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舌战政法委(1)《后宫》连载68]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沁园春哀(11)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2)鹤冲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3)感皇恩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4)调笑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5)太常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7)满江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8)千秋岁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留春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苏幕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毒奶粉事件)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生查子(卖血女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减字木兰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奴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0)忆秦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1)霜天晓角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2)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3)采莲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4)夜合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5)南乡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思帝乡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 忍泪吟(红领巾)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建议为死难者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致哀
·建议对死难者及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建议为死难者建立国家纪念碑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诗歌:《妈妈 我不去天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舌战政法委(1)《后宫》连载68

   
   
   
   第29章:舌战政法委(1)
   

   
   
   总喘着粗气的张芥睁开那灰白的眼珠,注视着苏海。他的粗气出了病态外还夹杂着职业性的怪癖:易发火。贵若省政法委员会书记的他,几乎每天都在发火中度过。也难为他,全省凡涉及党政军民的重大案件,都是由这里拍板定案。判什么罪,定多少年,都是他替法官代表了。
   这座乳白色的高楼就是省政府政法委办公室。平时那政法委的横匾太吓人,老百姓轻易不涉足。即便有访民,政法委也是一推了之:“法官独立办案,关我们屁事!”可怜有的老百姓一辈子也搞不懂:这政法委究竟是什么衙门?如果法官都在独立办案,还要它干嘛?苏海自然知道这乳白色的高楼,是中国法制社会的特产。不叩开这衙门,你还想搞司法调查,小心叫你白不见黑不见人就没啦!可看得出来,张芥在压制着喉腔里的火焰:“你这个记者啊,政治上好象不够成熟?!”
   苏海:“我总是成熟不了。”
   张芥:“你看,捅漏子了吧?”他拿出一叠纸:“你介入此案才几天,人家就告你四大罪状!”
   苏海:“有那么严重?”
   张芥念到:“该记者目无党组织,饶开市公安局党组搞采访;其二,私自采访法医,私自收集证据;其三,公然质疑全市人们爱戴的小救星李华同志的功绩;其四,更为严重的是:居然称自己的小轿车在公安局的大院内被盗走文件,报假案,严重违法乱纪。……. ”
   苏海:“我报案说的是公安局附近,怎么变成公安局的大院里了?公安局的大院里准外人停车吗?”
   
   张芥喝着茶瞪圆眼睛:“你就不要狡辩了。这告状信不是老百姓写来的。盖有市局的公章。你说我是相信你呢?还是相信一级党组织?”
   苏海:“我采访才几天,就有四条罪状,如果采访一个月,恐怕就该枪毙了吧?!”
   张芥:“前面三条,也许是别人对你的采访有异议。可这最后一条:报假案。这问题嘛,我挡一下,就很轻,我抬一下,就可能很重!”
   苏海:“随便吧!我今天来,是想调查核实一些事情。”
   张芥敏感地:“你想调查我?”
   苏海:“笼统地说,涉案人都想调查一下。”
   张芥又开始大喘粗气:“你知道我现在的级别吗?”
   苏海:“知道。副部级。”
   张芥:“批评副部级干部是要经过中央批准的。”
   苏海:“批评?我对你还未想过使用批评两字?我只想还你一个清白。”
   张芥:“还我一个清白?思路正确。”
   苏海:“前提是:如果你清白的话。”
   张芥:“前提是多余的。”
   苏海:“但愿是多余的。”
   
   苏海打开笔记本:“请问:在你任市公安局时,有一个在海边溺死的女人。你们当时鉴定为自杀,而且及不可待地毁尸,是什么原因?”
   张芥用手摸着头发,半响:“没有发现有他杀的证据。”
   苏海:“是没有发现,还是不想发现。”
   张芥:“我们与死者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害她呢?”
   苏海:“幕后原因待查。我现在只问你:“当时为什么不安排死者亲属万弟认尸呢?”
   张芥:“死者亲属……万弟?!”
   苏海:“现在已有铁证:从万弟处提供的头发,并从法医处获得的死者的基因样本,请两处中国司法机关专家进行了DNA鉴定,鉴定结果证明为一人。此鉴定结果已经最高层,及内参发给全国司法界。中央司法部可能将派人来调查!”
   张芥汗珠渗出头皮:“啊?!……”
   苏海:“我现在想知道你的意见。”
   张芥:“……如果确属冤案,如果……,我当时虽然是市公安局长。可你知道:我是受政法委领导的。此案据说涉及贪腐大案,上由政法委定案,下由李华具体操作,我其实属于司法空挡。”
   苏海:“你认为此案应该重审吗?”
   张芥:“……..大概……也许……好象…….不过…….我无可奉告。”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