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帮误国
[主页]->[现实中国]->[青帮误国]->[杨佳案传言终于被澄清]
青帮误国
·李长春指出的“三个否定”逆流,背后是胡锦涛黑手
·胡锦涛才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中国下届国家主席一定比现在的好!
·《颍州的孩子》被禁演拆穿了胡锦涛的假面具
·胡锦涛扩权后只会变本加厉贪污腐败
·国家预防腐败局敢查胡锦涛儿子胡海峰的腐败吗?
·对下一届国家主席的期望
·胡锦涛父亲胡静之贪污的是工资股息之外的钱
·2006年,胡锦涛家族捞足了
·评酷刑酷吏酷政
·前进还是后退?
·胡锦涛整人学四人帮,对亲属要求就不学了。
·若胡锦涛违反常委连续任职不超三届宪政惯例,有脸要人民遵纪守法?
·胡锦涛蓄意给下一届总书记添乱捣蛋
·意识形态学北朝鲜金正日,媒体自由度大幅倒退
·胡锦涛上网干什么?
·胡锦涛仅仅欢迎外媒揭发青帮以外干部,谣言也欢迎
·胡锦涛心中的大美人刘延东没当成封疆大吏,揭示胡野心已被识破?
·分清正常投资和恶意挪用的区别,不许胡锦涛随意诬陷好人
·胡锦涛心中的大美人刘延东又在以唾沫星子杀人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连续任职三届为限的起源和发展
·和谐社会的楷模----胡锦涛胡海峰父子
·大连警察杀人和钢水浇人被限制报道,怕影响李克强升官
·年龄歧视是违背世界潮流和各现代民主国家的人权法的
·当代海瑞陳良宇
·广西计生骚乱暴露胡锦涛和谐的暴戾实质
·胡锦涛为什么不愿意说自己是江苏泰州人?
·第一腐败和谐家庭胡锦涛父子
·胡锦涛和谐暴政苛政猛于虎
·郑没求胡锦涛二奶,才被判死?
·若郑求胡锦涛二奶,可被免死?
·我赞成胡扒皮胡锦涛辞职谢罪
·杀郑筱萸 胡锦涛捍卫潜规则
·陈良宇不贪,反而被栽赃贪
·《中国孩子》与胡锦涛病态和谐
·民怨冲向胡锦涛为首青帮弟兄
·请胡锦涛给泣血父亲发慰问信
·胡锦涛应躲进10厘米厚钢板箱子
·山西的黑幕为什么不容易揭开?
·青帮胡锦涛不发话,谁敢承担责任?
·畫像被焚,胡錦濤邪恶被看穿
·胡锦涛为何刻意回避小煤窑?
·驳胡锦涛对陈良宇的诬陷
·胡锦涛为当国家主席隐瞒Sars
·胡锦涛火中取栗 趁火打劫夺权
·胡锦涛无权自命核心
·中国人民不欠胡锦涛的任何东西!
·新四大家族,领军是胡温
·两高法律意见应有生效日宽限期
·胡锦涛确实在钳制言论,搞倒退
·隐瞒Sars是因胡锦涛要当主席
·处理陈希同有利形象不利反腐
·中国贪官多,最贪的贪官是胡温
·边腐败边提升的典型是胡锦涛
·常委连任三届为限胡锦涛应下
·陈良宇确实冤 比胡温清廉多了
·民怨四起,胡锦涛应承担责任
·常委连任三届为限胡锦涛该下
·北京二降六月雪,陈良宇冤!
·胡锦涛是通货膨胀的罪魁祸首
·胡锦涛速判段义和包藏祸心
·胡锦涛吃错药,无法降低房价
·中国最贪的贪官是胡温
·郎愤青拍马胡锦涛仍无法脱责
·胡锦涛涨声响百姓一块变五毛
·常委连任最多三届,胡锦涛该下
·抗暴联盟反胡锦涛连任常委书
·德国总理和胡锦涛的强烈反差
·为什么胡锦涛当不成默克尔?
·山西运城弊案连着胡办
·十七大胡锦涛有什么新东西?
·胡锦涛家族贪污的起源和发展
·谈胡锦涛不会英文 没人说话
·振聋发聩的体制内民主呼声
·为文革翻案,还真是来势汹汹!
·胡锦涛会成为屠夫吗?
·胡锦涛籍贯造假,欺骗世人
·常委连任三届为限是惯例不是巧合
·胡锦涛造假籍贯,想隐瞒什么?
·温家宝家族赚的几十亿zt
·胡锦涛什么时候向藏民下跪?
·胡锦涛应向藏民下跪
·胡锦涛要当主席下令隐瞒萨斯
·尊重惯例胡锦涛不应再进常委
·第一和谐腐败家庭胡锦涛父子
·中国贪官多,最贪是胡温
·十七大胡锦涛有什么新东西?
·默克尔和胡锦涛的强烈反差
·胡锦涛确实是通货膨胀的祸首
·胡锦涛的籍贯为什么要造假?
·胡锦涛应向藏民汕尾村民下跪
·胡锦涛家族贪污的起源与发展
·胡锦涛会成为法西斯屠夫吗?
·常委连任三届为限是中共惯例
·胡锦涛隐瞒萨斯是为了当主席
·老胡强奸民意,强奸党章
·中国贪官多,最贪是胡温
·李克强--他是人民大灾星
·魏京生和网友谈胡温腐败之家
·尊重惯例,常委连任三届为限
·胡锦涛涨声响百姓一块变五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佳案传言终于被澄清

