访的那些经历。
   
   对此记者们认为:政府最后公布的事实真相,与此前的网络传言完全不同。目前还有一些疑点没有最后公布出来,比如这个女孩自杀的原因动机等等,但官方排除了他杀、奸杀等种种网上说法,应该更有利于官方这一边。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不让记者自由去采访呢?
   
   当记者们提出想采访县里的领导,了解在6月28日那天,当地县领导对整个事件的详细处理过程。但当地新闻宣传部门却让他们看事件应急指挥部简报 。但官方能给他们的简报,却是被"过滤掉"的。记者王维博介绍说:当时简报已经出了十几期了。给我的这3期,主要讲他们如何做好宣传工作,以及其他类似的表功内容。恰恰我最想看到的,也就是从6月28日到30日这关键几天的简报,全都没有。
   
   这就是当今被称之为在 "向社会及时、真实、准确地公布事实真相" 方面大有进步的贵州省瓮安"6•28"事件后, 官方对待媒体的态度。这种官方对待媒体的欺诈与伪善,折射的正是当今中国被"和谐理念"洗礼过的"政府信息公开"的基本现状。
   
   有位海外学者在分析314西藏暴力事件时曾指出:今天中国没有任何"实质"变化,是因为中共垄断了一切媒体,实际上今天的中共整个的精神思想,所用的方法完全和冷战时期,五、六十年代一样。在中国所有的媒体、宣传机关、所有的出版物都是中共控制的。中共统治当局严格控制新闻,并"按照党的需要"为社会公众提供信息,尤其是政治、经济方面的信息,有许多是掩盖真相的谎言。而很多真正重要有价值的信息却被过滤了,导致公开信息的严重匮乏,剥夺了国民获得新闻信息的自由和权利,剥夺了国民的知情权。这样的现实至今还在延续。
   
   去年南京市委曾通过《新闻单位舆论监督稿件审核办法》,该办法规定:没有得到被舆论监督者(中共官员)的签名认许,即使监督报导证据确凿,也将有被撤职处分的危险。深圳市委也曾下令一切舆论监督新闻均须有关部门同意,一时间,深圳媒体所有负面消息、甚至连小偷和民间纠纷之类的新闻也受到限制。在当下的中共舆论操控下,涉及官场黑幕、官权盘剥侵权、官民对立、社会矛盾、民主自由、民众群体维权,甚至经济领域等方面的一些有碍稳定的新闻信息,统统都成为被控制的内容。中共对信息媒体资源的垄断与控制不仅剥夺了普通民众的知情权,也堵死了新闻舆论监督上层权力的渠道。正因为官方垄断新闻信息资源,不能形成自由的舆论环境,才使黑箱政治操作成为可能,为中国的人治统治提供了条件。瓮安"6•28"事件和贵州省委书记的做秀讲话,并不能改变这个现状。
   
   中国官办媒体掩盖真相,早已失去了公信力,诸如纸包子新闻,纸老虎新闻等等都是轰动中外,世人一致诟病的造假新闻,而瓮安"6•28"事件网民普遍不信官方信息,又充分印证了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所付出的成本是自杀性的。当一个时代连新闻媒体都被掐死,那么这个社会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给公众传递真实的渠道和替公众说真话的了。历史一再验证一个真理,当权力扭曲公道,社会谎言弥漫,百姓喊冤渠道被堵塞,就必然要导致"官逼民反"现象。瓮安事件就是一个最新的警示。事实充分证明:信息不公开才是谣言与恐慌的土壤;封闭信息就是制造谣言和恐慌的摇篮。只有真正的及时、透明的信息公开,尊重记者的自由采访权,才能给公众稳定和理性的预期。如今贵州瓮安官方设计如此"欢迎采访"谜局,欺骗公众舆论,自作聪明地过滤信息,以谎辟谣,愚弄记者,更是在自毁形象。而这最新版本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普及开来,其结果就是导致政府信誉的最终崩盘。
   --------------------------
   原载《议报》第36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于2008年07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