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孙丰文集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从胡锦涛随扈动粗说开去

   先看元首手下动粗报导:
   胡锦涛随扈动粗墨记者受伤--2008年7月12日5:8:6(京港台时间)--多维新闻网:
   中国时报/当着卡德隆的面,胡锦涛随扈一样强势驱赶媒体,粗鲁拉扯之间,墨西哥记者高声抗议,甚至造成一名墨国记者嘴唇受伤。
   粗鲁对待境外记者争议频传
   据《法新社》引述目击者的说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十一日在会见墨西哥总统卡德隆后不久,由于中央警卫局的随扈要求随团採访的约廿名墨国记者离开会场,双方出现争吵,结果当着卡德隆的面,胡锦涛的随扈便粗鲁地将墨国记者强行推出会场。
   目击者告诉《法新社》说,在胡锦涛与卡德隆会面后不久,现场的警卫局人员即要求记者离开,但事前并未被告知必须在双方进入正式会谈后才允许采坊。所山人被要求离场的墨西哥记者,当场拒绝,导致双方出现争执,并干扰到两国元首的会面气氛。
   目击者并说:「在卡德隆总统面前,墨国记者开始提高声调」。在被警卫粗鲁推出会场后,一名墨国记者说,他的嘴唇被中方警卫人员打伤了。这样的行为,在外交上是非常失礼的。
   在下就借这件事来作理智的分析、概括与推论:上述事件发生在国际交往场合,元首对元首,最高规格,在胡锦涛的眼皮下,随扈竟敢如此放肆,胡锦涛的品位究竟有多高便可想而知了。可以推想:若这帮东西(包括胡锦涛)靣对老百姓会是啥个德性?那瓮安的火,杨佳的刀,为什么得到举国的响应?失道寡助的真理性也就是人人可按了。从这一事件可推出--1、从三月十四日拉薩事态以来:京火传递、“爱国愤”、汶川地震却以持有国家机密罪捕抓黄琦、瓮安民暴、杨佳杀警……在这一连串事件中,究竟谁是打、砸、抢、烧的真正原凶?
   2、在胡锦涛和墨国总统靣前发生这种事件,你来揣测一下,胡锦涛及其团帮有无一点境界,有无素质?这全是“高衙內”手下那群打手,那是文明社会的人?
   先说三月藏事:新华网三亚4月12日电(记者谭晶晶、王英诚)国家主席胡锦涛12日表示:“西藏事务完全是中国内政。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
   关于中国西藏拉萨等地发生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胡锦涛强调,上述事件并不像某些人宣扬的是什么“和平示威”、“非暴力”行动,而是赤裸裸的暴力犯罪。对于这种严重侵犯人权、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暴力犯罪活动,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坐视不管。”
   胡锦涛能允许随扈们在国际舞台上当着别国元首的靣大打出手,我们还能找出什么来作评判共产党的标准,根据什么来采信共产党的话?那怕全人类一齐上阵,你也找不到这个标准。不只胡锦涛,所有共党大老一开口就是:“这完全是中国内政”,元首见元首,人家能不知靣对的是另一个国家,能不知他正在批评的就是该国的政务?这还用你来提醒?人家是“来访”者,“来访”这个词就什么都有了,来访是会谈的前提,被交换被讨论的就是两国各自的政务。
   人家一开口就先给堵上个“内政”塞子,这种说话法就可以推出其潜在心理是:怕用公理为标准来讨论两国的政务,才须抬出“内政”来抵挡:因“国际”这个概念就是建立在“国与国”这个公理上,只有那些明知自己在公理上理屈词穷,无言以对者才会想到用私理去抗拒公理,用特殊性去拒绝普遍性。凡在国际的场合,“国际”这个概念既是讨论问题的范围,又是所适用原则的出处和标准和根据。既是国际社会的一员,适用国际公理就是你的义务。抬出“内政”就是用内理(私理)来拒绝公理,就是关门上锁不让人家看。这种行为涵蕴的就肯定是对公理的惧怕:它是以知道自己侵犯了公理为其潜意识才能提出内政这个条件,以拒绝在公理条件下的平等对话,在公理平等对话这个条件下,胡锦涛们就得承认自己就是共产狼。因为在公理条件下,世界原则的标准只是人或者人的生命性,共党那些野蛮行为就找不到退路,若依照公理的标准,那么:人的存在上的独立性所支持的意志自由性,就是唯一原则,在这个原则外再也找不到别的。就不能像关起门来我说啥就是啥,谁敢挑剌立刻叫你尝尝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头那样,连共产党放的屁都得是法国香水。在公理靣前,谁都无法由着自己的意愿无穷后退,只有认错。可一抬出这内政呢?概念一偷换也就等于关了门:人家正着来,共党便可邪着来对挡。就可把打老婆、虐孩子都说成家事、私事,不许公理干涉!这胡锦涛就不知在“国际社会”这个概念下,内政也是公共话题--这里,只要谈政就只有一个原则--即人政原则。你是国际社会的一员,你的政(不问内政、外政,私政、公政)就必须是人政,必须符合人政。因为人类以外无政治,只要政治其原则就不能讲内、外,私、公,什么政都得符合人政这个唯一原则。胡锦涛知道自己那“政治”拿不到人政这个公理原则下,他才用私理来抵挡公理--实际也就是不讲理。
   讲理的条件是什么呢?不在所论究问题的范围外寻求支持或强词夺理,陆克文与胡锦涛讨论的问题出发点是人政,人政就是一切政治都得人性化。“国际”这个词已经就是一个理,一个讨论、伦究的出发点。任何到人政以外去寻求支持的努力都是泼妇加流氓,毫无疑问胡锦涛就是泼妇加流氓。因为只有内政才可关起门来硬说那是自家事,是杀是砍不须你来管!
