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中国人还没有走出义和团的阴影]
余杰文集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莫把大学当监狱
·中共腐败官僚的“信仰”
·林昭与弓琳——两个北大女生的对照
·“万人杰文化新闻奖”答谢辞
·丁子霖女士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余杰代拟)
·就法国政府致力于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致法国人民的公开信
·蒋彦永医生,中国的良知从你开始复苏
·十年改革,一夜屠城
·“船坚炮利”不会“强国富民”
·北大的沉沦与右派的风骨
·不一样的葬礼,不一样的时代
·中共有过“不独裁”的时代吗?
·沦为受虐狂的中国作家:著书都为颂毛魔
·向西藏忏悔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浮出水面
·“太空秀”能够秀到几时?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中共是“唯物党”还是“谶纬党”?
·朱镕基:清官神话的终结
·世界人权日这天,特务掐断了我的电话
·让我们记住那些参与罪恶的人
·永不“引咎辞职”的中共官僚
·新版的“窃国者侯,窃钩者诛”
·官逼民死
·邓小平的“亲民秀”
·邓朴方的获奖与联合国的堕落
·写给为李思怡而绝食的朋友们
·揭开“文革”的红盖头
·为了自由,我们愿意献身:在民主基金会的演讲
·没有理由乐观的“后江时代
·连战在大陆最该说的一句话
·赵紫阳不是你们的“同志”
·永远站在自由一边
·毛泽东在抗战中的所作所为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
*
17、《致帝国的悼词》(香港田园书局)
·胡平:余杰《致帝国的悼词》序言
·《致帝国的悼词》自序:我的生命被这天分成两半
·是怯懦,还是虚伪——有感于温家宝谈“六•四”事件
·拆除北京的“靖國神社”——毛泽东纪念堂
·这样的审判只能用荒谬来形容——抗议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师涛十年徒刑
·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有感
·自唾其面——就王光泽被解聘致《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发行人沈灏的公开信
·一个人的“大屠杀博物馆”——中国作家廖亦武的文学与人生
·活着,记忆着,忏悔着,控诉着——序鲁礼安之文革回忆录《仰天长啸》
·是资本巨鳄,还是末世怪胎?——从原健力宝总裁张海的被捕谈起
·党杀死了忠心耿耿的党员——纪念北京西单工地坍塌事故中的死者周绪湘
·江胡对立的“江湖”——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至五中全会期间的权力转移
·表达的自由与宪法的保障——从昝爱宗诉讼案说起
·走出“黑名单”,活在光明中
·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两头“野兽”的会面——评泰森拜谒毛泽东干尸
·从未存在过的“胡温新政”
·胡锦涛正在步齐奥赛斯库后尘
·像老鼠一样胆怯的“世界第一大党”
·中央电视台是党的喉舌,还是皇帝的尿壶?
·“反右运动”与中共的现代奴隶集中营(上)
·从图图与林义雄的会面看天安门事件的未来
·从赵紫阳与胡锦涛的分野看中共的未来
·秘密警察能捍卫“铁桶江山”吗?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独裁者的盛宴
·谁是松花江大污染的罪魁祸首?
·温家宝的“大师梦”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从体制外异见作者的真实处境说起——兼论鄢烈山的文风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还没有走出义和团的阴影

来源:观察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圣诞节前夕,北大、清华等名校的十名博士联署的一封主题为抵制圣诞节的公开信,成为媒体上的一大新闻。

   近年来,内地城市过圣诞节的氛围越来越浓。圣诞是商家的节日,是年轻人的节日,是长期压抑的中国人少有的一次狂欢的机会。正如《新京报》“欢娱”专刊的评论员所说,所有人都因这个日子找到了一个可爱的借口——去抛开工作,去约会朋友,去接近爱情,去亲吻家人,去改变形象,去装点房屋;甚至去赚更多的钱,认识更多的人,喝更多的酒,制造更多的惊喜和精彩。中国人在这个失去束缚的日子里,将积压的那些细微情绪全部释放、点燃。

