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余秋雨居心叵测]
张成觉文集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秋雨居心叵测

   名列大陆作家财富榜首的余秋雨,本来就是极富争议的人物。想不到,此次“5.12”大地震之后,他竟以网上一篇文章,又一次成为备受抨击的文化名流。他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被讥为“鳄鱼的眼泪”,真是恶名远扬。

   对此,相信余早有预料。而且,他也不在乎。说不定此刻他正沾沾自喜,因为按照毛的逻辑,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余大可以此向当局证明自己立场坚定,和中央保持一致。此后必然进一步备受宠信,名利双收,其在作家财富榜上的“一哥”地位势将固若金汤。

   只是凡事有利必有弊。余此番赤膊上阵,向“反华”势力反冲锋,其效忠现政权之不遗余力,难免使人联想起他在文革中的表现。当年大陆文坛“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际,余作为“石一歌”的成员稳居华堂,替“四人帮”舞文弄墨,好不风光。

   “石一歌”是张春桥、姚文元手下的写作班子,本来的任务是撰写《鲁迅传》。故余秋雨对鲁迅作品多所涉猎。大概因此之故,他也从鲁迅当年鞭挞过的若干无耻文人那里,取法了一些伎俩,以为己用。此次的手法便可见一斑。

   具体地说,就是使人记起1926年“三。一八”惨案后,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中提及的那“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

   《纪念刘和珍君》是当年4月1日脱稿的。在此之前5天,即3月25日,鲁迅在题为《可惨与可笑》一文中这样写道:

   “这是中国的老例,读书人的心里大抵含着杀机,对于异己者总给他安排下一点可死之道。就我所眼见的而论,凡阴谋家攻击别一派,光绪年间用‘康党’,宣统年间用‘革党’,民二以后用‘乱党’,现在自然要用‘共产党’了。”(《鲁迅全集》第3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269页)

   显然,深谙个中三味的余秋雨,于八十二年后的今天,在中共掌权的大陆,要给对手扣上一顶大逆不道的帽子,“反华”自属不二之选。

   余文中宣称,由于地震遇难学生家长兴讼追究校舍中的豆腐渣工程,“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

   从这句话看,余对前段时间西藏事件引发的西方对北京当局处置不当的批评,以及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的种种扰让,似乎都很宽容,并不视之为“反华宣传”。否则,不会用“已经很长时间”的说法。

   那么,他何以对惨遭独生子女丧生之痛的学生家长完全合情合理合法之举,肆无忌惮地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呢?

   这正好可从其所称“诬陷性的说法”找到答案。也就是说,余秋雨充分意识到,他提出的那前三点(是天灾,更是人祸: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五个境外记者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身份)证据确凿,第四点(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吗?)已引起许多人的反思,凡此种种构成了对当局信誉以至执政合法性极大的质疑与威胁。

   于是,他在文中一方面含血喷人,颠倒是非,散布流言,极力抹黑一直持平公正地报导救灾的媒体,一面鼓其如簧之舌,劝诱学生家长放弃积极追讨校舍倒塌的法律责任,而任由当局摆布,使此种人命关天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不了了之。

   其实,在追查豆腐渣工程真相这件事情上,“横生枝节”的不是别人,而正是余秋雨本人。他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把水搅浑,往数以千计的受害学生家长心灵的伤口上洒盐,表明其对这些为人父母者居心叵测,“不怀好意”。

   当年,对于“三。一八”惨案,鲁迅曾悲愤地写道:“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纪念刘和珍君》,同上,275页)

   鲁迅的话,正可以用来表达余秋雨此文读者的心声!流言是可以杀人的。

   让我们一起猛喝一声:“闭嘴吧!余秋雨。”

    (08-6-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