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海滨香茶夜(2)《后宫》连载76]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滨香茶夜(2)《后宫》连载76

   
   
   
   第32章:海滨香茶夜(2)
   

   
    靡靡之音不断。
    仿佛有潮水般的卷动与浪花的飞扬。
    姚亭桦突然觉得胸闷,尽管她没带胸罩,而且依然敞露着。在这灯红酒绿的地方,她好象才有鱼入水池的自在。可这官当得太沉重。那一天,她在疗养院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其实是准备自杀的。她判断老C他们不会久留她在世上。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哥大和老C一起来看她,并告诉她:决定任命她为海滨市府文化局文化处副处长。她以为他们又在戏弄,低头不理。大哥大抚摸着她的头发:“是真的,你当官了!” 老C有点惜怜地看了看她受伤的胸部:“你当官后,一切都会获得补偿。”她依然不信:“我有什么水平当官?” 老C:“当官不需要什么水平,关键是能看懂文件照本宣科就行了。记得谁说过:天下最容易的事就是做官了!”那时,她才觉得自己不比他们差,他们都敢当,我为什么不敢当呢?!而眼前又有人肯定自己不比他们差。姚亭桦把衣扣扣了起来:“唉,我见过的官员太多了,我算最差的了,可比我好的没几个。”
    苏海笑道:“如今的官场就跟舞场一样。黑不是问题,暗也不是问题。”
    姚亭桦:“我当官没几天,多人要送红包给我。我没敢收。”
    苏海:“所以,你不算最差。在今天的官场上,可能还算佼佼者了。”
    姚亭桦的手机响了,是老C打来的。
    姚亭桦脸发烧:“我去一下洗手间。”
   
    电话里老C问道:“怎么样?搞掂没有?”
    姚亭桦:“没有。他不怎么喜欢我。”
    老C:“这歌舞厅老板我熟悉。你以我的名义告诉他:把所有美女派出来,让他挑。总有人会打动他。”
    姚亭桦返回后,不一会有一个美女走了进来。只见她粉腮红唇,美目中闪射着勾魂的波浪。身着半透明的连衣裙,含情脉脉地望着苏海。她眉毛一动:“需要我脱吗?”
    苏海吟答道:“
    本是金吻百娇女,
    不请自来叹惊奇。
    此处花开不见春,
    宽衣解带又何必?”
    姚亭桦摆摆手。她退了出去。紧接着又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仿佛是从大观园里逃出来的丫鬟,她羞答答地望着包厢里唯一的男人。
    苏海又吟答道:“
    以为汝是隔世艳,
    红楼难禁是情弦。
    如何圆你秋桥梦,
    柳岸河边多芳缘。”
    姚亭桦看出苏海仍未动心,又叫她退出去了。
   
    很快第三个女子进来了,她貌若天仙,体似轻燕,口含樱桃,双眸放电。她大方地自信地走到苏海身边,放肆地把臀部扭来扭去:“帅哥,尝尝我的味道好嘛?”苏海承认她长得不错,可还是吟答道:“
    矫娆令人不忍别,
    可惜馨误非时节。
    翠黛摇摇天羽动,
    好自为之勿凋谢。”
    看来还是不行,姚亭桦又摆摆手,她便走了。
    第四个进来的是一个时髦美女:一身名牌,艳而不露。品位幽雅,长发披肩。
    姚亭桦:“把她赏给你做小秘,好吗?”
    苏海:“我们没有这种编制。”
    姚亭桦:“人配给你,由我来发薪。”
    苏海有点心动,不过忍住了。又吟道:“
    一番美意带露稀,
    诱兰果真无堪比。
    奈何心孤难从命,
    只品不尝歉失礼。
    如此串进来数十个美女,苏海均一人答吟一首诗,但最终都未答应艳宠。
    苏海见姚亭桦情绪低落,便道:“我看你确实不象做官的人,我教你怎么做好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