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海滨香茶夜(2)《后宫》连载76]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滨香茶夜(2)《后宫》连载76

   
   
   
   第32章:海滨香茶夜(2)
   

   
    靡靡之音不断。
    仿佛有潮水般的卷动与浪花的飞扬。
    姚亭桦突然觉得胸闷,尽管她没带胸罩,而且依然敞露着。在这灯红酒绿的地方,她好象才有鱼入水池的自在。可这官当得太沉重。那一天,她在疗养院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其实是准备自杀的。她判断老C他们不会久留她在世上。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哥大和老C一起来看她,并告诉她:决定任命她为海滨市府文化局文化处副处长。她以为他们又在戏弄,低头不理。大哥大抚摸着她的头发:“是真的,你当官了!” 老C有点惜怜地看了看她受伤的胸部:“你当官后,一切都会获得补偿。”她依然不信:“我有什么水平当官?” 老C:“当官不需要什么水平,关键是能看懂文件照本宣科就行了。记得谁说过:天下最容易的事就是做官了!”那时,她才觉得自己不比他们差,他们都敢当,我为什么不敢当呢?!而眼前又有人肯定自己不比他们差。姚亭桦把衣扣扣了起来:“唉,我见过的官员太多了,我算最差的了,可比我好的没几个。”
    苏海笑道:“如今的官场就跟舞场一样。黑不是问题,暗也不是问题。”
    姚亭桦:“我当官没几天,多人要送红包给我。我没敢收。”
    苏海:“所以,你不算最差。在今天的官场上,可能还算佼佼者了。”
    姚亭桦的手机响了,是老C打来的。
    姚亭桦脸发烧:“我去一下洗手间。”
   
    电话里老C问道:“怎么样?搞掂没有?”
    姚亭桦:“没有。他不怎么喜欢我。”
    老C:“这歌舞厅老板我熟悉。你以我的名义告诉他:把所有美女派出来,让他挑。总有人会打动他。”
    姚亭桦返回后,不一会有一个美女走了进来。只见她粉腮红唇,美目中闪射着勾魂的波浪。身着半透明的连衣裙,含情脉脉地望着苏海。她眉毛一动:“需要我脱吗?”
    苏海吟答道:“
    本是金吻百娇女,
    不请自来叹惊奇。
    此处花开不见春,
    宽衣解带又何必?”
    姚亭桦摆摆手。她退了出去。紧接着又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仿佛是从大观园里逃出来的丫鬟,她羞答答地望着包厢里唯一的男人。
    苏海又吟答道:“
    以为汝是隔世艳,
    红楼难禁是情弦。
    如何圆你秋桥梦,
    柳岸河边多芳缘。”
    姚亭桦看出苏海仍未动心,又叫她退出去了。
   
    很快第三个女子进来了,她貌若天仙,体似轻燕,口含樱桃,双眸放电。她大方地自信地走到苏海身边,放肆地把臀部扭来扭去:“帅哥,尝尝我的味道好嘛?”苏海承认她长得不错,可还是吟答道:“
    矫娆令人不忍别,
    可惜馨误非时节。
    翠黛摇摇天羽动,
    好自为之勿凋谢。”
    看来还是不行,姚亭桦又摆摆手,她便走了。
    第四个进来的是一个时髦美女:一身名牌,艳而不露。品位幽雅,长发披肩。
    姚亭桦:“把她赏给你做小秘,好吗?”
    苏海:“我们没有这种编制。”
    姚亭桦:“人配给你,由我来发薪。”
    苏海有点心动,不过忍住了。又吟道:“
    一番美意带露稀,
    诱兰果真无堪比。
    奈何心孤难从命,
    只品不尝歉失礼。
    如此串进来数十个美女,苏海均一人答吟一首诗,但最终都未答应艳宠。
    苏海见姚亭桦情绪低落,便道:“我看你确实不象做官的人,我教你怎么做好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