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张成觉文集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我深信,经过这次地震,中华文明必将开创一个以生命、人性、至善、大爱为主轴的新时代。有了这个主轴,其他问题都好办了。”
   这是余文《感谢灾区朋友》的结束语。其中,被列为中华文明“新时代”主轴的四要素,依次是:生命,人性,至善和大爱。这点倒不无新意。
   换句话说,中华文明的“旧时代”缺乏此四项要素。如果将“旧时代”理解为始于1949年10月中共建政的“毛时代”,那么,余“大师”可谓言之不虚。
   如所周知,毛时代以“权”为“重中之重”,即所谓“有了权就有了一切”。百姓“生命”根本无足轻重。
   1957年11月毛在莫斯科声称:为了建立无产阶级的新世界,中国6亿人死一半也不要紧,还剩3亿人照样建设共产主义。如此以人命为草芥,令在场的各国共产党与工人党领袖目瞪口呆。显然,他的“新世界”无非是一党专政的极权社会,与马克思主义毫不相干。

   “人性”更早在1942延安文艺座谈会就被毛彻底否定,他只强调“党性”。最强的党性是盲从和迷信其本人。什么母子之亲,儿女之情,全都划归“资产阶级思想”范畴,要受批判。
   同样,“至善”也被指为地主资产阶级虚伪的伦理观。“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资产阶级认为是“行善”,无产阶级便认定是“作恶”。
   至于“大爱”,更根本不可能存在。毛断言,在阶级消灭之前,绝无统一的“人类之爱”。连“爱”都被指子虚乌有,则当然谈不到什么“大爱”了。
   其实,“大爱”这个词好像也是诞生于“5.12”大地震之后。大陆近60年来的政治思想教育,核心不是“爱”,而是“恨”。
   所以,毛时代的“文明主轴”为“极权,党性,斗争,大恨”。对此,余“大师”心知肚明。他此番改头换面,提出“生命,人性,至善,大爱”,只是骗人的幌子罢了。
   试想,如果他真把“生命”作为“文明主轴”之首,为何对请愿灾民替自己不幸夭折的孩子讨还公道之举,喋喋不休地加以指责,还将他们硬扯到“反华”圈子呢?给当局施加一点压力,敦促其加紧处理校舍豆腐渣工程问题,完全属于余秋雨也不得不承认的应有的“人权”,为何要花言巧语变相阻挠呢?
   说穿了,是因为余秋雨担心当局会由此受到冲击,影响“动人气氛”,妨碍政局稳定,不利奥运举行,从而威胁极权统治。一句话,学童生命不足挂齿,北京政权不容动摇。
   其余“人性,至善,大爱”,都服从于维护极权的大前提。余秋雨明知要受“不仁不义”的骂名,依然“勇敢”地跳出来“劝告”灾民,原因便在于此。其护主之心,可谓既真且切。
   非但如此,他还极力鼓动其他地震幸存者为之帮忙游说。“据说有不少受伤害比他们更严重的灾民已经去劝告他们,。。他们说,不管伤势多重,大家一起来疗伤,不要老是去抠那些伤疤。”
    余秋雨的伎俩实在太无人性了。请问,按照他所说的“生命第一”原则,还有谁比惨遭丧子之痛的父母“受伤害更严重”?让子女健在的劫后余生者去当说客,使用“不要老是去抠那些伤疤”这种话语,不会被请愿灾民反讥为“站着谁说话要不疼”吗?何况他们的伤口还在淌血,尚未结疤?余秋雨此举不是在挑拨离间灾民吗?
    由于校舍豆腐渣工程早在众多媒体上曝光,余文中不能不假惺惺地提出:偷工减料等责任者须受严惩;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这样等于变相承认确有人祸,跟他前面指控“反华”媒体“诬陷”的说法自相矛盾。
    对于这种自打嘴巴的表述,余秋雨采取“鸵鸟政策”。他色厉内荏地宣称:“对‘生命第一’原则作法律的底线性保证,必须是严厉的。”言下之意,颇有点“从重从快”的味道。
    但他惺惺作态之余,似乎忘了这种从一个极端(否定人祸存在),走到另一极端的做法,无意中默认了以往当局既未确认“生命第一”原则,更加没有“法律的底线性保证”。
    事实上,迄今未见大陆对各种豆腐渣工程的责任者,包括几年前被朱镕基总理痛斥的水利工程之承建商,及其主管政府部门有人被起诉,更不要说受“严惩”了。
    寄语余秋雨,你挑起这个话题,弄不好捅了马蜂窝,搞到吃不了兜着走!
    多行不义必自毙,“不仁不义”的余“大师”,小心点!
    (08-6-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