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一、双反活动建设文明中华,弘扬中华文明,必须开展“双反”活动。“双反”者,一反专制主义,二反神本主义也。

   东海之儒的努力,旨在以仁本主义纠正神本主义、涵盖人本主义,以仁本主义中的外王与内圣学说,分别在政治上汲纳民主制度和道德上充实自由思想,以仁本之新生命观,为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而专制、神本两大主义,正是仁本主义的两大敌人和文明升级的两大障碍。建设文明中华,必须对这两大主义有一个正确认识并进行深度的批判。如果说反专制主义是为民请命的话,反神本主义就是为民造命-----把民众的命运从“神”的控制下解放出来,把人人皆具的良知从陈旧的神本生命观的遮蔽中释放出来!

   二、一大误会首先要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认为神本主义(上帝信仰者或其它鬼神信仰者)有助于反对专制主义的斗争,神本主义是自由主义的同盟军。

   实乃大謬不然。

   仁本主义以人为本,以人的生命为本,主张在日用行常中实现仁道,故仁本主义者生命的意义在于当下、在于人类社会。同时仁本主义以仁为生命之本。仁是天人合一、彼岸与此岸相通的。仁本主义者以“当下”包涵未来、以此岸兼容彼岸,故既富有宗教精神,又充满现实精神,仁爱之心扎根于自心本性之中,根固源深,有序而无限。

   神本主义正好相反,超越与内在、神与人打成两橛并以超越的神为本。它让人生的目的指向各种神灵,把生命的意义都安置在虚无飘渺、意识所造的彼岸世界,现实世界不过是暂时性的过度而已,所以虔诚的、原教旨的神本主义者必然对生活和生命缺乏必要的热情,所谓的爱是无根的,而且很容易为了上帝而异化,从爱的号召出发,以恨的行为归结。

   不排除一些神本信仰者受到专制主义的侵犯和迫害,理当维权,但不能因此证明神本主义的正确;有一些基督教徒由于种种原因参与民主事业,但在思想根本上,神本主义与自由主义不仅没有必然的关系,不仅不是同盟军,而且正好相反。关于神本主义是自由主义的关系,我在《基督不是自由的妈!》中一针见血地指出:

   众所周知,基督教被罗马皇帝定为国教后,西方进入黑暗的中世纪,从此人性被神性吞没,人的价值和尊严被践踏。从历史渊源上讲,西方人文精神在古希腊就已经孕育而成。英国当代著名学者阿伦-布洛克曾说:“古希腊思想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是,它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上帝为中心的。”但真正的人的发现,要归功于以人性解放为宗旨的文艺复兴运动。在与“神为中心”的“神性主义”相抗衡中,人的价值和尊严得以重新确立。

   自由主义是以中世纪末开始的世俗化运动为前提的,世俗化内容包括在人类生活中对上帝信仰的冷漠、在活动空间上对上帝领地的压缩,在人的力量自信和价值上对上帝权威的剥夺。正是人权从神权下得到解放,才有了自由主义的形成和发展。

   三、危害难量在西方,历史上劣迹斑斑的基教教会已被迫改良,其漏洞百出的教义虽依然如故,但在人本主义已经作主、科学主义占尽上风(科学是好东西,科学主义则失其本、偏于物,兹不详论)、民主制度已经确实的社会,那种虔诚的、原教旨的、真正的神本教徒已是极少数,神本主义已完全边綠化、装饰化和象征化,危害有限而可控。

   中国的政治、社会、科学现状和民众素质大不一样,特别是在社会转型期,神本主义的潜在危害不可限量,中华文化人和广大中国人民务必提高警惕。我早说过,在成熟的民主社会,纵有神教神棍,无足虑。只有由专制向民主转型的社会,有法无治,思想混乱,才是神教漫延传播的最佳土壤,才有神棍兴风作浪的最好机会。

   国家和上帝,都很容易成为殃民祸世的图腾。在党棍的操纵下,专制愚民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在神棍的操纵下,宗教愚民的爱神主义一样是可怕的。所以我一再警告:我们要象警惕党棍一样警惕神棍!

   在缺乏制度硬性约束的情况下,上帝信仰者与唯物主义者、党棍与神棍坏起来也一样是没有底的。由于有上帝作为假口或精神支撑,还可能坏得更加理直气壮肆无忌惮,然后一切推到上帝的身上。关此,历史早已提供无数血腥证明,用不着我饶舌矣。

   在政治上,马列式的政教合一与基督型的政教合一,都是十分可怕的。千万不要因一时的疏忽,把早已被西方主流社会当作装饰品的历史遗物捧起来当珍宝,中华民族不能再干前门拒虎、后门迎狼的傻事了。中华文化在遭到马列式专制灭绝性的残害后,刚刚略有复苏,不能再遭受基督的文化强奸了(如王怡所叫嚣“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

   关于神本主义的危害性和反动性,我有《体用学索微》、《基督教不是自由的妈》、《上帝将死我永生》、《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上帝批判》、《信上帝者,非伪即愚!》、《东海学要略》《推开上帝更文明》、《神教的出路》、《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良知教与上帝教》、《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本心习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等大量文章予以透阐,兹不赘。

   这里仅指出,专制主义的危害性和反动性是明显的,不仅民主社会知道,专制国家也知道,不仅知识分子、体制外人士知道,体制内也知道。从历史的角度看,专制主义已经垂死,挣扎不了多会儿了。之所以仍在中国苟延残喘,主要原因不在思想、认识而在国民道德----是知识分子群体、社会各界道德水准的普遍低下,导致人们明知其错而不敢反对甚至加以维护,是政界上下、特权群体道德修养的极端恶劣,导致他们明知其错而不愿放弃甚至顽固坚持。只要知识分子、政治人物道德跟进思想,专制问题的解决是指日可待的事。

   神本主义的危害性和反动性则是隐性的,民主社会有所知,专制社会知道者寡矣,不仅普通民众,便是知识分子也普遍地不知道。

   所以,反专制主义固然是当务之急,反神本主义也不可等闲视之,思想清算工作,那将异常艰难、十分漫长,对于文化人来说,堪称真正的任重而道远。让我们重温被罗马教廷残忍的烧死的意大利科学家布鲁诺临死前的一句话: “在真理面前我半步也不会退让!”

