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新文明论坛
·新文明圆和宣言
·“雅尔塔”格局大崩溃
·牟传珩: 我是枫叶编辑的书——民主墙时期回忆录
·我所认识的牟传珩
·探索新文明的足迹--推介牟传珩书稿《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
·高智晟 ——刷新中国律师界的公耻
·牟传珩:从“98民运晓阳春”走来
·牟传珩:摧毁人脑监狱 ——“二合出三”圆和论
·牟传珩:自由之路(难狱回忆录)内容提要与目录
·牟传珩:高扬「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
·牟传珩:今日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相容天下
·牟传珩:启动海峡两岸民主谈判新思路——主权共有 两岸自治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我曾撰文“中共意识形态是一台不断加工敌人的机器”,这台机器至今未停止运转。中国新华社新华网在大灾临头,全国上下一致抢险救人之时,仍不惜版面,在其主页上并列推出两篇加工政治敌人。妖魔化已表现出相当和解姿态的达赖喇嘛与民运人士文章:一篇是《达赖尴尬面对记者提问 气急败坏否认藏独》;一篇是《标尺即是照妖镜》。这两篇文章令网民读后十分反感。
   
    《达赖尴尬面对记者提问 气急败坏否认藏独》一文作者为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吴黎明。最近,达赖喇嘛德国之旅备受媒体关注。5月16日上午,达赖喇嘛在德国西部城市波鸿市政厅举行了与媒体见面会。发布会开始后,达赖喇嘛首先对东道主的邀请和组织表示感谢,双手合十行礼,并不时谦和地微笑,一再重申“不寻求独立”的和解愿望。达赖喇嘛曾多次极富善意地表示:“西藏拥有独特的文化历史和佛教传统,能够对社会和谐作出贡献,这不但符合600万藏民的利益,也符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的政策”。然而却在会上遭到了早已被红色记忆洗脑的本文作者挑衅性的发问。达赖喇嘛在结束发布会后仍以宽容的胸怀主动拥抱了他,并和善地让他“向中国人民转达他的致意”。可见达赖喇嘛的思维方式是化敌为友。 但作为官派记者背景的本文作者,却习惯于不断要把朋友加工成政治敌人的红卫兵思维方式,事后竟不顾事实,写出如此不怀好意的文章。该文刻意抬高自己,毫无理由的指责达赖尴尬、气急败坏否认藏独,并别有用心地挑拨离间说:“达赖对刚刚发生的四川大地震只字不提,此时包括很多藏族同胞在内的国人至今生死未知。”
   
    众所周知,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早已对中国大地震的罹难者表示过哀悼;西藏流亡政府竭尽善意地赞扬北京救灾行动。国际上已有多家媒体予以报道。达赖喇嘛在达兰萨拉说:“四川省发生灾难性的地震,造成许多人丧生,还有更多人受伤,我深感悲伤。我要对受到强震直接影响的家庭表达深切同情与诚挚哀悼之意,我也为在地震中丧生与受伤者祈祷。”另据香港雅虎报道:达赖喇嘛接受BBC国际台专访时又谈到了四川地震。 他说:“当我从电视新闻里看到四川的情况,我感到震惊。当我知道有那么多的孩子和学生遇难,我感到非常悲伤。”与此同时,达赖喇嘛指出,中国政府处理救灾的手法显示出中国正在改变,中国的领导人正小心谨慎地逐步走向公开和透明。“这是很好的事情,中国媒体报道地震的手法也很不错,让人鼓舞。”令人不能不愤慨的是,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吴黎明不仅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竟在大灾当前,利用民族感情离间达赖喇嘛与汉族灾民和藏族灾民之间的关系,而且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将人家的宽厚拥抱称之为“拥抱攻势”。由此可见,中国官豢记者的素质与水平。而代表中国官方立场的新华网此时此刻刊发如此文章,也太龌龊了。

   
    与之配合的另一篇文章,是5月20日曾发表《衡量人性善恶的标尺》抹黑民运人士王丹、王军涛等的央视网责任编辑再次发出的《标尺即是照妖镜》一文。该文继续妖魔化正在为灾民竭力募捐的同胞,可谓用心险恶,极不道德。网上有文章痛斥此作者称:“你居心险恶地将一场天灾造成的国难给人民带来的悲伤情绪,用你的谣言转化成了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大难之时,竟有人如此打劫,并且打的是政治之劫!而真正的打劫者不是旁人,是你,孙洁!天灾国难当头,人民悲哀无限。你做为一个国家级媒体的新闻工作者不去抚慰受难者,不去安抚人民悲伤的心灵,却在这里用恶毒的谣言去挑拨人民之间的仇恨。”我不知道新华网当此之际在主页同时推出这两篇文章意欲何为?自从西藏发生3.14事件以来,中共喉舌新华网上就充斥诋毁西方政要和媒体的文章。在党严控下的新华社一面倒舆论带动下,国内民众仇藏排外情绪高涨。因此,中国官方新华社新华网在当今中国维护红色意识形态与舆论论战的地位与脚色变得越来越凸现。中央电视台副总编辑孙玉胜曾在工作例会上传达了网络工作会议精神,会议宣布中央扶持的就是新华社新华网等五大网站。新华社也从不忌讳自己是为党利益服务的宣传机构,而在新华社工作的记者也都是经过党组织挑选和“红色记忆”洗脑的。新华社记者写出的文章都必须符合中共官方的立场与观点。每当中国政府官员举行记者招待会的时候,这类记者都会“坚持党性原则”,在提问的时候,祇问哪些当局需要提,喜欢听的问题。有的记者甚至还在官员讲话时情不自禁地拍手。这就充分体现了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在中国,继大搞反右“阳谋”和发动十年浩劫的毛泽东之后,所谓的改革者们,也同样在四项原则下把一切持不同立场和见解的人视为异已份子,加工成政治敌人,而且先后在党内推翻了自己亲手培养的接班人——胡耀邦和赵紫阳。甚至《人民日报》一纸社论,竟能把那么一场席卷全国,要求反腐败、惩官倒的爱国学生运动,加工成“反革命动乱”,以至于酿成举世震惊的六四惨案。在四项原则禁锢下不断加工敌人的同时,也把自己加工成“敌人”的敌人。因为要把别人变成敌人,你同时也就必然成为别人的敌人。而今,中共不少人依然受制于简单、直线、对立的思维方法和以四项原则划分敌友的观念,不断把不苟同官方立场的人假想、加工成敌人。近年来,当局把曾一再表示不愿搞政治,崇尚真、善 、忍的法轮功众多善男信女视为洪水猛兽,大肆镇压,全国批判,最终将其推向了政治化的敌对道路。现在,官方面对达赖喇嘛的频频善意,依然在采取这种思维方式。眼下天灾人祸,大难当头,是中共好好反省自己,停止用意识形态加工政治敌人的时候了。寻求和解才是中华民族的唯一出路。
   
   出 处 :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