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曾节明文集
·武汉抗疫的“胜利”,是应政治需要而伪造的假胜利:两会才是疫情风向标
·疫病危机果然引爆中共内斗:习近平与王岐山翻脸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不自觉”?
·新冠状病毒是厌共厌习病毒,习近平、特朗普、文在寅败局已定
·新冠状瘟疫,中共甩锅美国纯为对内维稳需要
·疫情“清零”,是习共复工和造假政绩的需要,后果是灾难性的
·李跃华事件反映出主流医疗界的僵化与无可救药
·对李跃华的否定和打压,背后附着中世纪教会打压异端的阴魂
·他对英国实行极权统治,却被英国人评为伟人
·大外宣制造海归避疫潮,归国华人反沦为中共甩锅、煽仇的牺牲品
·中共被迫停止甩锅美国,改为甩锅粉红
·由习共甩锅煽仇海归,看中共如何败坏社会道德
·对李跃华的打压,其实是对民间探索和创新的打压
·透视李跃华现象:为什么主流医疗界会打压民间探索与创新不遗余力?
·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一名,帮了中共的大忙
·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伤害华人,成全中共
·以退为进保专制的“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
·就怒骂小粉红一事与陈立群大姐商榷
·台湾的防疫成绩,戳破了中共所谓专制“抗疫优势”的无耻谰言
·温起峰的奇葩遭遇,反映出大陆旅台政治流亡者的困境,及台湾反制中共的缺失
·习近平“抗疫”新动向:为保“清零”的防疫不作为谋杀
·习近平学朝鲜必败:关于中国疫情访覃昔权
·分封制的过早消失,是中国历史上两度亡于蛮族之手的要因
·旅泰中国难民生态:五年了,柳学红还在病痛中苦苦等待
·普通人的真实战争
·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闲侃电影《斯大林格勒》:老毛子的原汁原味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对话秦晋先生:习近平是否做得成毛泽东第二?将以何种方式下台
·新冠状瘟疫对中共国的影响:复辟毛共式极权加速、内斗加剧
·二战电影中战争罪行的观感
·新冠状瘟疫危机加速中国左转、引发中美对抗、加剧中共内斗
·警惕中共以出口防疫产品方式进行病毒偷袭
·新冠状瘟疫是习近平抓权维稳的对内生化战
·英国高层纷纷感染,再次证明新冠病毒是中共病毒
·新冠状瘟疫导致习、李矛盾激化,胜负尚在未知
·2020年是中国和世界的转折点,武统台湾在即!
·新冠状的毒霾中,一个新极权的中国隐然成型
·警惕中共乘美国疫情,闪电武统台湾
· 康生的另一面:“文革”中抢救大批文物
·中共蓄势待发,台湾该紧急备战了!
·140万件防弹衣的信号:台湾该作紧急战争动员了!
·中共进攻台湾最有可能的方案
·特疯子不失为遏制中共的最佳人选
·对中共索赔的可行性,特疯子为何比建制派强?
·民主党和建制派反俄有利于中共,特疯子亲俄对中共构成战略威胁
·疫情下美国种族歧视如何?为什么会有歧视?如何避免受歧视?
·台湾形势凶险,应抢在特疯子可能的离任前作好战备
·遏制中共病毒,从出台“对等法”开始
·习近平面临的形势:党外大好,党内堪忧;国内大好,国际大坏
·哲学是文明的第一要素吗?兼驳尹胜
·为获赔:美国和西方国家应该立即冻结中共国在西方的资产
· 应该追究贪德赛助共隐瞒疫情的罪行!
·以史为鉴,看美国政客对中共的韩信心态
·部分中国人不正常是因为中文语境吗?驳尹胜
·邓小平路线回不去了,中共要么垮台要么重归毛时代 ——新冠瘟疫影响综合前
·中共回归邓小平已无可能,中共必然而且正在回归毛泽东,小民如何自救?
·为什么习近平必败?不是因为他坏
·为连任,特疯子必痛击中共国,美中冷战下月开场
·粮荒和“上山下乡”很快会在中国再现
·中共即将武统台湾信号:中共常委搬入西山地下,美国应该调军了!
·中共政治局常委迁至北京西山,是即将武统台湾的信号
·新冠瘟疫验证了习近平是中共政权的崩盘手
·中共急推数字货币,意在复辟计划经济
·洗脑的成效决定了专制政权的生死:兼论中共当前的困境
· 人类的主要专制政权形态,及中共的坐标
·文革式洗脑下人民更加愚昧,乘闭关锁国前赶紧逃往东南亚!
·由专制者的权威律,断习近平的成败
·孙力军落马,绝非因为制造“铜锣湾案”
·孙力军落马非因为制造“铜锣湾案”
·孙力军落马是习共攻台在即的信号
·金正恩的生死关系到朝鲜政权的生死存亡
·再论朝鲜为什么不可能改革开放
·怎样对付五毛?
·中共异动反映出金正恩已出事,朝鲜气数已尽
·新冠的爆发砸了中共的如意算盘,影响深远
·特疯子联俄抗中剑指中共死穴
·特疯子的“联俄抗中”,是对二战美国联苏灭德的修正
·新易北河会师:新冠瘟疫引发美俄联手抗中,闰四月大凶中共危殆!
·庚子凶年+闰四凶月,中共国遭逢“双鬼拍门”
·习特勒提前惊醒西方,崩了中共国崛起的盘
·庚子年闰四月:凶上加凶
·金正恩已病废无疑!透视东北亚各方的“阿瞒”心态
·中共很可能抓住美国大选年的弱点出击
·金正恩失踪,朝鲜高层以金名义统治二十天,是内讧的信号
·文在寅是服务于中共的战略间谍
·金正恩已成植物人,中共以金正恩替身的方式维持朝鲜政权
·透视金正恩失踪和复出之谜
·“五十年不变”是共产党的策略,习近平只是香港沦丧的加速器而已
·与大陆民运划清界限的港独派,不是傻瓜就是共特
·透视习近平视察秦岭之谜
·为什么中共对俄罗斯特别逆来顺受?因为习特勒比希特勒狡猾
·新冠瘟疫,川普对中共为何从讨好到追责?中共是否犯台?大选前高危
·鹰派将领的突然变调,是中共掩护武统的烟幕弹
·解放军极端鹰派态度突然软化是什么信号?虎虎虎!
·刘斌被杀案:一场为阻止追查新冠病毒源头的特工连环谋杀案
·瘟疫爆发后仍然反川的异议人士是蠢人
·“牲人”是政府造就的,兼论张林是中共的帮凶
·拳民围攻方方,中国向“互害”社会迈进了一大步
·中共国的道德为什么比大多数共产党国家还要败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6/13/2008
   