   胡锦涛是一个连什么是自明命题都不知的人,拿些无效判断来唬人,他下边说的话都是解证命题,他却笨到用自明命题来述说,他不以知识匮乏为羞耻,反倒得意自足,真是可怜!清读:“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这些话是人类理性所不允许的:因为人类获得真理的途径不是一条,做为道理其可靠性程度就不是并列平等的。只有直觉知识才是最可靠的,比如:“是黑的就不能白,也不能黄”,“1+1=2”或指着胡锦涛说“这人叫胡锦涛”或胡锦涛决不会怀孕……等等,这些命题都不会错,为什么?因为连对象带反映对象的道理,可以一目了然地同时被感官所感知,其条件必须是靣对靣的,其结论又得是那道理得是直接的和简单的。他上边讲的话却都是复杂观念连接,你能靣对了达赖,但不能靣对“与达赖集团的矛盾”,因“矛盾”不是一个物而是一个理,它本身就是从事实中抽象出来的,“矛盾”是什么或不是什么,只可求解,求证,不能用眼来直观,也不能用耳来直听。所谓知识就是对不同观念相符合、还是相违反或是相共存的知觉。解证知识的真假就是通过对命题的还原,恢复构成它的那些间单观念到可直觉的程度,对之做出肯定或否定。凡没有矛盾的便是真理,凡含矛盾的便是假理。
   我是哲学家,无论谁说的话,写出的文字,打眼一过我几乎马上就能判定所言真不真,对不对,错在何处以及错误的性质。但是,股市上那些什么指数,什么点,什么牛呀、什么熊呀……我就是听也听不懂。这里的秘奧是:不论谁说的话我立马就能分解成构成那话的简单要素,一下子就直觉它们。可股市上那些概念呢,我从未去经营过,没去经验其中任何的一个环节,所以无法将它们分解成简单要素,无法直观,怎么看,怎么听都是一头雾水。前不久曾与一熟人通话,听筒那端传来一个稚气的喊声:“跌破三千点大关啦”。可以肯定人人可以立马复述这八个字,并可模仿出各种表情,但五岁郎无论如何也弄不懂这八个字所构成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他喊了,但说了的话未必明白。只有在股市上经营的人才能深刻地理解--因为他们靣对了、直感那个场靣,经验了它的每个环节与要素的意义。
   以上胡锦涛的话的判断联项是否定概念“不是”,下边一连串“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人权问题都是宾词。宾词是不是主词所必然包含的,这需要证明或还原或推究,可胡大元首不经证明直接就由否定联词“不是”加结了主词,这叫胡说八道加霸道。这与他们镇压反革命、抓特务、打右派、判定五种势力是同一个方式。他只是用意志表达了对藏人对达赖的仇视,却没有作理智的证明。那几组宾词是否真的属于主词的达赖集团,我们是不听你胡二百的单口相声的,我们要看到客观的证明。你不将之一一还原成可直观的简单观念,你胡二百就是那喊跌破三千点的五岁郎。这就是讲理,胡锦涛这辈子可曾这样地讲过理吗?
   今天有了胡锦涛随扈对墨记者动粗的记录,那我就得问问:你在与他国元首会谈中都会如此粗鲁野蛮,在你关起门来对藏胞时还能温顺如羊羔?慈悲如菩薩?我真是不敢采信。这瞎胡淘就不只是个讲不讲理的问题,而是根本不懂理。没被塑造到运用理、享受理的境界水平
   前张伟国先生批评胡政权是工程师治国,不能说这说法不对,但没击重要害:胡集团是一帮没有受内圣训练而只想外王的野人、蛮人,温家宝也是工程出身他在思虑上却有一些内修,只是主不了事。所谓内圣就是因学养造成的人生境界、在处世上所达到的品位、高度。
   胡又说:“拉薩事件并不像某些人宣扬的是什么“和平示威”、“非暴力”行动,而是赤裸裸的暴力犯罪。”可别忘了你胡锦涛也曾扯着嗓子喊“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在你们说“右派分子向党猖狂进攻”的时候,难道还不是与今日一样正襟危坐,气壮如牛吗?共产党什么时候还感觉自己没有理,不讲理过吗?你们既能把那段德昌、柳直旬、刘少奇、贺龙、王实味们,及遇罗克、林昭、张志新、孙维世、王申酉们……当成特务、反革命拿掉脑袋,难道把藏胞打成“分裂分子、赤裸裸的暴力犯罪”还有什么困难?你们还会犹豫?当着外国元首的靣,对着外国媒体你们都敢动武,在关上门,不当外国元首的靣,在只对老百姓的条件下你们还会温柔如春风,脉脉有真情?八十年来你们光是杀就有上千万的同胞,难道这些人是被共产主义天堂“幸福死”的?是被“利为民所谋”“利死”的?或是被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给“和谐死”的?特别是在“胡锦涛随扈动粗墨记者受伤”这个事实在手以后,我们就得请胡锦涛自己出来说说:对墨媒体动粗的人是讲理的,难道被粗鲁伤及嘴唇的人是不讲理的?还有你们官网上说二王与法轮功如何如何,不是说不可骂二王,问题是得不造谣。试问你们官网上的二王的谣,法轮功“天灭中华”的谣能是五种势力去造的?试问是那些拿了屎盆子扣到人家家门上的人不讲理、不可信,还是被屎盆子扣的人不讲理、不可信?你和你的手下是那么讲理,那么的温良恭俭让,可就是说发火就发火,说动粗就动粗,你叫不能靣对国内事态的人怎么才敢信你,尊重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