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贵无过贵能改]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贵无过贵能改

   不贵无过贵能改

   一有人笑我,老一付自信满满的样子,在网上还到处对别人指手划脚,好象自己从不会犯错似的。

   此言差矣。东海充满大节自信和大德自尊,但从不认为自己不会犯错,也从未掩饰自己的错。凭我颇野蛮、极骄傲、好冲动的性格,老枭青少年时何尝不是错误不断?例如,老枭年青时到处流窜,还爱打架呢(身经百战,从未吃亏,也算奇迹,现在回忆,未免后怕,却也不无得意,哈哈哈)。就是老到现在,我也不敢肯定自己绝对不再犯错。相反,大错应该不会,但小过错绝对会再犯。

   对自己生平的一些言行,有时中宵回首,真是惭愧无已、欲“钻”无地。(记得曾有枭文检讨自己少年时脾气暴劣,不识好歹,对亲友乏仁义心、对社会缺负责感。一时未能找到)。好在坏话说在当前,坏事干在明处,背后施刀及坑蒙拐骗是不屑干的(看来骄傲自负也非一无是处哦),更没有犯下什么不可饶恕、不耻于人的大错大罪,这是值得庆幸的。

   二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正人君子,难免犯错。要知道,不仅恶意念、坏心眼会犯错误,意念善过度、心眼好过头,也会导致错误的。过犹不及啊,古今中外好心办坏事的现象还少吗?热心善良又能执守中道,大不易。

   就是圣贤,大错不至于犯,但生活小节也不可能毫无“出入”(那种小节绝对完美的人未必圣贤,更有可能是大奸大恶呢)。宋儒说得好:行失即惡,亦改之而已。事失即亂,亦治之而已。苟非自棄,皆君子也。

   过而能改,善莫大焉。知错能改,自省能力强大,正是道德的表现之一。怕就怕知道了行失而不改,发现了事失而不治,甚至文过饰非、巧言狡辨,把失误和过错花枝招展、冠冕堂皇地打扮起来。象范跑跑,将极为怯懦冷漠不负责任的行为作自由主义的包装,欺人欺世,误导社会,其人已不可救药矣。

   另外,反省、道歉和忏悔,都应真诚,发自内心。那种帝王罪己诏式的推卸责任的伪反省(当然,帝王罪己诏是否真诚,真诚度多少,因人而异,并不都是为了推卸责任的),那种道歉忏悔过后依然故我的假惺惺的伪道歉伪忏悔,那种借着道歉或忏悔的名义为自己的劣行辩护的行为,都是令人恶心的。

   关于改过,宋朝袁燮有首《赠吴氏甥》诗,写得甚好,录此与有心人共勉吧。诗曰:

   男儿何所急,为学要立志。此志苟坚强,天下无难事。超然贵於物,万善无不备。厥初本高明,有过则昏蔽。但能改其过,辉光照无际。厥初本笃实,有过则虚伪。但能改其过,金玉等精粹。改过贵乎勇,不勇真自弃。有过如坑穽,改过如平地。平地可安行,坑穽宜急避。事亲贵乎孝,呈长贵笠弟。是为立身本,奉承无失坠。门户久衰颓,盍作兴起计。是心通神明,勿使形骸累。持之久而纯,百福如川至。

   三至于我“老对别人指手划脚”,实则所针对的多是一些社会现象,有时涉及具体的人,那也是借以说明某种道理,澄清某些思想问题。如果某些人不幸在被我当作明理工具的过程中受到伤害,那必是咎由自取。

   因为我一向主张批评要如实如理,也自信做到了这一点,自信生平没造过任何人的谣,没撒过任何公共问题的谎。对社会故治问题、对特权阶级及有关人士“指手划脚”,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本不需要什么资格,不过我自信至少不乏一定程度的道德资格,故骂起有关人士及现象,不仅理直,而且气壮。2008-7-4东海老人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