转贴
   原作者:zhenzh 于 北京时间 07/10/2008 (93 reads) [累积3000分 给zhenzh发悄悄话]
   主题:谣言终于不堪一击

   --------评:郏啸寅说:“消息是我自己胡编的”(杨佳案)
   [新闻评论] 闹得沸沸扬扬的所谓“杨佳被警察打伤生殖器,造成终生残疾,丧失生育能力”的谎言,现在终于水落石出。
   原来是22岁的郏啸寅“我自己胡编的” 。”郏啸寅甚至说:“我很本不认识杨佳。”“
   当网上那么多人以为这是真的时,却被郏啸寅自己承认是“我自己胡编的。”
   胡编的动机竟然是“想借这个话题出出风头,就在论坛上发了这个消息。网上越是离奇,越是有挑逗性,帖子点击率就越高,所以,我想到了生殖器。我最先是在聚友网的论坛上发帖的。”
   毫无法制观念,把这么大的事,这么大的谣言,当作提高点击率的工具!
   记者通过与郏啸寅的交谈,发现他心情有些压抑,他想在现实中展现自己,却因性格关系少有朋友,缺乏认同。
   记者发现的这个问题好像不是郏啸寅一个人的问题。现在独生子女家庭,缺少兄弟姐妹交流的80后,好多都有这个问题。 郏啸寅因为闯了这么大的祸,才被人们发现这个问题。否则,人们(包括他的父母)都根本不会意识到他的这个问题。
   同时杨佳案也搞清了当时怎样对话的,原因是杨佳和设卡检查的执勤民警对话的原始录音带被找到。原来对话是这样开始的:
   在一段嘈杂的喇叭声后,开始了民警与杨佳的对话:
   民警:小伙子,请你停车接受检查!
   杨佳:马路上这么多人,为什么你单单挑我?
   民警:我们一个个来,请你下车接受警方的调查,出示你的自行车凭证。
   杨佳:这车我租的。
   民警:请拿租车凭证交给我,你拿着纸这么远,我能看得见吗?
   杨佳:你看不见执什么法啊?
   民警:请你把车子靠靠边!
   杨佳:你这个执法为什么查我?
   民警:那你有没有义务告诉你叫什么名字?
   杨佳:你有什么理由耽误我的时间?
   民警:大家相互尊重点吧!
   杨佳:你不要说什么叫尊重!尊重什么?
   民警:在法律的前提下,请你配合检查!
   杨佳:法律有哪一条规定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民警:那你有没有义务告诉我你是什么地方人啊?
   杨佳:没有。
   民警:你有没有义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杨佳:你没有理由占用我的时间。你有什么理由在这占用我的时间?这是法律规定的吗?你把法律拿过来,你会背!你就这样子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有什么理由?
   民警:这叫相互尊重。
   杨佳:你不要说这个。你别说什么相互尊重,什么叫相互尊重,尊重什么?
   民警:在法律的前提下……
   杨佳:法律?什么叫法律?你还敢跟我说法律,法律哪一条规定你临检无缘无故要这样地抢我的证件。你怎么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民警:你不要吵。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你认为我有什么不对的可以……
   杨佳:你当然有不对,你看那,1342,你给我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查看我的证件,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为什么都不拦,就拦住我一个。你也没有理由……
   整个录音长达6小时,包括了从最初在街上的对话,到后来进派出所做笔录,联系租车公司确认,一直到最后确认自行车是租车公司租来的,放了杨佳。
   因为从2007年10月5日晚上大约八点半,到凌晨2点多搞清杨佳自行车来历放走杨佳,共6小时。而录音带也是6小时。而且进派出所后还有录像带。这些原始录音和原始录像作证,将澄清很多不实的谣言。
   郏啸寅说:“消息是我自己胡编的”(杨佳案)原文:
   郏啸寅说:“消息是我自己胡编的”(杨佳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9日 来稿)
    闹得沸沸扬扬的所谓“杨佳被警察打伤生殖器,造成终生残疾,丧失生育能力”的谎言,现在终于水落石出。化名“大胆刁民”炮制这个谣言并被大量媒体转载的始作俑者郏啸寅到案后在看守所里后悔地承认:“‘民警打伤杨佳生殖器’的消息,是我自己胡编的。”“我很本不认识杨佳。”“袭警案引起很多人关注,我想借这个话题出出风头,就在论坛上发了这个消息。网上越是离奇,越是有挑逗性,帖子点击率就越高,所以,我想到了生殖器。我最先是在聚友网的论坛上发帖的,起初表示怀疑的网民挺多的,但后来帖子点击量越来越高,我也越来越害怕。”
   
