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若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郑若思文集]->[给南京老右讲个故事,再问个问题 ]
郑若思文集
·国际航班上的抗日电影
·我眼中的日本空姐
·张秉贵和铃木秉贵――我的追星体验
·奥运冠军的“注水猪肉”文凭
·日本主动向美国占领军提供慰安妇的秘闻
·马克思的私生子和鲁迅偷窥—名人批判之批判
·红色图腾的破灭--大视野下的法国大革命
·就“六四”和法国大革命回唐夫兄
·小议启蒙运动与西方思想史
·赵紫阳—邓小平决裂之谜
·“气节”,真那么重要吗
·历史批判还是道德批判----我们怎样评价政治家
·共军的人道和日军的人道---与老芦抬杠
·呼唤思想的复归——也谈芦笛现象
·警惕水均益---对中国网络民族主义的忧思
·台湾大选说明中国人不适合于民主政治吗—与林思云兄商榷
·谁是中国民主政治的头号敌人—--再致思云兄
·血债不血还—解决六四问题的另一思路
· 李外长是个好同志
·谁扣错了第一粒纽扣?
·美智子之死
·瘸腿机场的三十年——日本战后最惨烈的官民纷争
·也谈冯锦华的行为是否值得赞扬
·脱离法制轨道的“正义行动”是暴力
·爱国贼的害国主义
·北大秀才的人格分裂——从张承志和余杰的“日本论”说开去
·《我来谈高铁》中的几处硬伤
·谁在信口雌黃--就京沪高铁问题答龙之醒
·徘徊在受害者和加害者角色之间的日本
·靖国神社问题的另一个层面
·日本右翼势力到底有多强大
·法官的儿子和贼的儿子—就日本政坛的世袭问题
·假如同样的震灾发生在中国……
·我看张纯如《南京大屠杀》
·日本缺乏什么—答元江、苗仁、美利坚和诸网友
·关于常任理--答美利坚和网友之一
·假如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一样……——再答美利坚和网友之二
·反对妖魔化日本不等于为日本护短---答张三网友
· 小议法国的民族性--回战争与和平先生
·正义的底线――从日本《产经新闻》社论说起
·钓鱼岛问题与常任理—兼与龙网商榷
·反日是一支飙升股? ——质疑《联合早报》的专业操守
·妖魔化华人教授的背后 ---质疑《联合早报》驻日记者符祝慧的专业操守
·无耻的《环球时报》
·关于《环球时报》张莉霞记者造假的证据补充
·关于环球时报造假的又一证据:烛光纪念仪式
·日本的“爱国者”为何“揭批”纳粹罪行?
·关于张记者的报道问题,再说点看法
·喜看新华社为《环球时报》造谣事件收拾残局
·多维社论为什么要撒谎?
·也说高安桑的典型意义
·为杨绛先生辩护----说说孙乃修先生批杨论所透露的狭隘
·原野(呼延宇)——一个真诚的探索者
·山形小姐的两支芦笛
·给阶级兄弟苗样的回话
·信息黑洞与民粹主义狂躁症——从《靖国》的上映说起
·行行好,饶了蔡元培吧
·震灾是还击西方反华势力的良机
·[震灾随想之一] 说“伟大”太沉重
·[震灾随想之二 ] 灾后第一课,让我叹息
·[震灾随想之三] 还“尊严”以本来面目
·洗脑为什么有可持续性——兼答芦笛的思考题
·非科学微型幻想小说:假如明天“平反”六四
·给南京老右讲个故事,再问个问题
·脱鞋无罪,脚臭无理
·我和臭脚丫的一场交锋
·江阿姨的尿盆,周爷爷的碗
·反文明也是一个过程——也谈“豺狼之邦”
·党的被害妄想是从哪里来的?——论“三一八模式”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南京老右讲个故事,再问个问题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俺从日本坐美国西北航空飞机回国。刚一坐定,就听见一声台湾国语的断喝:“先生,不要吸烟了!”虽然抽烟的不是俺,但是因为喊的人嗓门太大,俺也忍不住好奇看一眼,原来是一名华裔男空乘(空少?)正在隔着好几排座位向一个中年男人叫喊。
   
