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张成觉文集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昨日为韩战爆发58周年,撰文评辛子陵论点,意犹未尽,乃为续。
   
   辛盛赞毛“下决心打这一仗,实在是大智大勇。”(《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书作坊,2007,34页)此一论断恐难以令人苟同。
   
   正如辛书中所言,毛是“在建国之初,以久战疲惫的军队,以久战残破之经济”,乾纲独断,悍然决定介入金日成挑起的这场不义之战的。整个决策过程只能说明毛的刚愎自用,脱离实际,违反常理,毫无智慧可言。

   
   我们可以从斯大林1950年10月1日的电报讲起。当时金日成已兵败如山倒,主力损失殆尽。故斯大林要求中国出兵救急,“哪怕五六个师也好,应立即向三八线开进”。(同上,20页)
   
   翌日,中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是否出兵。“毛没有想到几乎所有的领导人都持怀疑或反对态度。特别是军队高级将领们几乎都对同美军作战表示没把握。”(同上,21页)
   
   于是,毛只好回电婉言拒绝。其中称:
   
   我们原先曾打算,当敌人向三八线以北进攻时,调动几个师的志愿军到北朝鲜帮助朝鲜同志。但是,经过慎重考虑,我们现在认为,这一举动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同上)
   
   下面提到“靠几个师很难解决朝鲜问题(我军装备极差,同美军作战无胜利
   把握),敌人会迫使我们退却。”“并由此引起美国与中国的公开冲突,那末我们整个的和平建设计划将被全部打乱,国内许多的人将会对我们不满(战争给人民带来的创伤尚未医治,人民需要和平)。因此,目前最好还是克制一下,暂不出兵”。(同上,22页)
   
    这不仅是党内领导层绝大多数的意见,也反映了普遍的民意。“参政的民主人士纷纷谏言:‘不能和美国打仗,千万不要引火烧身。’”(同上,23页)其中蕴含着浅显易明的道理,那才是智慧。
   
    可惜,毛并没有从这些最基本的事实出发考虑问题。过了两天,即十月四日下午,政治局扩大会议再议时,毛“三天三夜不睡觉了”,“逐渐形成了派出志愿军抗美援朝的决心”。(同上,24页)
   
   会上,针对“多数人仍是不同意出兵”,他摇唇鼓舌,宣称“地面作战我们应该有信心战胜美国人”。其论据为:一,美国要管全世界的事,战略重点在欧洲,入朝兵力有限;二,其后方太远,后勤保障负担很大;三,“他是不义之师,侵略人家,士气不高,民心不顺。要流美国人的血,替李承晚打天下,美国人是反对的。参众两院的议员们对反共是支持的,但流美国人的血就有意见了。”(同上,25页)
   
   毛的这番说词据说颇打动了高层一些人。其实破绽百出,不经一驳。
   
   首先,他回避了“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迫切需要休养生息”这个党心民意。只抓住美国的所谓“弱点”做文章。
   
   其次,所举的第三点论据似是而非。说美军是“不义之师,侵略人家,士气不高,民心不顺”,根本不合事实。美国国会议员以及民众固然不想子弟流血,但捍卫自由世界,抵抗苏联扩张却是人同此心。毛自己对美国了解很少,高层其他人更昏昏然,毛遂得以巧言令色,以售其奸。
   
   至于第二点,并不表明“志愿军”占优,因为无制空权,汽车运输线遭美军狂轰滥炸,补给远较对方困难。“一口炒面就一口雪”的饮食条件便是明证。
   
   而第一点,意味着毛执意重施内战中的“人海战术”,不惜牺牲众多士兵的生命,去抵消美军的武器装备包括飞机大炮的压倒优势。
   
   次日下午,已慨然允诺挂帅出征的彭德怀在会上发言。彭认为,美如占朝鲜将威胁东北,“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它既要来侵略,我就要反侵略。”“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了几年。”(同上,25-26页)
   
   由于彭在党内军内的威望,会议倾向当即逆转,毛的出兵决策获通过。
   
   其实,彭的分析完全基于假设。后来知道,麦克阿瑟当面向杜鲁门承诺,不会打过鸭绿江。他宣称1950年感恩节(11月23日)前“结束战争”。所以,一口咬定美国“要来侵略”是毫无根据的。
   
   其实,这一点毛讲话中也接触到了。同中国打仗要流血,美国人会愿意吗?二战才结束不久,它有什么理由非要跟中国开战呢?倘用毛话中之矛攻彭之盾,则彭之论点无法成立。
   
   但当时中共高层俱慑于毛的一言九鼎,再加上彭关键时刻挺毛,遂无人质疑美国侵略的可能性。10月8日毛签发组成志愿军的命令并电告金日成。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决策建基于苏联为志愿军提供40个师的装备,并出动空军“配合作战”。为此,10月11日周恩来、林彪在斯大林的度假别墅与苏方会商落实有关安排。
   
   万万想不到,斯大林背弃原先的承诺,竟称两个至两个半月后空军才能出动,且将仅“限于在后方和前沿活动”,不能深入敌后;装备也要分期,先装备20个师。
   
   周恩来当即表示,“如无苏联空军配合作战,我们也准备暂缓出兵。”(同上,28页)由于双方谈不拢,结果他和斯大林联名电告毛“说明会谈情况”。
   
   但毛考虑两天后决心不变,故13日政治局会议“讨论的结果是决定尽快出兵”。
   
   不言而喻,第一批过江的26万“志愿军”(实质是成建制的解放军),在两个多月内饱遭美军轰炸,造成了多大的伤亡。即使后来苏联空军“配合”,制空权还是在美军方面。
   
   据说,韩战尚未结束,毛即已得知,美军并无侵入中国东北的计划。但他对出兵入朝绝不感到后悔,因为,此举使斯大林不再怀疑他是铁托,而相信其对苏联的忠心。
   
   入朝“志愿军”先后共达134万余人,占全军陆军的70%,空军的41%,炮兵的73%,防空军的60%,坦克兵的30%,工兵的57%,公安军的11%,铁道兵的100%。
   
   其中阵亡数字或者是永远的秘密。但国内外军事专家研究认为,可能高达40万众,远高于当局公布的11万5千名。连同负伤、失踪者,总计在150万以上。
   
   毛错误估计美国的意图,违背党心、民心,出兵介入韩战,不仅拖慢了国内的和平建设步伐,更使几十万“志愿军”葬身异域,连他自己的大儿子的命也贴上了。只换回斯大林的“信任”。这只能说是愚不可及。
    至于说到“大勇”,他让“装备极差”的“志愿军”跟装备精良的美军较量,
   其实抱着赌徒心理。显然他对彭德怀所说的“打烂了”是有准备的。最后侥幸打成平手,那是他的造化。
   
    总之,韩战绝非毛“一生革命事业光辉的顶峰”,100多万伤亡者的不幸,以及遣返的2万1千余名志愿军战俘的悲惨命运,是掩盖不了的。
   
    历史的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
   
    (08-6-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