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舌战政法委(2)《后宫》连载68]
艾鸽文集
·诗歌:《汶川摇篮曲》
·诗歌:《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诗歌:《地心我跪求你》
·诗歌:《我想养只蛤蟆》
·诗歌:《有个鹭鸶飞到了天堂 》
·诗歌:《大拍卖》
·诗歌:《假如生活重新开始》
·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为15岁女生李树芬而题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舌战政法委(2)《后宫》连载68

   
   
   《后宫》连载68
   
   第29章:舌战政法委(2)

   
   
   气氛不那么协调,官家的尴尬与记者的坦荡都在白楼中对峙着。
   懒懒散散的阳光,从窗户玻璃上钻了进来,它不管这些,它只是想把这办公室照得洁白如洗。
   张芥那浑浊的目光里,透出一丝狡猾的波动:“假如真象你说的那样,死者是万弟的亲属,那也没改变死者是自杀的结论。”
   苏海笑道:“我离京前去过中纪委老李同志那里,他给我介绍过案情。并给了我一件小小的礼物。你知道是什么礼物吗?”
   张芥听到中纪委三个字表情不太自然:“不知道。”
   苏海始终未喝茶:“使劲猜呀!”
   张芥:“中纪委是大爷,我能猜得到吗?”
   苏海:“那我告诉你,是有人寄给他的那5颗子弹时无意间留下的指纹的模型。”
   张芥:“那又怎么样了?”
   苏海望着他的眼睛:“你还记得你们在当年处理死者遗体火化时,万弟一直在哪里哭嚎。你们拿到骨灰盒就跑了。而万弟却在火化场拿走了他女人最后的服装。这是他买的,发票还在。而我却把这套服装请中国权威司法部门鉴定过,发现上面留有嫌犯者的指纹,和中纪委老李那里5颗子弹案子的指纹模型,一模一样!”
   张芥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跌倒:“你的意思是说,有黑社会介入?”
   苏海:“老百姓说得好: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张芥瘫软在椅子上,仿佛断了脊梁。
   苏海:“你不是想要一个清白吗?关键在于你的态度。”
   张芥的威严在变得柔和:“记者同志,你知道:当年上有政法委,下有李华,我顶多传个话。”
   苏海:“今天我们的谈话,将会被写进内参里,我现在再次明确问你:你是否支持我调查这个案子?”
   张芥:“省委新副书记刘璜分管我,你关键要他支持。我算个啥?”
   苏海:“我已经见过他,他原话说‘我可以做你的坚强后盾。’”
   张芥:“那我也一样可以做你的坚强后盾。”
   苏海:“在中纪委工作组到来之前,希望你主动有所表现。”
   张芥:“你要我怎么个主动法。”
   苏海:“那个所谓的小救星,先双规起来,这恐怕是你职权内的事。”
   张芥:“他可是司法战线的楷模呀!”
   苏海:“那你就留着做楷模吧!”
   张芥:“刘副书记说过,要我和你交朋友。其实,我一直是把你当朋友看的。”
   苏海:“无所谓朋友。古人说:‘君子之交淡若水。’”
   
   张芥:“中纪委真要下来吗?”
   苏海:“那是我估计的,因为这两份证据是司法部门认可的。”
   张芥:“可恕我直言:中纪委的权力也很有限阿!”
   苏海:“处理副部级以下的干部还是够用的。”
   张芥:“你的意思是包括我在内。”
   苏海:“比你大的尹副书记不是也去休息了吗?”
   张芥:“我会去休息吗?”
   苏海:“你屁股还未做热,有点可惜。”
   张芥:“你能帮助我把屁股做热吗?”
   苏海:“那太容易了。”
   张芥:“你敢查这个案子,我就知道你上面有人。”
   苏海:“我下面有人。”
   张芥:“谁?”
   苏海打开窗子,指着楼下马路上穿流不息的人群:“老百姓。”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