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艾鸽文集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关河令
   
   艾鸽
   
   

   (为密云县村民王再英而题:村民夜守遭强拆房屋被打死 生前守候废墟两个月)
   
   突生离绪阴阳间,
   向空垂泪眼。
   冬日寒声,瓦堆废墟前。
   
   守更人魂已断,
   天不应,地亦无言。
   伴鬼低泣,如何冤怨咽?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背景资料
   
   村民夜守遭强拆房屋被打死 生前守候废墟两个月
   
   《京华时报》
   
   王彪在父亲死去的地方下跪痛哭。记者 张沫 摄
     前天凌晨1点30分左右,46岁的密云县李各庄村村民王再英,倒在自家被强拆的房屋废墟以南200米处,留下一个还在读高一的儿子。目击者称,事发时,有四五名不明身份的男子从现场跑开。
   
     今年3月份以来,拒绝拆迁的王家多次遭遇砸玻璃、揭房顶等各种形式的恐吓。4月30日深夜,王家两个院子共9间平房被人用铲车强行拆除。
   
     此后的两个多月,王再英每天晚上都到废墟附近守护,最终死于此地。
   
     村民发现邻居被打死
   
     李各庄村位于密云县城西北约两公里处,共有600多户村民。村民们称,该村两年前开始旧村改造。按照规划,全村原有房屋将全部按自愿原则进行拆迁,村民拿到拆迁补偿款后,可购买村里新建的楼房。目前已有约一半村民完成拆迁,其他村民则因补偿款等问题拒绝拆迁,其中包括王再英。
   
     同样拒绝拆迁的村民张玉山住在王家东南约300米处,张氏夫妇目睹了几名男子在事发后跑离现场。
   
     张玉山说,因为拒绝拆迁,他家也多次遭遇恐吓。之后张家与王再英及另一名邻居唐某便保持联系,以便互相照应。王再英夜间在废墟附近守护,他便与王约好,互晃手电作为应答。
   
     前天凌晨1点40分左右,张玉山与妻子突然听到家中4条狗狂吠不止。夫妻二人起身后给唐某打电话询问情况,唐某说他那边没事。张氏夫妇赶紧登上屋顶察看,发现四五个人影正很快地向北面跑开。张玉山用手电朝王再英平时待的地方晃了晃,没有得到回应,他赶紧拨打王再英的手机,但提示为“无法接通”。
   
     张玉山说,当时他感到王再英可能出事了,便继续在屋顶打着手电搜寻。在王家房屋废墟以南约200米的一棵大槐树下,张玉山发现地上有一处亮光,他以为是手电照在水坑上的反光,便关了手电,但那个地方还亮着。他意识到那可能是王再英的手电亮着,便赶紧和妻子从屋顶下来,先将4条狗放出去之后才敢出门。
   
     当夫妇俩赶到大槐树底下时发现,王再英头朝东脸朝下,蜷身侧卧在地,左臂压在身下已扭成麻花状,右腮可见少量血迹。他们大声呼喊,但王再英没有任何回应。两人立刻报警。
   
     凌晨两点左右,110和120先后赶到,确认王再英已当场身亡。现场刑警随后将张氏夫妇带回去做笔录。等夫妻二人6点多返回时,现场已被清理干净。张玉山说,他事后听人讲,几名凶手是乘坐一辆没有牌照的车过来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