    至此,谣言的来源搞清了。
   
    但是由于中国有太多的官员包括警察长期以来欺压百姓,鱼肉人民,贪污腐败,横行乡里,冤狱遍于寰中。老百姓眼里,中国大小官员包括警察的负面印象太深了,以至于对杨佳刺警案中,明明设卡警察和后来对杨佳做笔录,核实自行车是否租赁来的警察也好,并不存在“打伤生殖器,造成终生残疾,丧失生育能力。”但是人们还是可能问,“为什么警方不敢做医疗鉴定,看看有没有打伤,有没有丧失生育能力?”
   
    所幸当初为了人民安全,一丝不苟认真执法检查无牌自行车的民警,当初检查时带了录音笔,和杨佳的对话全程录了下来。开始时这样的:
   
    在一段嘈杂的喇叭声后,开始了民警与杨佳的对话:
   
   
    民警:小伙子,请你停车接受检查!
   
    杨佳:马路上这么多人,为什么你单单挑我?
   
    民警:我们一个个来,请你下车接受警方的调查,出示你的自行车凭证。
   
    杨佳:这车我租的。
   
    民警:请拿租车凭证交给我,你拿着纸这么远,我能看得见吗?
   
    杨佳:你看不见执什么法啊?
   
    民警:请你把车子靠靠边!
   
    杨佳:你这个执法为什么查我?
   
    民警:那你有没有义务告诉你叫什么名字?
   
    杨佳:你有什么理由耽误我的时间?
   
    民警:大家相互尊重点吧!
   
    杨佳:你不要说什么叫尊重!尊重什么?
   
    民警:在法律的前提下,请你配合检查!
   
    杨佳:法律有哪一条规定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民警:那你有没有义务告诉我你是什么地方人啊?
   
    杨佳:没有。
   
    民警:你有没有义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杨佳:你没有理由占用我的时间。你有什么理由在这占用我的时间?这是法律规定的吗?你把法律拿过来,你会背!你就这样子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有什么理由?
   
    民警:这叫相互尊重。
   
    杨佳:你不要说这个。你别说什么相互尊重,什么叫相互尊重,尊重什么?
   
