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张成觉文集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这是一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论战漫话
·被“革命”吃掉的赤子周扬 --异化与人道主义论战漫话(续一)
·胡乔木三气周扬——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二)
·“白衣秀士”胡乔木及其“小诗” ---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三)
·胡乔木不懂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四)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严寒中的一丝春意--“临时性强奸”案改判有感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会回到蒋介石时代?--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池恒的幽灵和民主派的觉醒 --读辛子陵新作有感
·念晓波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八十後,好样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大陆煤矿设备之差,条件之劣,事故之多,伤亡之重,早为世人所知。
   
    然而,此次汶川大地震,迄今为止死亡与失踪的8万8千余人中,似罕见有煤矿工人。起码电视没报导过。此事极为耐人寻味。
   
    一个顺理成章的推测是:位于灾区的煤矿事前接获临震预警,早一两天即已停产,从而避过此一浩劫。

   
    对此,山东大学附中李昌玉老师有所分析。其《破解汶川大地震中的广元秘密》一文,提到广元市的两个奇迹:一是辖下除青川县之外,市区和其他三县地震死亡和失踪共121人,占总人口280万的万分之零点4(青川县死亡4408人,失踪296人,合计4704人,占全县25万人口的2%强);二是该市所属众多煤矿无一死伤。
   
    这是5月22日官方公布的数字,目前应无太大变化。
   
    由以上数字可见,青川县的死亡、失踪人数与广元市区及另外三县相比,是97:3;而两者总人口之比是2:98。此外,从废墟中救出人员,青川县是3239人,广元市区及另外三县合计为35人。
   
    李老师就此推测称:此乃有无预警之分别所做成。笔者认为言之成理,兹不赘。
   
    下面着重看看该市煤矿的情况。
   
    广元是四川省重要的产煤区,大小煤矿近百家,职工连家属近20万人。据该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菲介绍,除青川县外,其余县区灾后四小时基本恢复供电、供水及通讯,全市煤矿没有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
   
    当然,地面建筑和井下损毁都很严重。尤其是井下:“灾后超过平常4倍以上的井下涌水量,致使部分采掘面大巷垮塌,井下排水、通讯、机电、运输、井巷、采掘等设施设备损毁严重,全市煤炭系统生产处于瘫痪状态,”
   
    但“由于平时安全工作抓得扎实,灾后组织工作得力,全系统无一人死亡。”
    据报导,“目前,全系统干部职工情绪稳定”,“还组织抢险队伍奔赴青川、什邡等地开展抗震抢险。”
   
    把上述井下受损的严重情况,尤其是“超过平常4倍的井下涌水量”,和“全系统无一人死亡”联系起来,显而易见,震前该市煤矿肯定接获通知停产了。
   
    此外,震后一些煤矿应当局要求捐款,据该市所辖旺苍县的新闻:《煤炭系统向地震灾区捐款已超过60万元》,有四家规模较大的煤矿分别捐款10万元或以上,另某矿主个人捐1万元,还有26家煤矿共捐款8.05万元,机关和乡镇企业服务站干部职工捐款1.05万元。
   
    非但如此,“该县煤管局还在继续宣传组织,引导其他煤矿和本系统干部职工采取多渠道继续向灾区捐款捐物,帮助灾民渡过难关,重建家园。”
   
    正如李昌玉老师所说,以上种种,表明他们早有防备,“而且防备工作做得很到家”。
   
    不过,对于上述组织捐款的做法,笔者实在无法理解。因为,这些煤矿损失严重,据该市领导人王菲介绍的情况,每家“规模以上的”煤矿损失2000万元,小煤矿损失500万元。同时,煤炭系统职工宿舍、办公楼、食堂、洗选厂、物资仓库等房屋大面积倒塌和损坏,可见其自顾不暇;加以“近20万职工及家属大多居无住所,矿区学生无法上课,病人无法医治,饮用水严重缺乏。”也就是说,这些干部职工多半本身便属灾民,为何还要他们“继续捐款捐物”呢?
   
    回到广元市提前发出预警的事。除煤矿外,居民也接获通知。据5月14日《厦门晚报》对大学生王秀月的采访报导,家在广元的王称:“因为政府提前通知,地震来时,父母都撤到安全的地方。”
   
    另据报导,陪同胡锦涛访问灾区的一位新华社领导,听到当地驻军首长对来自北京的军方高层报告说。一星期前接到绝密地震预告后,已就该处的核设施和武器弹药作了妥善处理,请其放心。
   
    与此同时,记者也发现,原来当地政府也于事前被告知,要让容易遭受地震、地质或其他自然灾害影响的单位做好准备。于是,此次地震灾区附近很多地方的中小煤矿,在震前三天开始停工。因为煤矿是最易受地震影响的。其中有些煤矿停工的理由是“地质情况不稳定”。
   
    这里使用“地质情况”一词,显然有避免公众恐慌的考虑。它使人联想起,四川省政府网页上,5月8日有关“成功平息马尔康县地震谣言”那则新闻,就是说底下把“地质灾害”误传为“地震灾害”,以此发音相近的词语来搪塞的。
   
    综上所述大体可以这样判断:震前三天,最低限度广元市所属的煤矿都接获临震预警,要求按照既定的预案加以防范了。
   
    不过,百密一疏也是有可能的。个别煤矿的矿主说不定有侥幸心理。因为此前预报过几次,却并无发生地震。所以,他们依然让工人继续下井作业。这大概是《24名矿工被困井下等待救援》的由来。
   
    这则新闻称,5月25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王德学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目前尚有3个煤矿、24个人被困井下,正在等待救援。”
   
    无论如何,煤矿系统得益于震前预测、预报和预防,此次无一死亡,属大好事。
   
    这也证明,较准确的短临预测,现时在大陆并非绝不可能。
   
    问题是,由什么人,根据什么准则,决定是否发出临震预报?发到什么范围才合适?
   
    这一点,不是应该让民众有发言权吗?
   
    (08-6-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