   所谓“愤青”,顾名思义,就是“愤怒的青年”,现在特指狂热仇外、反美反西方的中共国国内外华人青年。“愤青”这一名词产生于九十年代中期,它是海内外华人中不愿狂热狂热仇外、反美反西方的人对那些狂热排外、反西方青年人的特指,如今,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大多数民运分子和异议信仰人士都认同以“愤青”作为那一类人的指称,并对愤青们持批判态度。由于诸多群体的接纳和使用,“愤青”依然成为约定俗成的华人社会常用名词,活跃在中文媒体上,尤其是网络媒体。

   
   尽管中国青年人仇外、反美反西方的现象由来已久,“愤青”一词却有着强烈的时代特指性,它一般仅仅指一九八九年以后的海内外仇外、反美反西方的国内外华人青年,不包括毛共时代的红卫兵、四十年代的反美青年、民国时期的反日、“反帝”青年、清末的反西方义和团拳子...
   
   尽管青年人仇外、反美反西方的现象并不限于中共国一国,也并不限于大陆华人,“愤青”一词却有着强烈的地域特指性,它一般仅仅指中共国的青年,或来自中共国的海外青年,不包括伊斯兰国家的反美反西方青年、不包括韩国、俄罗斯等国的反美青年,也不包括台湾、香港的反美反西方华人青年。
   