    民警:在法律的前提下……
   
    杨佳:法律?什么叫法律?你还敢跟我说法律,法律哪一条规定你临检无缘无故要这样地抢我的证件。你怎么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民警:你不要吵。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你认为我有什么不对的可以……
   
    杨佳:你当然有不对,你看那,1342,你给我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查看我的证件,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为什么都不拦,就拦住我一个。你也没有理由……
   
   
    整个录音长达6小时,包括了从最初的对话,到后来做笔录,联系租车公司,一直到最后确认自行车是租车公司租来的,放了杨佳。那些借着郏啸寅的谣言,发动谣言攻势的人,在录音带(甚至还有录像带)面前,将无计可施。
   
    这个案子的跌宕起伏,说明了中国既有穷凶极恶的坏官,包括坏警察,也有为了人民安全,一丝不苟认真执法检查的好官好警察。
   
    附录一篇记者采访谣言始作俑者郏啸寅的采访记:
   
   
   
   
    新闻晚报记者 陆慧 报道
   
      郏啸寅和杨佳是否认识?发布造谣帖子是否别有用心?日前,上海警方对外公布了闸北袭警案的详细案情,并澄清了近来网上流传的“杨佳曾遭民警殴打,导致丧失生育能力”的谣言。一时间,编造谣言的网民“大胆刁民”(22岁苏州人郏啸寅,目前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昨天下午,记者前往看守所,采访了犯罪嫌疑人郏啸寅。
   
      “消息是我自己胡编的”
   
      22岁的郏啸寅是苏州人,戴着一副眼镜,长相颇为斯文。昨天下午,记者在看守所看到了这位曾以“大胆刁民”为网名,在网上造谣的始作俑者,说起自己的荒唐行为,郏啸寅很后悔。
   
      “‘民警打伤杨佳生殖器’的消息,是我自己胡编的。”郏啸寅说,“闸北袭警案引起很多人关注,我想借这个话题出出风头,就在论坛上发了这个消息。网上越是离奇,越是有挑逗性,帖子点击率就越高,所以,我想到了生殖器。我最先是在聚友网的论坛上发帖的,起初表示怀疑的网民挺多的,但后来帖子点击量越来越高,我也越来越害怕。”
   
      郏啸寅的谣言一经发出,便在网上引来关注,甚至有人说“大胆刁民”认识杨佳。对此郏啸寅很肯定地说:“我根本不认识杨佳!估计提这种看法的人,也是想引人注意,才在网上造谣的。我不太懂法律,以为上网随便说说不用负责的,没想到却把自己害了,真是作茧自缚啊!”
   
      “喜欢在网上被关注”
   
      说起自己的经历,郏啸寅自称在聚友网论坛中“小有名气”。去年从一家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曾在一家银行做保安,不久就被辞退了,此后一直没能找到工作。失业后,郏啸寅更沉迷网络。“上午我一般在家睡觉,下午去图书馆免费上网,晚上回家打游戏。”据郏啸寅交代,因为没有收入,平时开销比较节省,从来不打网络游戏,只在家打打CS等单机暴力游戏。
   
      “我基本上没什么朋友。”郏啸寅没谈恋爱,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网上。“我喜欢在网上被人关注、赞美、吹捧,我在论坛里认识不少网友,大家从来没见过面,每次看到自己的帖子有人跟帖,就会有一种成就感。”
   
      “我是被宠坏的。现在觉得挺对不起父母的,后悔得不得了!”郏啸寅用这句话结束谈话。据悉,郏啸寅的父亲今年61岁,母亲56岁,他是在父亲39岁那年出生的。
   
      【记者手记】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与郏啸寅的谈话时间并不多,在短暂交流中,记者感觉这个小伙子心情有些压抑,他想在现实中展现自己,却因性格关系少有朋友,缺乏认同。自己失业后,内心有股说不出来的失落,便一头扎进网络。为了能迎合网友的关注,他便想到了离奇、挑逗,继而编造出既暴力又色情的谣言。
   
      如果郏啸寅在头脑发热时,能冷静下来想想后果;如果他失业无所事事时,能有人在旁引导,也许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如今,在看守所里郏啸寅后悔万分,不过,面对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_(博讯记者:远望) [博讯来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