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孙丰文集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只要人就古今中外一个理:社会的盎然生机,国泰民安,总是政权合法,政治开明,当政者敦厚、卓越的结果--己正则民不敢不正。而纲纪废弛,秩序崩溃、吏治腐败、民怨沸腾,就总是社会价值悖于天理、政治黑暗、政权非法、领导者鲜廉寡耻、无德无才、贪婪昏庸的结果。
   
   瓮安事件若真像贵州省府所说“别有用心、不法分子”的捣乱。我就得提醒石宗源:这些人不是一下生就会捣乱,得由另一种力量先把他们造就为“捣乱分子”,他们才能在具体事件中充当捣乱分子。“捣乱分子”才能使“小事一件”的瓮安事件演变为大规模骚乱。须知这瓮安骚乱是发生在中国境内的现实事件,若捣乱分子不是造物的馈赠,还能是“国际反华势力”在火星上制造之后空降到中国?如果不是,那“捣乱分子”就是正宗国货,是国货就产自共产主义伟大理念这条生产线。须知共产党那斯统治中国已六十年,连“别有用心者”的爸妈都是共产儿女,更何况他们!科学早就告诉我们:构成人心的材料不论巨细全来自人所存依的环境。这些人是依附在什么环境上才成长为捣乱分子的?其实就依附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最革命的环境上。所以,无论多黑多恶的势力,都只能是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硕果。别忘了,中国只有一条精神生产线--共产党是中国意识的唯一控制力量。

   
   因而理智的分析会让我们发现:黑恶势力所折射出来的那些品质,就没有一条是共产党党性里所找不到的。所以不怎么伟大的孙丰说--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才是黑恶势力之母!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是黑恶势力的泉源和范型!
   胡锦涛呢,仅是中国社会失序、动荡的深层原因(之一)!
   石宗源只是贵州社会失序、动荡,操作方面的主要因素!
   
   公理说--何种品质的社会必作用出何种品质的社会势力;
   这一公理的反证是--社会势力折射出的品质就是该社会的政权的品质。
   
   人是大自然的产物,人的精神却是文化的结果;而人的活动又返馈回文化,化作为文化的要素。因而,文化又是人类活动成果。精神的人与文化就处在这样一种鸡生蛋、蛋孵鸡的无止境的循环中。因而--
   
   在逆天理而行的伦理观和非法政权条件下,产生不出“老我老以及人之老,幼我幼以及人之幼”的秩序。石宗源说的“别有用心、黑恶势力、不法分子”都是现实中的事实。可科学证明初来世界的人都是纯而又纯的白纸(休漠、巴甫洛夫和皮亚杰),色调是后天染就。我们于上已说:连别有用心者们的爸妈都是共产儿女,这些来世时还纯而又纯的白纸,得以什么为条件,才能成就为专使捣乱的混混呢?他们不是落在月球、火星,也不是落在腐朽糜烂的西方世界,而是落在中国,那就可以肯定正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成功,人民民主专政的强大威力,和无比美好、远大的共产主义怀抱,才染就了他们别有用心、煽动,打、砸、抢、烧、杀的品质。
   
   石宗源兄弟,你承不承认“别有用心、煽动,打、砸、抢、烧、杀”者也是你的子民?承认了这一条就得跟着承认:他们是经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加工,经了共产党的英明锻造才终于成就了那些品德的,那么,这些品德的质料若不在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的党性里找又到哪找去?
   
   其实,无论叫共产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本质上就是一种特定的文化。它做为社会的制度,无非是将这种文化做成出发点,然后加给社会,命令人人受它规范,实际上也就是为伦理设了一个出发点。马克思及其所有门徒的共同错误就在这里:
   
   伦理的出发点是可以由人工建造的吗?人若能建就不叫伦理出发点了--
   人得有了伦理能力而后才能去伦理,这就遇上了一个问题: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伦理的。因此,什么东西生成出理性机能,什么东西才能伦理,从而什么东西就是伦理的出发之点。
   只有人这一个物种能伦理,而且是在出生后与环境长期互作用下才形成出这个机能,并且又得在理性机能成熟到能“伦理”的水平才能去“伦理”。因此,只有理性能力是按个人意愿形成的条件下,伦理的出发点才可以由人工造就,可理性若能按照意志去形成的话,那就已经是理性,这当然不可能。理性是长是短,是方是圆?这不是感官所能面对的,这便证明理性不能独立自存--理性得依附在人的肉身之上,因而它也就是生命的机能。弄清了这一点,对下述结论也就足够了:
   
   理性形成在什么上--什么就是它的根,就是它的出发点,就是伦理的根据。因而伦理的出发点或根据就是人的生命本身。
   
   不怎么伟大的孙丰又补充说:西邪马克思臆造的共产主义也就是人为地设立了一个伦理出发点,可他就没想想,老天爷不由分说的授给我们的那个出发点怎么办?它既是不由分说地授予的,也不是意志所能驱除的,这样以来,两个伦理出发点就非势必苦大仇深地“阶级斗争”下去不可。
   
