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苏海会白露(1)《后宫》连载85]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海会白露(1)《后宫》连载85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85
   
   
    第37章:苏海会白露(1)
   

   黄昏象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少女,珊珊来迟。她穿过宾海的大街小巷,留下一串串倒影。那无声的幽静,安谧如水,波光闪闪。
   白露在姚副处长那里得知,是苏海让她为白露的作品放行而打的电话,对苏海有几分敬意。在电话里,苏海表示想看看她的报告文学《一句真话》。于是,他俩约会见面。白露身着浅色的衬衣,和一条短裙,脸上荡漾着月光,双眸中明亮的珠宝在旋动。苏海今天才认真地注意到她的美丽,原来和文采的美成正比例。有诗为证:
    风月悬珠贵飘逸,一步一传倩影聚。
    扑鼻而来幽兰游,馨开半纱轻叠起。
   到哪里去谈话呢?苏海想请她吃点家乡小吃,因主要是想探讨点艺术创作的问题,吃什么不重要。两人走进好地方酒家,客人不少。只有最后两个座位,也就不挑了,随便点了几个菜,边吃边谈。
   坐在他们旁边的可能是一对情人,老在缠绵。
   女的穿着粉内衣,翘着嘴:“你究竟想吃什么?”
   男的小卷头流着口水:“我想吃你!”
   那粉内衣闭上眼睛:“那你就吃吧!”
   于是两人也顾不上点菜了,小卷头一直在“吃”那个女人。
   苏海和白露觉得很尴尬,可没有办法。最糟糕的是四人说话都听的见,如果串在一起听,更是狼狈不堪。
   苏海:“《一句真话》带来了吗?”
   粉内衣:“你就知道啃我,没一句真话。”
   白露:“现实是:说《一句真话》很难呀!”
   小卷头:“我句句是真话!”
   苏海:“我对《一句真话》很感兴趣。”
   粉内衣:“我对每句真话都感兴趣。”
   小卷头手也在行动:“我的真话会吓死你!”
   白露见状:“我们换个地方谈《一句真话》吧!”
   
   他俩来到一间酒吧。
   灯光有点暗。
   小姐递上酒单,苏海:“就随便喝点饮料吧!”
   不一会,小姐递上两杯饮料:“美国名饮。”两人喝了一口,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白露:“我对《一句真话》想了很久。”
   苏海:“这个主题不错。”
   过来了一个浪声浪气的小姐:“这里就是给你们讲真话做正事的地方。”
   白露脸色微红:“说些什么呀!”
   小姐:“男女之间讲真话需要环境幽美。这里多好呀!”
   两人才发现轻音乐一直在唱《爱你一次爱个够》。好在两人心理素质还比较好,抗干扰能力强。
   苏海:“连《一句真话》都不能说?真想不通。”
   白露:“说了《一句真话》就要倒霉。”
   小姐又过来了:“随便说,在这里,你们不但可以说,还可以……”小姐努努嘴,示意有情侣在做事。
   这时候,他们才注意到另外的几个长沙发上不是没有人,而是可以看到四只脚裹在一起,还响着呻吟声。
   白露:“我们还是再换个地方吧。”
   苏海:“结帐。我们走了。”
   小姐递来帐单。苏海:“200块,就喝点饮料那么贵。”
   小姐拿来放大镜照出酒单角上有一排极小的字体:本店最底消费200元。
   
   去哪里呢?酒吧不敢去了。
   两人绕了半天,这一路除了餐馆就是酒家。
   好不容易来到一家新开张的电影院门口。
   苏海:“或许,我们边看电影边谈吧。”
   白露见附近确实没有合适的地方,就同意了:“开演前和开演后我们可以谈一会。”
   进去一看,电影院居然也搞成包厢了!
   也不管了,抓紧时间谈《一句真话》。
   苏海:“据说就因为一句真话,省法制报主编被撤职了。”
   白露:“我调查过,真是这样。”
   苏海:“我准备写个内参,希望你给提供点线索。
   电影开始了,一大堆无聊的广告。
   白露:“我好久没看电影了!”
   苏海:“现在的电影不是暴力就是色情。”
   正说着,电影里的男女主人翁开始脱衣服了。一开始他们也没在意,脱衣服也有可能是一种艺术。
   突然,电影里的男女主人翁开演了春宫戏。
   这时他俩又发现,在包厢的屏风背后,居然还放着一张床!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