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又见棋盘花]
自由天空
·论 联 合 政 府
·追忆陈邦本先生
·城管暴行何时休?!
·《阿里山的姑娘》词作者的世纪绝恋
·再 拜 蒙 山
·足球寡妇•麻将鳏夫
·魏了翁、李调元与蜀学
·父亲的麦城
·南怀瑾西东万里缘
·三星堆佐证: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共生互动
·我与星星五十年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李调元的“灯影儿”诗
·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巴山夜雨涨秋池
·宇宙公理与文坛公案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
·梦里南江
·茶亦醉人何必酒
·春走石象湖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 珍惜生命每一天(歌词) 刘斌夫 词
·汶川大地震灾后城乡再造、生态复建与资源移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见棋盘花

   又见棋盘花
   □刘斌夫
   六月藏区“开花节”,驱车翻越夹金山、四姑娘山,在嘉绒族聚居的小金县县城郊外,看到一丛丛开得如此美艳夺人的棋盘花,让我怦然心动,想起一个人,想起少年维持之烦恼,想起三十年前我单思的“初恋”……
   我孩提时是在乡下的寺庙里度过的。寺庙改成公立小学校。因了穷困,那个地方的乡下人总有许多的自卑感;因了闭塞,那个地方的“城里人”曾有浓重的小市民气。我单思的初恋就发生在这种城乡等级差别的悬念间。
   上初中时,我以优异的成绩、优秀的文章和优美的歌喉,“荣任”以高中为主体的完全中学学生会宣传部长。那时父亲在公立乡村小学校教书,工薪微薄且出手大方。母亲从重庆市中区解放碑下放到川西老家乡下凤凰山种地耕田。弟兄五年,最小一个刚满月即妖折了。度日维艰。学校刚恢复高考、中考,蓬勃向上。小小少年的我,是唱着《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把“爱情”的敏感词改为“友情”,念完中学,考上师范专业,走向社会的。

   初中同学中,有一位来自东北、家在地质勘探大队的女生,她的名字叫颖。颖很靓丽、文雅,形貌介乎当时的电影明星丛珊与王馥荔之间。她的文科成绩不错,歌声好甜美,是班上的文娱委员。多少年了,只要一想起她,眼前就会浮现她的音容笑貌,耳畔会萦绕她的歌声《谁不说俺家乡好》。
   那时候,我缺营养,个子很矮小。颖还小我几个月,女孩先发育,显得高挑、匀称,优雅、初盈青春气息。而今若要比较,我们的高低丰瘦应该相差不远。多年不见了。多年不见。
   那时候还很封建。班上同学男女之间,是从不相互说话的,会被同学们笑话。老师安排男女同桌,是为了互不相干,上课清静;桌子中间划一条“三八线”。现在想来,真是十分好笑。
   但那时,男女同学若是班干部,也只有学生干部,为了“工作”,是要对话。这种小国寡民之间的少男少女对话,也是十分地简洁精练,惜字(语)如金,从不多言,根本更无从表达心中或许蠢蠢欲动、潜滋暗长的倾慕。这就像欧洲的中世纪。
   有天中午,吃过饭,还没到下午上课时间,颖下楼去校园里,偷摘了一朵绯红的棋盘花,坐回自己的座位,反复欣赏,对后排的我回眸一笑。就是这回头一笑,第一次点燃我早慧的单恋,太美啦!笑颜、花姿,击中我的心弦。我不敢往下想,甚而有些内愧和自责。那一年,我才十四岁。我像发誓一般坚信,我未来的“她”,就应该是颖这般模样。即使当时我虽眉清目秀,却相形见拙。
   棋盘花朵,回眸一笑,那一瞬间,让我暗自加味了许多年,不仅成就着我“张飞穿针——粗中有细”的性格,甚至激励我可谓奋斗的人生。
