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官官护官官(1)《后宫》连载79]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官护官官(1)《后宫》连载79

   
   
   第34章:官官护官官(1)
   
   

   老C的脸色如同困难年代老百姓吃过的菜叶。
   他显得很焉瘪。
   新美女肉做的“永保青春大补丸”没吃到,如今闹得满城风雨。
   官场上的猫腻是事无巨细的,何况出了此等事。
   坐在老C家中的政法委书记张芥和省财政厅长张爵,也是一脸的苦相。
   张芥把抓捕范酩的过程都汇报了。他说:“如今,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张爵眼泪差点流出来:“这范酩可是个难得的人才!”
   张芥叹口气:“我主张杀不主张放。你知道老百姓怎么说的,说我们什么什么人,活着的美女天天抱着啃,死了的也还不放过!这那是人话?”
   张爵摇摇头:“一个药剂师,你总不能说涉及国家机密吧!一公审,他在法庭上一抖料,大家全完蛋。”
   张芥眼睛呆望着老C,那意思仿佛是说:“就把张爵也牺牲掉吧!” 张芥在政法委天天看材料,知道警民关系已经紧张到什么程度。可如果此案办得好,可以挽回不少面子。
   张爵也许已经猜到了张芥的打算。自然,如果老C发个话,他张爵也就活到头了。他意味深长地说道:“我死不足惜。可人们要问:是谁提拔的张爵?!再说,如果到了法庭调查时,我的嘴巴不听使唤,乱说一气,那岂不是毁了刘副书记?”
   张芥:“你敢把脏水往主头上泼?”
   张爵讥讽地:“张芥同志!你我都姓张,未必我就比你脏?如果我该判死刑,那你恐怕不够枪毙一百回,也够枪毙五十回了!”
   
   老C拍拍桌子:“大度!大度!”
   两人骤然息音。
   老C用裁决的口吻说道:“大家都是唯物论者。首先要承认:人死是不能复活的。美女死了,不吃也是一种资源浪费。古人吃活人,我们吃死人。为什么?科技在发展,思维在进步,品味在提高。”他喝了口茶,继续说:“我到不认为吃死去的美女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古人日:‘善用人者无弃人,善用物者无弃物。’我们吃死去的美女,是一种思想上灵魂上和肉体上的大解放。自然,这些话是不能拿到门外去说的。老百姓总是愚昧落后的代名词。我们不能混同于普通的老百姓!做官不能太老百姓!”
   张芥和张爵同时鼓掌:“高见!高见!”
   老C故作深沉状:“唉,我认为呢,范酩宜放不宜抓。从技术层面上讲,他能够从死去的美女身上,发现可以提炼出青春大补品,这是曲线救国。试想:如果官员们的身体都滋补得如狼似虎,精力充沛,这不明摆着利国利民吗?”
   张芥:“不是‘如狼似虎’,是生龙活虎!”
   老C:“一个意思。书厢里的老鼠,咬文嚼字。”
   张芥:“放范酩有难处。那女孩子的父母亲到处乱嚷,说有官员要吃他们女儿的胸部和臀部。”
   老C:“那还不好办,报纸上发条消息:辟谣!”
   
   张芥得知老C的指令后,来做李华的工作。李华干瞪着个眼:正没好气呢!好不容易搞了个恢复形象的差事,让全市人民看看:我李华是不是人民的小救星?可眼睁睁地要把罪犯放走,又要被人戳脊梁骨了。
   张芥撇撇嘴:“书记说了,范酩是曲线救国。”
   李华脸发烧:“我这个‘人民的小救星’,让给他当算了!”
   张芥耸耸肩:“他是‘官员的小救星’。”
   李华:“如果有一天人民都不需要小救星了,你们可别后悔。”
   张芥:“我本来是打算把张爵给砍了,可人家差点没把我给砍了。”
   李华点燃香烟:“为什么?”
   张芥借火:“如今这年头,查谁不一大把问题?”
   李华从一个盒子里那出永保青春大补品:“放就放吧。我们来点实惠的。抄了几合他私留下的‘永保青春大补品’,一人来点。”
   张芥:“活着的美女不会反对我服用的。”
   李华:“我快成人民的小舅子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