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刘晓波文选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以你的炸裂……--给霞
·远方--给霞
·给妻子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茨维塔耶娃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刘霞致玛莎--给我的妻子
·插进世界的一把刀--给我的小霞
·消逝的目光--给小眼睛
·回忆--给我们共同的岁月
·一捧沙子--给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
   ——鲁迅
   “以万物为刍狗”的天灾,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祸,特别是“视孩子如草芥”的人祸,犹不可赦。川震中七千多所中小学校舍的倒塌,上万孩子葬身于豆腐渣工程。孩子之死的震撼,绝不亚于大地震的摧毁。于是,校舍豆腐渣变成海内外瞩目的大问题,问责之声来自四面八方,其中,死亡孩子的家长们的含泪责问尤其痛切:要让那些幼小的亡灵得到安慰,就必须让自己的孩子死得明白,让那些黑心承包商和腐败官员受到惩罚,让校舍质量纳入法治的轨道,以确保此类悲剧不再重演。由于当地官权对家长们的问责采取敷衍甚至压制的态度,家长们开始以集体请愿的方式表达诉求。
   在稳定压倒一切的独裁中国,由于官权与民权的严重失衡,由于没有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民众的权益诉求得不到体制化表达,更得不到体制化的舆论救济和司法救济,走投无路之下,权益受损的民众只能诉诸于体制外抗争,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大都是这种体制外抗争。
   基于保住乌纱帽的利益驱动,地方官权向来害怕群体性事件,总要采取各种手段进行弹压,先用劝说和收买的软办法,不起作用后就用分化和镇压的硬手段,甚至动用黑社会力量来“平事”。对于川震中死了孩子的父母们的请愿,当地官权企图通过软硬两手加以阻止。在动用警察的硬手段的同时,也要用悲情劝阻的软方法。先有绵竹市委书记四次当街跪求请愿家长,后有文人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家长”。虽然,官员之跪和文人之劝,皆是企图以悲情之态阻止家长们的请愿,但两相比较,官员的下跪,不管真假,起码做到了表面的谦卑——以屈尊之态来打动请愿者。而文人的劝告却拿大道理压人,冠冕堂皇的泪光中闪动的却是冷血。与其说是悲情的劝说,不如说是居高临下的指责;与其说是体恤灾民的动容,不如说是文化戏子的“鳄鱼泪”,其底色不过是奴才式的聪明。
   从古至今,中国御用文人的无耻是没底的,在争宠竞争中,比的就是谁的脸皮更厚。而当下中国,据说是躬逢盛世,所有的丧事都会自动变为喜事,所有的灾难都有益于“兴邦”,御用文人又怎能不在盛世中前赴后继地献媚,怎能放过丧事变喜事、多难兴邦的大好时机,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一场比媚竞赛。就在网民痛斥余秋雨无耻之时,又出来个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他的心胸比“三个代表”更宏大,居然要代表死于地震的亡灵立言,写出《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这首除去标点还不到80个字的词,完全继承了由“汉大赋”开创的阿谀文风,满篇都是“主席”、“总理”、“党国”、“民族”、“十三亿”、“军叔”“警姑”、“奥运”。面对如此壮观的救灾场面,埋在废墟中的亡灵怎能不“纵做鬼,也幸福”!又怎能不梦想在地下“看奥运,同欢呼”!
   把灾难讴歌成庆典是独裁中国的救灾传统,王副主席的词可视为这一传统的当代典型,其脸皮之厚和无耻之勇,确实超越余秋雨的“鳄鱼泪”。然而,奴才也有智愚之分,献媚也有高下之别。愚蠢的奴才大都五音不全,常常让颂歌跑调;聪明的奴才则嗓音纯正,唱得高雅委婉。听王余二奴才的颂歌,便知王愚而余智,其献媚技巧之高下,毒化社会的效果之大小,天壤也。
   王副主席有胆无谋,一颗红心,只顾献媚,却全然不顾社会效果,其喜庆式媚笑过于赤裸,结果弄巧成拙,只能招致清一色的反感。而余秋雨智勇双全,既摸透了圣上的心态,也充分考虑社会效应,其悲情式含泪媚态,犹抱琵琶半遮面,委婉含蓄的“鳄鱼泪”,化毒汁于无形,还真能赢得一部人的支持。
   也许,二奴才之别,源于王副主席的稚嫩和余秋雨的老道。王毕竟是第一次现身于重大公共事件,也就只能靠赤条条的肥胖来扬名。而余已经在“文化媚旅”中跋涉数年,历练出一副好奴才的娇俏身段,每次登台作秀,都能赢得王公贵族的掌声。
   余秋雨劝告之恶毒,就在于他用眼泪来输出最恶劣的观念——几千年未变的国家主义逻辑。在中国,这种国家主义逻辑,古代是“为圣上分忧”家天下逻辑,当代是“为党国分忧”党天下逻辑:制造敌人、党国至上,权力冷血,奴才谢恩。