   因而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人性自然性的企图取代才是产生“别有用心者、煽动者,打、砸、抢、烧、杀者”的真正原因,也是石宗源所说的下述社会状况的原因--“但从这起事件来看,从一起单纯的民事案件酿成一起严重的打、砸、抢、烧群体性事件,其中必有深层次的因素。一些社会矛盾长期积累,多种纠纷相互交织,一些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一些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矿群纠纷、移民纠纷、拆迁纠纷突出,干群关系紧张,治安环境不够好。一些地方、一些部门在思想意识上,干部作风上,工作方式方法上,还存在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群众对我们的工作还不满意。”
   
   这里,原因上的“浅层次还是深层次”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不管多深,总得有个边有个底吧?只说“深层(次)”,这个概念会造成无穷类推或无穷后退,结果就究不到一个真正原因。(还有这个“次”字,你用错了:其实它前边不能加层,层揭示阶段,次揭示重复,风马牛不相及,怎么可以合成为一个概念呢?)应追的是造成深层原因的那个原因。请想想:
   
   当官不作为、纠纷不处理、欺上又满下、贪污又自盗、扯淡又腐化……等等官场丑态也不是天生的,就连陈希同、王宝森、成克杰、胡长青、陈良宇……把共党都说上吧,在来世时也是纯而又纯的白纸,他们的行为所折射出来的色调也还是他们身处其中的那个环境所染就。石宗源兄弟,听我说吧:你指的“瓮安黑恶势力”和你处理的“瓮安那四个官员”是同一个力量或原因所造成,只是命运使然,他们处在这同一原因所造就的社会的两端--那两个县官和那两个衙役当上了官,不愁吃喝,且又近水楼台,他们的问题是,身处的位置,有种能量,他们便借能量去得月,得起来就刹不住车了。如果命运如晚娘,他们只是乡下的一介农夫,县城里的一条闲汉呢?说不定就是你说的黑恶势力的首领。要不是运气,陈良宇不过就是上海滩的一个瘪三吧。其实你决不手软要打击的黑势力和贵党党官是一个本质,不同的只是身份:黑势力是民间的,腐败的是官方的罢了。
   
   慈悲为怀的你党的前同志鲍老先生把你说的那么好,他实是希望世道能转变。我可不像他,叫我说:你的话就没有一句是对的,你自己看看:“切实加强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切实改进党员干部队伍的思想作风和工作作风,真正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进程中,发挥好党的基层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要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忠诚实践者,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不是空喊口号,要落实到行动上,要以人为本,要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要正确处理好维护社会稳定和加快经济发展的关系。要继续提高领导水平和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既要做好当前的维稳工作,又要做好“6-28”事件的善后工作。要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对旁观协同者,以批评教育为主,对组织、策划和施暴者,要重拳出击,绝不能手软,努力建设一个平安的瓮安、平安的黔南州、平安的贵州。”----100%的骗人!
   
   在严格的逻辑推究下,我们得到的断案正是:共产主义制度才是中国所以危机的真正原因,共产党就是黑势力,只是它霸着政权,可以贼喊抓贼,可以放火而抓点灯的百姓。难道你讲深层原因的心理,不与我一样也认定全是共产党作的孽吗!只是你心理上虽自觉到全是共产党的罪,却没觉解为什么共产党非是罪恶的不可。这是因为你意为共产党真是一个党,其实它只是一个集团却不是党。党必须以党为类,必须是对着别的党,不是对着自然人才叫党的。党必须是分子不得是分母,可共产党却是分母。
   
   它不是党却觉着自己是党,在实践上就必是罪恶累累。党在本质上是帮,是党就不能公,立党只能为帮为派,怎么能为公呢?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那里堡垒作用,还先锋队作用。可笑!我们人民要公平,要正义,要良心;要他娘堡垒,先锋队干鸟用?只要是堡垒、先锋队就一准是坏蛋。你明明知道自己在撒谎,却还得拚命往下撒,何哉?因你们标榜先锋队,这一标榜就构成一种机制,这机制压着你非往下谎不可!所以你明明知道自己讲的活要冤枉好人,可还是讲。你看看瓮安多少人在骂你吧!
   
   我大体上接受有关女孩死亡的说法。但不接受黑恶势力的裁断。我告诉你石宗源,这叫起义,你懂吗?即是有污点的人参加了起义也还是起义。起义无罪!
   我们已看到共产党除了北京,对地方已经快无力量了,它伤天又害理,怎么能不把人民都逼到大泽乡呢?!比瓮安规模更大的起义很快会连成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