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女冠子-----为12岁的孩子李青早当家而题
   
   艾鸽

   
   
   
   芳华十二。历尽沧桑灵芝。无语时。
   忍羞柳眉垂,佯笑花面低。
   
   何处春草起,空有温煦觅。
   饥时四腹饿,向谁泣?
   
   (新闻背景)
    转载
   12岁少女双肩撑起风雨之家
   四川达县木头乡有一人家,主妇徐兴珍2003年在广州打工将大腿摔断,至今没有痊愈;2005年春天丈夫李均因无钱治疗死于晚期肝癌;2007年5月1日,徐兴珍被查出肺襄肿伴肺心病。父亲离去,母亲病倒,12岁小姑娘李青不得不承担起照顾80多岁老人、重病母亲和年幼的妹妹的重担,用柔弱的肩膀来撑起残破的家。
   
   
   厄运接踵光顾苦难家庭
   
   
    徐兴珍2003年在广州一私人老板手下打工时,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大腿骨折了,没有多少文化,又是来自农村,没能得到伤残补助,只好自己回家疗养。所谓疗养也就是在家一直拖着,以至到现在腿脚也不方便。
   
    2004年徐兴珍的丈夫李均被查出患有肝癌,因为早已负债累累的家里根本无钱治疗。最终癌细胞扩散,于2005年春天丢下了妻、女和年迈的母亲撒手人寰,残破的家庭便靠徐兴珍这个一身疾病的妇道人家艰难支撑着。
   
    今年5月,厄运再次光顾这个苦难的家庭,5月17日的早上,徐光珍像往常一样挣扎着起床为读书的两个女儿生火做早饭,不料哮喘发作,从破旧的床上重重地跌到了地上,不醒人世,在女儿的呼喊声中惊来了领居,迅速将徐兴珍送进了医院,医院的诊断结果是肺囊肿伴肺心病。
   
    在达县铁山南医院的病房里,吊着氧气的徐光珍不停地喘着粗气。陪护人员是一老一少,都是面黄肌瘦的,一种绝望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病人的脸。老人已80多岁,是丈夫的母亲,小姑娘是徐光珍的大女儿,叫李青,上初中二年级,才12岁;徐光珍还有个小女儿叫李红,上小学五年级,刚满9岁。父亲离去,母亲病倒,残破的家庭陷入了绝境,两个小姑娘将怎么去面对后面漫长的人生路。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徐兴珍家在一个山脚下的农家小院里,竹笆围着的一间土坯瓦房,屋内被柴火熏得漆黑,白天也见不着多少的光明,更没有什么家具。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才12岁的李青因为家境的贫寒而不能像别人家的同龄孩子一样拥有幸福的童年,她过早地当起了这个破败家庭的顶梁柱,照顾奶奶、妈妈还有妹妹的责任就落在了她那稚嫩的肩上。
   
    在家每天早早的起床,带着妹妹先去医院,看着妈妈吃下早餐后,再风尘仆仆地赶到学校,开始一天的学习。在学校李青是她们班的班长,作为班长,学习、生活中李青都努力地做着表率,她的表现一直倍受师生喜爱。
   
    一放学,李青带着妹妹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家,洗衣做饭。虽是东家一碗米,西家一块肉,李青最多只是用小指头蘸着尝尝油腥味,也给妹妹挟上一丁点儿送到嘴里,哄妹妹说:“我们还小,以后多的是好吃的,妈妈身体不好,让她多吃点,才好得快些。”其实李青也知道妈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想让妈妈在临走前多吃点。在妹妹不在旁边的时候,就自己偷偷地掉眼泪。
   
   
   社会的关爱是孩子的希望
   
   
    徐兴珍随时都有可能走到生命的尽头,她一天比一天虚弱。左邻右舍的乡亲们会有空没空的前来看望徐兴珍,带来的食物和金钱也只能作为生活的帮补之用。大都是农村人,他们的支助也是有限的。
   
    笔者在铁山南医院外遇到一些看望徐兴珍的乡邻们,他们大都知道徐兴珍的处境,太需要更多的社会人士为徐兴珍、为她的两个女儿献出一片爱心。两个小女孩实在是太可怜了。
   
    说起两个小娃娃,同村的杨阿姨泪水打湿了衣襟,她说:“李青、李红是多乖的两个娃娃哟,只是命运的不公,让她们两姐妹生活得太困难了,爸爸去了,妈妈也倒下了,真不知道这个家还能怎么过下去,老的那样老了,小的根本就不懂人间之事。如果没有了社会的帮助,这两个孩子恐怕要成叫花子了。想想就叫人心痛!”
   
    善良的朋友们,伸出你们爱心的双手,给孩子一份希望,让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