   首先,党国逻辑就是制造敌人的逻辑。尽管,如今的中国早已加入到全球化进程之中,已经是世界眼中的“崛起大国”了,但余秋雨的警惕性很高,透过纷纭复杂的国际关系,还是看出了“我们的敌人遍天下”,特别是在党国“空前团结”、“众志成城”、“全力以赴”、“奉献大爱”的全民救灾中,境内外的敌对势力更要“鸡蛋里挑骨头”。于是,余秋雨向请愿的家长们发出警示:“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借助豆腐渣工程来进行反华宣传了;“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等着党国出错。为了加强他对“反华媒体”、“历来不怀好意的人”的指控,他还归纳出四点诬陷性的说法:“1、是天灾,更是人祸;2、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3、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4、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余秋雨不愧经过文革御用写作班子“石一歌”洗礼的写手,他对于党国利益之所在,甚至比中共新闻发言人还敏感、还有责任心,也更熟悉用大帽子压人的套路。他先用请愿家长的情绪激烈和警察的态度温和的对比,来凸显家长们的不讲理和党国警察的讲理。次用正在为反华势力提供炮弹来恫吓请愿的家长们。在中国,谁都知道,被反华势力利用的人,绝没有好下场。即便不进班房,也要遭受其他惩罚,党国卫道士更要强加道德污名。余秋雨的“含泪劝告”,已经给请愿家长们扣上了“被境外反华势力利用”的大帽子了。
   我不知道余秋雨心目中的“反华媒体”是哪家,也不知道余秋雨眼中的“历来不怀好意的人”都是哪些人。但余秋雨的这类虚拟指控,非常符合虚构敌人的党国逻辑。余秋雨的指控对今日党国的价值在于,在官权统治效力大幅度下降而民间权利意识大规模觉醒的国情下,党国官员也未必敢于公开发出这样的恐吓,而余秋雨不但想党国之所想,更敢言党国之未敢言。君不见,绵竹市委书记在劝阻请愿家长时,宁可四次当街跪求,也没有给家长们扣上 “被境外反华势力利用”的大帽子,但余秋雨却拿着大帽子招摇过市,真可谓党国的“好奴才”。正如鲁迅所言:“哈儿狗往往比它的主人更严厉。”
   其次,党国逻辑是“恩人政治”。在中国,天灾后的救灾也好,人祸后的平反也罢,都是“皇恩浩荡”、“感恩戴德”和“歌功颂德”的大合唱。
   不错,胡温政权在救灾中的表现比SARS危机、大雪灾时要好,特别是温家宝的快速反应和奔走各重灾点,固然留下令人感动的时刻,也得到了外国媒体的普遍赞扬,但那不过是胡温的职责所在,并不能成为民众匍匐谢恩的资本,更不能成为党国大员高居救世主地位的理由。
   的确,大陆媒体在此次大灾难的表现远胜过以前,但本质上仍然是党国“喉舌”,只看看官方主要媒体的救灾报道,仍然是令人作呕的歌功颂德。党国大员前往灾区几天,主要新闻时段的头条就都是他们的面孔;军队在重灾区的救灾行动,在媒体上都要变成闪亮的“军功章”。“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子弟兵”的声音充斥媒体,而灾民的问责之声和家长们的请愿却被遮蔽。遭遇大天灾之中国仍然重复着制度性人祸。
   在此背景下,余秋雨的劝告中所浸满的,与其说是悯民之泪,不如说是愚民之尿。他先拿十三亿和国家说事,胡说什么“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次拿佛教说事,瞎瓣什么“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我不知道十三亿人是否都对“丧子之痛”感同身受,也不知道死人变菩萨的玄妙佛理,但我知道,大地震的最大受害者是那些家破人亡的灾民,当最为紧急的救人阶段过去之后,在接下来的救灾中,最为重要的工作就是帮助灾民重建家园和抚慰死难者家属的心灵。而对于自己的孩子死于豆腐渣工程的家长们来说,最大的抚慰不是经济补偿,而是彻底查清这类人祸的原因,依法严肃惩办主要责任人。
   然而,中国特色的救灾必定是党国至上,党国总理喊出“多难兴邦”口号,已经巧妙地把受灾的主体由灾民转化为“邦国”,把民众受难和举国救灾转变为“兴邦”。由此,灾民变成凸显党国恩德的道具,救灾变成实现党国兴盛的工具,余秋雨的劝告正是这种逻辑的产物。在余秋雨的劝告中,读不出任何“感同身受”,只能读出敦促家长们快快“谢主龙恩”:那些死于豆腐渣工程的孩子,即便死得再冤枉,家长即便再痛心,现在也该知足了。因为胡温政权为大地震的死难者举行了“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享受到如此“最最最”的礼遇,你们只有感恩戴德的义务而没有追究罪责的权利。
   何况,躬逢能够“坐稳了奴才地位”的盛世,如果享受了“最最最”的礼遇还不知足,还要请愿追究,那就不配做党国的奴才,也就不值得党国的体恤,结果恐怕是连现在的奴才地位都坐不稳了。
   第三,党国逻辑是推卸责任。每有天灾人祸,面对民间的问责之声,党国体制的应对大致采取两种策略,一是软功夫,尽量寻找借口推卸责任;实在推卸不掉的,先用经济补偿封口,再找两个低级官员做替罪羊,而涉及党国体制的实质性问责必将不了了之。二是硬功夫,对于那些不依不饶的执着问责,党国必然动用专政机器进行压制,一面封锁相关信息,一面对不服从者实施暴力封口。
   余秋雨是文人,当然不可能派警察压制请愿家长。他最擅长的是软刀子杀人,用貌似合理的说辞帮助党国卸责。他先用“过程论”来安抚请愿家长,劝他们别着急,慢慢来,等救灾大业取得决定性胜利后再追究责任也不晚。他说:“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
   次用“大天灾”不可免和国际专家的说辞来为党国卸责:“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有了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