   那个中年男人的确在喷云吐雾,弄得机舱烟雾腾腾。那年头还没搞彻底禁烟,烟民乘客只好提前预约机舱后排的吸烟席,如果不知道预约或者运气不好,就只好屈尊和我等非烟民挤在一起克己复礼了。大概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这么个倒霉蛋儿。
   

   糟的是“空少”喊了几遍,那个男人依然故我,不予理睬。偏偏这时另一名空乘把“空少”叫去搬东西,便暂且饶了那男人,走开了。
   
   我趁机打量了那男人一番,那男人穿一身红色的鹿岛队足球衫,戴顶棒球帽,他一边吸烟,一边还站起来四处张望,东摸西碰,看起来是很少乘飞机。虽然他没有张口说话,但是我已经断定这是个来自日本地方城市的乡下汉,因为华人即使是鹿岛队的球迷,也不会穿着鹿岛的球衫招摇到国际航线上。
   
   果不其然,那男人回过头来,跟他的旅伴聊起天来,我竖起耳朵仔细一听,是带些东北(日本东北地区)口音的日语。怪不得他听不懂空少的话。
   
   过了几分钟,空少回来了,他继续隔着座位对着那男人大吼:“禁烟席不准吸烟!”
   
   我走过去拍拍空少的肩膀:“先生,您知道他是哪国人?怎么知道他听得懂您的中文?”
   
   “那还不是中国人!在飞机上乱吸烟、不守规矩的,用国语说他,一般不会错。”空少振振有词。
   “可是,您没发现他不理您吗?”我问。
   
   “中国人就是这样啊,假装没听见,等我告诉他要罚款了,他就会听见了。”空少非常自信地说。
   
   “您就没想过有另外的可能性?比方说,他不是中国人,也不懂中文?”
   
   “不大可能吧?”空少半信半疑。
   
   “可是那个吸烟的客人的确是日本人!不信,你找懂日语的同事去跟他沟通一下?”
   
   空少满脸狐疑,还是找了个乘务长模样的大嫂来,大嫂和那男人讲了几句卷舌音很重的日语,那男人这才不好意思地像鸡啄米般点头哈腰地掐灭了烟,道了歉,事情终于尘埃落定。
   
   空少很有礼貌地来到我座位前道谢。我忍不住质问他:“小伙子,亚洲人的相貌差不了多少,怎么能一口咬定不守规矩的一定是中国人呢?”空少答不上来,表情尴尬地走开了。
   
   呵呵,老右,俺讲这个故事给你,就是想问一问,你是凭什么断定那个金丝眼镜就是日本人呢?你是查了他的护照,还是问过他的国籍?为什么他不可能是越南人、韩国人、马来西亚人,或者干脆就是放洋到美国十几年、自以为高等华人的汉奸呢?
   
   俺不是要和你抬杠。俺也认为以个别人教养问题去侮辱他的民族是极其不好的行为,所以俺当年要去和那位空少较真,还给他当场上了一课。俺只是想进一步指出,反对种族歧视是没有国界的,如果只知道反抗歧视,而对歧视别人觉得理所当然,那是十足的双重标准。
   
   老右在文中说:“如果是日本人,在大庭广众下歧视中国人,
   中国政府为什么放弃中日战争赔款,便宜了小日本。”既然老右和很多人说了,脚臭熏人是个人问题,不能代表整个民族,不能因此就咒骂中华民族,很对!照此逻辑,即使金丝眼镜是个歧视中国人的日本人,那么他的行为也只能代表他自己。中国政府放不放弃战争赔偿,和某个日本人是否对中国人怀有种族歧视,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哪个人会因为给另一个国家付出战争赔偿,就对那个国家俯首帖耳?甲午之战中国不是向日本赔偿了么?换来的是中国人对日本的尊敬吗?再进一步,中国人当中普遍存在的对黑人的歧视、对农民的歧视、对穷人的歧视该做如何解释?
   
   总之,请老右答疑解惑:亚洲人的相貌差不了多少,怎么能只因为从大阪上飞机,“相貌举止像日本人”,就一口咬定出言不逊、歧视中国人的一定是日本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