   后来,作为家中长子,我初中毕业,即为生计而考上可供生活的师范学校。颖上了高中。我的考上名牌大学出人头地的梦想,在父母之命与生活所迫的重压力下,藏于心底——就像那美好的花颜回眸激起的单思一样,在分别后。
   母亲对我说:儿啊,你师范毕业参加工作后,还可以再考大学,凭你的天资和勤恳,没有问题的。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却在心里想:我没有光耀名门,是配不上颖的。
   师范毕业,我自我感觉品学兼优,充满能力,却因在校期间,作为学生干部,反对过校方尅扣学生伙食费,反对过班主任的一些不良行为,而盲然不知地背上“不光彩档案黑锅”,发落至遥远闭塞的山坳里一所小学校教了一年书。我至今清晰记得那教室墙体有一个大洞,可容一头大水牛自如钻进钻出。那天下雨,屋顶大漏。这是一个全乡倒数第一名的最差毕业班,我却以一年之功,让这个班考了全乡最好的成绩,把纯朴的农家子女送进了初级中学。我也因一堂全市公开课《将相和》,精彩讲析廉颇与蔺相如之间的文武国事,获得高度赞誉,荣入语文教学研究会,并破格提调到乡镇中学任教。那个僻远的乡镇,宝成铁路过境,有一个五等小站。教乡村小学那一年,住在乡镇上,每天步行,要经过铁路小站与站台,行进和期待,就成了我初步青年之门的人生注脚。那个有铁路和小站的山村,很像青年女作家铁凝短篇小说《哦,香雪》里描述的情景。到乡镇中学执教之前,全乡老师们都推选我任教导主任,得票与呼声最高,可因我正在见习期,上面不同意。即便如此,我浑然不知,这引得那位努力多年,终于升任教导主任一职的同事嫉妒了许久。
   执教中学,且过了见习期,虽似处穷乡僻壤,我开始打听颖的下落,给她寄去了铁凝短篇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原来,颖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作为长女,招工到地质勘探分队,到比我更遥远的山区,去做野外勘探工。疑寄来了她美丽的黑白照片,我如获至宝,珍藏于怀。
   又一年,我凭藉“身怀绝技”,调任县城重点中学母校任教,并且可以同等学力参加高考,圆我高等教育梦。这时候,我给颖寄去了信,热情洋溢于字里行间,文采斐然,血浓于水。不久,接到回信,仿佛给我当头一棒,问我为什么不早一点表白,说她已名花有主,与分队一位勘探工恋爱了。我又去一信,告诉她,我以为她已读懂我的意思,我还把她的照片悄悄给一位待我很好的同事大姐看,说这是我的女友。我之所以还没在信中谈婚论嫁,是因为我当时还没调回县城,她又在比我更远的野外,我怕不会给她幸福。以为还有一线希望。她再回信说,不行,她在山区野地,因为同事的男友帮助和追求,她已答应他,就不能再答应我。我彻底缄默了。我又不知写过多少封信,不再邮寄,托人送给县城西外勘探大队颖的妹妹较交,如石沉大海。那个暑假,我失魂落魄。
   不久,我考上大学,匆匆结婚,“安家”重庆,两地分居,又在成渝铁路线上和站台演绎行进与期待。扼杀人性的人事制度,几乎让年轻人生不如死。离婚,我带着幼小的儿子,远赴沿海,十年孤旅,谈过多次恋爱,终又再婚,回到四川,常居成都。
   也许爱情就只是一种理想或幼稚的奢望,也许爱情本身就只是昙花一现而终身难忘的美丽瞬间,也许我那样的单思还不是什么爱情、而只是爱情的前奏或序曲,也许婚姻不一定有爱情、就只是一单合同或一种责任。
   一晃三十年呐!当5.12四川大地震让我们重新认识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我从西线走向重灾区阿坝州,在距震中汶川映秀湾(紫坪铺库区西北岸)不远,在成都西面的四姑娘山下——我的学生、藏族歌手央金的家乡小金,恍若梦中一般,惊见久违的棋盘花,也许应该叫做“期盼花”吧!她开得正艳,一丛丛,绯红,粉红,对生的枝叶花朵,一级级一层层,沿援苗条挺立茎杆,蓬勃向上,笑迎阳光,光彩耀眼。我忽地又想起了当年的颖,耳畔仿佛又悠悠响起她当年清亮甜美的歌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