   值得一提的是,布鲁诺曾获得神学博士学位和神甫的职位,但当他有一天认识到上帝教义的错误时,毅然选择了“叛出教门”。他还满怀信心庄严地宣布:“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来临,真理终将战胜邪恶!(基教教会已改邪归正,不能说邪恶了;基教教义可邪可正,不完全邪恶,只能说其教义“正度”不高,一有条件,变邪的可能性很大)

   四、佛道与神本有人问:道家有仙界,佛教有极乐,仙佛信仰难道不是神本主义?你不反仙佛信仰只反对上帝信仰,岂非对上帝信仰的岐视?

   这都是混扯。我不认同神本,是对至高真理深刻领会与坚定奉持所致,与岐不岐视无关。或者说,这种岐视是良知与真理对不合格、不合理的东西的岐视,就象我岐视专制主义一样。我不仅反对上帝信仰,也反对上天信仰,一切心外求法、心外拜神的做法都是我无法苟同的----除非它们转识成智、让上天、上帝或其它信仰物从“天上”降凡,与生命本性合而为一。

   尽管耶苏个人的精神不无精彩,但基教教义之简陋低劣、极为原始,是对中华文化有点真知的知识分子一眼可以觑破的。中华文化人不仅不会认同、信仰上帝神教,而且都会不屑一顾,如陈寅恪、熊十力、梁漱溟、冯友兰、马一浮诸先生,对耶教的评价都很低。这是理所当然、不得不然的,一个现代知识分子除非智力问题或别有用心,不可能去崇拜一个原始人的“意识幻影”。那些拜入上帝教的中国知识分子,在精神上是严重退化、原始化。

   道家的“仙本主义”与佛教的“佛本主义”与神本信仰有本质的区别。佛教的佛、道家的仙在本质上与人的心性是一体平等、一致相等的。人的本心本性就是佛教的佛性、道家的“仙体”。诸天诸佛,皆不外乎心性。法身(佛教称宇宙本体)无相。究极而言,不仅人类所在的娑婆世界,便是三十三天乃至西天极乐世界,亦不过法身幻化之境而已。

   神本主义则不同,人性与“神性”是完全割裂的,人与神永远不平等,人永远是神之奴,只有祈求和等待神的救度。上帝信仰会对人认识自己本心产生巨大的障碍,所以信仰上帝者一般都缺乏自信和自尊,比较猥琐、虚伪、心理阴暗,或许比啥也不信的唯物主义者强一点,或可做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好人,但绝对明不了自心、成不了大人。

   另复须知,我们不否认另外的空间以及比人类更发达更进步的宇宙人的存在----当然也不肯定,仁本主义者认为,既使有另外的生命形式、有外星人的存在,也必不是创世的、万能的,其本性也必不是与人之本性隔绝的。相信另外的生命形式(姑且称之为神)的存在与以之为本、奉之为主,一定的学习、尊重与无条件无限度的崇拜等,乃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一点,普通民众及一般知识分子很难分得清楚,但文化人和大知识分子应该也必须分清楚。

   五、注意事项开展“双反”运动,是建设文明中华的必要,是从中华文明开始建设人类文明、生命文明的必要。其中反对神本主义,不仅是为中华文明的发展扫除障碍,也是升级现代文明的一种努力。在政治上反专制主义,在信仰上反神本主义,应为广大中华知识分子特别是儒者的文化责任和历史义务。

   不过,两个主义性质不同,存在的依据也不同:专制主义的持续主要是道德问题,神本主义的漫延主要是思想认识问题,所以“双反”活动的范围与方法也因之而异。

   反对专制主义,全体中国人都责无旁贷,怎么反,反的方式也可以因人因地而异,不必定于一尊。反神本主义队伍则应局限于文化人,所用“武器”和手段也应局限于思想分析、理论批评,也就是说,这种“反对”必须是符合文明原则的,不逾越言论自由、不违反信仰自由。

   中国公共知识分子拜上帝,属于德智问题:虔诚真信,是自欺,智弱;内心不信而伪装出信的样子,是欺人,德残。如果再进一歩,以为自己肉身就是佛、基督、救世主等,那不是一般智弱,是彻底疯了;内心不信而这般宣称,不是一般德残,是别有野心。

   请注意“中国”与“公共知识分子”这两定语。公共知识分子对政治和社会、领导和民众都有引导、教化的责任,支持以鬼神为本的原始时代的旧生命观,甘当宗教愚民,会生产严重误导,故大不宜。西方公共知识分子入教,情况有所不同,故置而不论。

   更要注意,不论异端外道怎么智弱和疯狂,中华文化人都只能采取文化、教化的方式以应。即使对方采取其它手段,也应首先诉诸于法律,不到迫不得已,不是为了自卫,不许采取其它手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