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一、双反活动建设文明中华,弘扬中华文明,必须开展“双反”活动。“双反”者,一反专制主义,二反神本主义也。

   东海之儒的努力,旨在以仁本主义纠正神本主义、涵盖人本主义,以仁本主义中的外王与内圣学说,分别在政治上汲纳民主制度和道德上充实自由思想,以仁本之新生命观,为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而专制、神本两大主义,正是仁本主义的两大敌人和文明升级的两大障碍。建设文明中华,必须对这两大主义有一个正确认识并进行深度的批判。如果说反专制主义是为民请命的话,反神本主义就是为民造命-----把民众的命运从“神”的控制下解放出来,把人人皆具的良知从陈旧的神本生命观的遮蔽中释放出来!

   二、一大误会首先要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认为神本主义(上帝信仰者或其它鬼神信仰者)有助于反对专制主义的斗争,神本主义是自由主义的同盟军。

   实乃大謬不然。

   仁本主义以人为本,以人的生命为本,主张在日用行常中实现仁道,故仁本主义者生命的意义在于当下、在于人类社会。同时仁本主义以仁为生命之本。仁是天人合一、彼岸与此岸相通的。仁本主义者以“当下”包涵未来、以此岸兼容彼岸,故既富有宗教精神,又充满现实精神,仁爱之心扎根于自心本性之中,根固源深,有序而无限。

   神本主义正好相反,超越与内在、神与人打成两橛并以超越的神为本。它让人生的目的指向各种神灵,把生命的意义都安置在虚无飘渺、意识所造的彼岸世界,现实世界不过是暂时性的过度而已,所以虔诚的、原教旨的神本主义者必然对生活和生命缺乏必要的热情,所谓的爱是无根的,而且很容易为了上帝而异化,从爱的号召出发,以恨的行为归结。

   不排除一些神本信仰者受到专制主义的侵犯和迫害,理当维权,但不能因此证明神本主义的正确;有一些基督教徒由于种种原因参与民主事业,但在思想根本上,神本主义与自由主义不仅没有必然的关系,不仅不是同盟军,而且正好相反。关于神本主义是自由主义的关系,我在《基督不是自由的妈!》中一针见血地指出:

   众所周知,基督教被罗马皇帝定为国教后,西方进入黑暗的中世纪,从此人性被神性吞没,人的价值和尊严被践踏。从历史渊源上讲,西方人文精神在古希腊就已经孕育而成。英国当代著名学者阿伦-布洛克曾说:“古希腊思想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是,它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上帝为中心的。”但真正的人的发现,要归功于以人性解放为宗旨的文艺复兴运动。在与“神为中心”的“神性主义”相抗衡中,人的价值和尊严得以重新确立。

   自由主义是以中世纪末开始的世俗化运动为前提的,世俗化内容包括在人类生活中对上帝信仰的冷漠、在活动空间上对上帝领地的压缩,在人的力量自信和价值上对上帝权威的剥夺。正是人权从神权下得到解放,才有了自由主义的形成和发展。

   三、危害难量在西方,历史上劣迹斑斑的基教教会已被迫改良,其漏洞百出的教义虽依然如故,但在人本主义已经作主、科学主义占尽上风(科学是好东西,科学主义则失其本、偏于物,兹不详论)、民主制度已经确实的社会,那种虔诚的、原教旨的、真正的神本教徒已是极少数,神本主义已完全边綠化、装饰化和象征化,危害有限而可控。

   中国的政治、社会、科学现状和民众素质大不一样,特别是在社会转型期,神本主义的潜在危害不可限量,中华文化人和广大中国人民务必提高警惕。我早说过,在成熟的民主社会,纵有神教神棍,无足虑。只有由专制向民主转型的社会,有法无治,思想混乱,才是神教漫延传播的最佳土壤,才有神棍兴风作浪的最好机会。

   国家和上帝,都很容易成为殃民祸世的图腾。在党棍的操纵下,专制愚民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在神棍的操纵下,宗教愚民的爱神主义一样是可怕的。所以我一再警告:我们要象警惕党棍一样警惕神棍!

   在缺乏制度硬性约束的情况下,上帝信仰者与唯物主义者、党棍与神棍坏起来也一样是没有底的。由于有上帝作为假口或精神支撑,还可能坏得更加理直气壮肆无忌惮,然后一切推到上帝的身上。关此,历史早已提供无数血腥证明,用不着我饶舌矣。

   在政治上,马列式的政教合一与基督型的政教合一,都是十分可怕的。千万不要因一时的疏忽,把早已被西方主流社会当作装饰品的历史遗物捧起来当珍宝,中华民族不能再干前门拒虎、后门迎狼的傻事了。中华文化在遭到马列式专制灭绝性的残害后,刚刚略有复苏,不能再遭受基督的文化强奸了(如王怡所叫嚣“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

   关于神本主义的危害性和反动性,我有《体用学索微》、《基督教不是自由的妈》、《上帝将死我永生》、《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上帝批判》、《信上帝者,非伪即愚!》、《东海学要略》《推开上帝更文明》、《神教的出路》、《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良知教与上帝教》、《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本心习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等大量文章予以透阐,兹不赘。

   这里仅指出,专制主义的危害性和反动性是明显的,不仅民主社会知道,专制国家也知道,不仅知识分子、体制外人士知道,体制内也知道。从历史的角度看,专制主义已经垂死,挣扎不了多会儿了。之所以仍在中国苟延残喘,主要原因不在思想、认识而在国民道德----是知识分子群体、社会各界道德水准的普遍低下,导致人们明知其错而不敢反对甚至加以维护,是政界上下、特权群体道德修养的极端恶劣,导致他们明知其错而不愿放弃甚至顽固坚持。只要知识分子、政治人物道德跟进思想,专制问题的解决是指日可待的事。

   神本主义的危害性和反动性则是隐性的,民主社会有所知,专制社会知道者寡矣,不仅普通民众,便是知识分子也普遍地不知道。

   所以,反专制主义固然是当务之急,反神本主义也不可等闲视之,思想清算工作,那将异常艰难、十分漫长,对于文化人来说,堪称真正的任重而道远。让我们重温被罗马教廷残忍的烧死的意大利科学家布鲁诺临死前的一句话: “在真理面前我半步也不会退让!”