   这是什么原因呢?同样是反美反西方青年人群,为什么“愤青”一词一般不能指称一九八九年以前的中共国人群,也不能指称非中共国、或非来自中共国的人群?这首先是因为,“愤青”一词是中国大陆或来自中国大陆的自由派群体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创造的名词,针对的是那个时代的中共国的特定群体及其社会背景,而一九八九年之前的中共国社会,与九十年代有着很大的不同,特定的群体也有着很大的不同;外国和台湾、香港的社会和特定群体与中共国有着更大的不同,甚至社会进程都不一样,比如,韩国、台湾、香港从来没有经历过共产党的统治。因此,“愤青”一词产生伊始,便自然而然仅用于某一时代的中共国(或来自中共国的群体),否则就显得生搬硬套了。
   
   由于如今中共国社会,是九十年代社会的延续,科技以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步,有的只是倒退,九十年代产生的“愤青”群体,如今一脉相承,声势浩大,而且还有加速滋长蔓延之势。因此,对他们来说,“愤青”的称谓不仅继续适用,而且更加生动自然。
   
   明眼人不难发现,“愤青”所指的群体自产生开始,便深深地刻上如下特征:没有人道关怀;反自由、民主、人权或漠视自由、民主、人权;充斥着“国家强大”的虚妄陶醉感,却又没有意识形态凝聚力、没有理论和系统的社会诉求;带有歇斯底里的外向型宣泄倾向,没有国内关怀(如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关注);对国内政治冷漠;奴性的或者斯德哥尔摩症的认知障碍:例如,对中共倒行逆施、掠财虐民的疯狂兽行从来不置一词,但对CNN、莎朗.斯通的“辱华”言论暴跳如雷、喊打喊杀;对中共专制统治的罪恶不仅不置一词,也不容许他人揭露,把揭露中共罪恶的人打成“汉奸”、“卖国罪”;以翻扯外国的弊端和外国政府政府历史上的罪恶,来为中共和中共国的罪恶和弊端作辩护,比如翻出美国杀戮印第安人的历史,来为中共“六四”大屠杀作辩护;总之,在这些人眼中,任何罪错,只要外国人曾经犯过,则中共再怎么坏事做绝、穷凶极恶也是正常的,也不能够批评,该谴责的都是外国人。
   
   这些,都是不同于任何国外民族主义群体和中共国以往年代的任何群体的独有特征,这些特征,对中国、对外国、对人类都有百害而无一利。
   
   愤青是怎么产生的?“愤青”群体,简单的地说,它是一九八九年以后,特别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国社会的产物,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路线的产物;而如今的中共国社会,基本上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国社会的延续,如今的中共胡中央新路线,处处强化专制,迈开了学朝鲜的新步伐,但是,在煽动民族主义培养愤青上,胡主席不仅继承了小平同志和江总书记,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因此今天中共国愤青群体比起九十年代更加枝繁叶茂、声势浩大,今天的愤青比起九十年代时更“青”、更“愤”,仇外反西方的“爱国”狂情更加歇斯底里。一九八九年以后,特别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持续十六年以上的新形式法西斯毒化+奴化教育,已经成功地把“八零后”几乎整整一代人扭曲成愤青,如今“九零后”年轻人也正在中共的毒药毒素的浇灌释放中歪曲成长,有步八零后后尘之悲剧势态。年轻人就是中国的未来,为了维持其邪恶生命,中共正在毁灭中国的未来,因而从精神解救中国的年轻人成了越来越紧迫的任务。
   
   愤青问题已然形成,而且成为阻碍中国民主化的新的障碍。此次中共胡中央成功地在海外发起愤青“红海洋”反西方运动,其规模之浩大、气焰之嚣张,前所未有,愤青淹没了海外民运,红旗居然打到家门口来了,这给海外民运敲响了警钟!过去十多年中,反专制阵营对愤青问题研究不多、重视不够,这不仅造成了如今唤醒民众的困难,而且导致民运队伍现在后继乏人、老龄化严重:五零后、六零后曾经构成过民运强大的群众基础一旦作为中坚力量的六零后中国人老去,因为八零后的完全断档,为数不多的七零后则难以担负起这一重任。
   
   反专制阵营对愤青问题的忽视,使得中共国八零后一代几乎整个被中共笼络、腐蚀、麻痹,导致国内外民运陷入新的困难。反专制阵营应当汲取这一教训,重视愤青问题,在倒共革命时机成熟之前,破解中共的愤青制造法术、赶紧拯救九零后年轻一代。
   
   曾节明 写于民国九十七年六月十二日下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