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余秋雨居心叵测]
张成觉文集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秋雨居心叵测

   名列大陆作家财富榜首的余秋雨,本来就是极富争议的人物。想不到,此次“5.12”大地震之后,他竟以网上一篇文章,又一次成为备受抨击的文化名流。他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被讥为“鳄鱼的眼泪”,真是恶名远扬。

   对此,相信余早有预料。而且,他也不在乎。说不定此刻他正沾沾自喜,因为按照毛的逻辑,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余大可以此向当局证明自己立场坚定,和中央保持一致。此后必然进一步备受宠信,名利双收,其在作家财富榜上的“一哥”地位势将固若金汤。

   只是凡事有利必有弊。余此番赤膊上阵,向“反华”势力反冲锋,其效忠现政权之不遗余力,难免使人联想起他在文革中的表现。当年大陆文坛“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际,余作为“石一歌”的成员稳居华堂,替“四人帮”舞文弄墨,好不风光。

   “石一歌”是张春桥、姚文元手下的写作班子,本来的任务是撰写《鲁迅传》。故余秋雨对鲁迅作品多所涉猎。大概因此之故,他也从鲁迅当年鞭挞过的若干无耻文人那里,取法了一些伎俩,以为己用。此次的手法便可见一斑。

   具体地说,就是使人记起1926年“三。一八”惨案后,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中提及的那“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

   《纪念刘和珍君》是当年4月1日脱稿的。在此之前5天,即3月25日,鲁迅在题为《可惨与可笑》一文中这样写道:

   “这是中国的老例,读书人的心里大抵含着杀机,对于异己者总给他安排下一点可死之道。就我所眼见的而论,凡阴谋家攻击别一派,光绪年间用‘康党’,宣统年间用‘革党’,民二以后用‘乱党’,现在自然要用‘共产党’了。”(《鲁迅全集》第3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269页)

   显然,深谙个中三味的余秋雨,于八十二年后的今天,在中共掌权的大陆,要给对手扣上一顶大逆不道的帽子,“反华”自属不二之选。

   余文中宣称,由于地震遇难学生家长兴讼追究校舍中的豆腐渣工程,“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

   从这句话看,余对前段时间西藏事件引发的西方对北京当局处置不当的批评,以及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的种种扰让,似乎都很宽容,并不视之为“反华宣传”。否则,不会用“已经很长时间”的说法。

   那么,他何以对惨遭独生子女丧生之痛的学生家长完全合情合理合法之举,肆无忌惮地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呢?

   这正好可从其所称“诬陷性的说法”找到答案。也就是说,余秋雨充分意识到,他提出的那前三点(是天灾,更是人祸: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五个境外记者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身份)证据确凿,第四点(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吗?)已引起许多人的反思,凡此种种构成了对当局信誉以至执政合法性极大的质疑与威胁。

   于是,他在文中一方面含血喷人,颠倒是非,散布流言,极力抹黑一直持平公正地报导救灾的媒体,一面鼓其如簧之舌,劝诱学生家长放弃积极追讨校舍倒塌的法律责任,而任由当局摆布,使此种人命关天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不了了之。

   其实,在追查豆腐渣工程真相这件事情上,“横生枝节”的不是别人,而正是余秋雨本人。他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把水搅浑,往数以千计的受害学生家长心灵的伤口上洒盐,表明其对这些为人父母者居心叵测,“不怀好意”。

   当年,对于“三。一八”惨案,鲁迅曾悲愤地写道:“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纪念刘和珍君》,同上,275页)

   鲁迅的话,正可以用来表达余秋雨此文读者的心声!流言是可以杀人的。

   让我们一起猛喝一声:“闭嘴吧!余秋雨。”

    (08-6-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