   值得一提的是,布鲁诺曾获得神学博士学位和神甫的职位,但当他有一天认识到上帝教义的错误时,毅然选择了“叛出教门”。他还满怀信心庄严地宣布:“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来临,真理终将战胜邪恶!(基教教会已改邪归正,不能说邪恶了;基教教义可邪可正,不完全邪恶,只能说其教义“正度”不高,一有条件,变邪的可能性很大)

   四、佛道与神本有人问:道家有仙界,佛教有极乐,仙佛信仰难道不是神本主义?你不反仙佛信仰只反对上帝信仰,岂非对上帝信仰的岐视?

   这都是混扯。我不认同神本,是对至高真理深刻领会与坚定奉持所致,与岐不岐视无关。或者说,这种岐视是良知与真理对不合格、不合理的东西的岐视,就象我岐视专制主义一样。我不仅反对上帝信仰,也反对上天信仰,一切心外求法、心外拜神的做法都是我无法苟同的----除非它们转识成智、让上天、上帝或其它信仰物从“天上”降凡,与生命本性合而为一。

   尽管耶苏个人的精神不无精彩,但基教教义之简陋低劣、极为原始,是对中华文化有点真知的知识分子一眼可以觑破的。中华文化人不仅不会认同、信仰上帝神教,而且都会不屑一顾,如陈寅恪、熊十力、梁漱溟、冯友兰、马一浮诸先生,对耶教的评价都很低。这是理所当然、不得不然的,一个现代知识分子除非智力问题或别有用心,不可能去崇拜一个原始人的“意识幻影”。那些拜入上帝教的中国知识分子,在精神上是严重退化、原始化。

   道家的“仙本主义”与佛教的“佛本主义”与神本信仰有本质的区别。佛教的佛、道家的仙在本质上与人的心性是一体平等、一致相等的。人的本心本性就是佛教的佛性、道家的“仙体”。诸天诸佛,皆不外乎心性。法身(佛教称宇宙本体)无相。究极而言,不仅人类所在的娑婆世界,便是三十三天乃至西天极乐世界,亦不过法身幻化之境而已。

   神本主义则不同,人性与“神性”是完全割裂的,人与神永远不平等,人永远是神之奴,只有祈求和等待神的救度。上帝信仰会对人认识自己本心产生巨大的障碍,所以信仰上帝者一般都缺乏自信和自尊,比较猥琐、虚伪、心理阴暗,或许比啥也不信的唯物主义者强一点,或可做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好人,但绝对明不了自心、成不了大人。

   另复须知,我们不否认另外的空间以及比人类更发达更进步的宇宙人的存在----当然也不肯定,仁本主义者认为,既使有另外的生命形式、有外星人的存在,也必不是创世的、万能的,其本性也必不是与人之本性隔绝的。相信另外的生命形式(姑且称之为神)的存在与以之为本、奉之为主,一定的学习、尊重与无条件无限度的崇拜等,乃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一点,普通民众及一般知识分子很难分得清楚,但文化人和大知识分子应该也必须分清楚。

   五、注意事项开展“双反”运动,是建设文明中华的必要,是从中华文明开始建设人类文明、生命文明的必要。其中反对神本主义,不仅是为中华文明的发展扫除障碍,也是升级现代文明的一种努力。在政治上反专制主义,在信仰上反神本主义,应为广大中华知识分子特别是儒者的文化责任和历史义务。

   不过,两个主义性质不同,存在的依据也不同:专制主义的持续主要是道德问题,神本主义的漫延主要是思想认识问题,所以“双反”活动的范围与方法也因之而异。

   反对专制主义,全体中国人都责无旁贷,怎么反,反的方式也可以因人因地而异,不必定于一尊。反神本主义队伍则应局限于文化人,所用“武器”和手段也应局限于思想分析、理论批评,也就是说,这种“反对”必须是符合文明原则的,不逾越言论自由、不违反信仰自由。

   中国公共知识分子拜上帝,属于德智问题:虔诚真信,是自欺,智弱;内心不信而伪装出信的样子,是欺人,德残。如果再进一歩,以为自己肉身就是佛、基督、救世主等,那不是一般智弱,是彻底疯了;内心不信而这般宣称,不是一般德残,是别有野心。

   请注意“中国”与“公共知识分子”这两定语。公共知识分子对政治和社会、领导和民众都有引导、教化的责任,支持以鬼神为本的原始时代的旧生命观,甘当宗教愚民,会生产严重误导,故大不宜。西方公共知识分子入教,情况有所不同,故置而不论。

   更要注意,不论异端外道怎么智弱和疯狂,中华文化人都只能采取文化、教化的方式以应。即使对方采取其它手段,也应首先诉诸于法律,不到迫不得已,不是为了自卫,不许采取其它手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