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舌战政法委(2)《后宫》连载68]
艾鸽文集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舌战政法委(2)《后宫》连载68

   
   
   《后宫》连载68
   
   第29章:舌战政法委(2)

   
   
   气氛不那么协调,官家的尴尬与记者的坦荡都在白楼中对峙着。
   懒懒散散的阳光,从窗户玻璃上钻了进来,它不管这些,它只是想把这办公室照得洁白如洗。
   张芥那浑浊的目光里,透出一丝狡猾的波动:“假如真象你说的那样,死者是万弟的亲属,那也没改变死者是自杀的结论。”
   苏海笑道:“我离京前去过中纪委老李同志那里,他给我介绍过案情。并给了我一件小小的礼物。你知道是什么礼物吗?”
   张芥听到中纪委三个字表情不太自然:“不知道。”
   苏海始终未喝茶:“使劲猜呀!”
   张芥:“中纪委是大爷,我能猜得到吗?”
   苏海:“那我告诉你,是有人寄给他的那5颗子弹时无意间留下的指纹的模型。”
   张芥:“那又怎么样了?”
   苏海望着他的眼睛:“你还记得你们在当年处理死者遗体火化时,万弟一直在哪里哭嚎。你们拿到骨灰盒就跑了。而万弟却在火化场拿走了他女人最后的服装。这是他买的,发票还在。而我却把这套服装请中国权威司法部门鉴定过,发现上面留有嫌犯者的指纹,和中纪委老李那里5颗子弹案子的指纹模型,一模一样!”
   张芥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跌倒:“你的意思是说,有黑社会介入?”
   苏海:“老百姓说得好: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张芥瘫软在椅子上,仿佛断了脊梁。
   苏海:“你不是想要一个清白吗?关键在于你的态度。”
   张芥的威严在变得柔和:“记者同志,你知道:当年上有政法委,下有李华,我顶多传个话。”
   苏海:“今天我们的谈话,将会被写进内参里,我现在再次明确问你:你是否支持我调查这个案子?”
   张芥:“省委新副书记刘璜分管我,你关键要他支持。我算个啥?”
   苏海:“我已经见过他,他原话说‘我可以做你的坚强后盾。’”
   张芥:“那我也一样可以做你的坚强后盾。”
   苏海:“在中纪委工作组到来之前,希望你主动有所表现。”
   张芥:“你要我怎么个主动法。”
   苏海:“那个所谓的小救星,先双规起来,这恐怕是你职权内的事。”
   张芥:“他可是司法战线的楷模呀!”
   苏海:“那你就留着做楷模吧!”
   张芥:“刘副书记说过,要我和你交朋友。其实,我一直是把你当朋友看的。”
   苏海:“无所谓朋友。古人说:‘君子之交淡若水。’”
   
   张芥:“中纪委真要下来吗?”
   苏海:“那是我估计的,因为这两份证据是司法部门认可的。”
   张芥:“可恕我直言:中纪委的权力也很有限阿!”
   苏海:“处理副部级以下的干部还是够用的。”
   张芥:“你的意思是包括我在内。”
   苏海:“比你大的尹副书记不是也去休息了吗?”
   张芥:“我会去休息吗?”
   苏海:“你屁股还未做热,有点可惜。”
   张芥:“你能帮助我把屁股做热吗?”
   苏海:“那太容易了。”
   张芥:“你敢查这个案子,我就知道你上面有人。”
   苏海:“我下面有人。”
   张芥:“谁?”
   苏海打开窗子,指着楼下马路上穿流不息的人群:“老百姓。”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