   然而,有人却企图禁止老百姓过圣诞节。这十个博士的这封公开信写得杀气腾腾、气势汹汹,他们将国人过圣诞节的新时尚提升到危害传统文化、危害国家安全、抵抗西方殖民主义的“理论高度”上。这些年纪轻轻的、并没有经历过“文革”的青年人,怎么一提笔写文章,便有浓得化不开的“文革”遗风呢?他们真的是姚文元、胡乔木式的刀笔吏的继承人。可惜,作为“今上”的胡锦涛,没有搬文舞墨的闲情逸致,这十名博士利用这封公开信暴得大名,但想要以此获得南书房行走的身份,仍然难于上青天。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压力重重的同胞们过一下圣诞节,轻松轻松,怎么就崇洋媚外、辱没祖宗了?在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圣诞节的欢乐气氛比中国要浓郁得多,人家的传统文化照样比中国保存得好。过圣诞节跟呵护传统文化并不矛盾。真正摧残中国传统文化的,不是圣诞节,而是十博士们试图谄媚和献计献策的中共政权。

   正是这个亘古未有的暴政,在现代暴君毛泽东的领导之下,焚书坑儒百倍于秦始皇。“文革”浩劫,多少不可复制的文物古迹毁于一旦,连孔夫子的坟墓都被红卫兵挖了;正是这个不仅与人斗,而且与天斗的政权,强行通过修建三峡工程的方案,将汉民族古文化保持最完整的区域变成一片泽国,诗人王以培在《白帝城》中哀叹说,我们的家园已经沉沦;正是这个惟利是图、刮地三尺的政权,在兴办奥运会的旗帜之下,肆无忌惮地毁坏古都北京的老城区,一片又一片的胡同和四合院,成为官商勾结、掠夺式的开发的牺牲品。学富五车的名校十博士,为什么偏偏就是对这明摆着的一切视而不见,反倒拉来一个圣诞节当作替罪羊呢?

   这正是他们的“过于聪明”之处。这些“人精”,清楚地知道什么可以批评,什么不可以批评;批评什么可能得罪官家,批评什么能够取悦官家。他们是培养伪君子的教育制度的高级产品,他们堪与《笑傲江湖》中的“君子剑”岳不群相媲美。

   这是一种掩耳盗铃式的爱国秀。他们说自己多么爱中国,上午激情彭湃地去美国大使馆喊口号,打倒人家的丑恶制度;其实,他们骨子里更爱美国,下午便毕恭毕敬地去美国大使馆排队,等待办理留学的签证。如今,有冷酷无情地面对矿难说“谁让你们生为中国人”的科学院院士,有受宠若惊地出席北韩使馆的宴会并歌颂“伟大的金正日”的北大教授,群魔乱舞,斯文扫地,再从粪坑中蹦出这十个冠冕堂皇的博士来,又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虽然一时无法到南书房值班,但这十个博士日后的工作算是有点着落了。我想,他们可以到延安去担任风化警察或文化稽查队队员,那里曾经发生过夫妻在家看“黄色影碟”被警察抓捕的事件。倘若这十大博士到了革命圣地延安,自然可以再接再厉,继续将那些在家中看黄碟的夫妻抓进监狱,以保持延安不会由“红”变“黄”。他们还可以到江苏宿迁去担任“移风易俗理事会”的成员,那里的铁腕书记仇和作出规定,办喜丧活动,党员干部和公务员不得超过五桌酒席,群众不得超过八桌,仇大人用心良苦,可是管天管地,管到老百姓的吃饭上面,没有帮手如何实行?这风华正茂的十博士,有资格当仇书记的左右手,每天戴着红袖章到酒店餐馆中去检查,看看究竟还有谁敢于顶风作案。这两份工作可以让十博士满意吗?

   如果中国的传统文化真的有生命力,不用打倒圣诞节,传统文化亦能屹立不倒。中华文化,从来就是兼收并蓄,泰山不让寸土,以成其大,为什么春节与圣诞节不能和平共处,互相补充呢?那种将中国文化当作是一具僵尸的思维方式,对中国文化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心胸狭窄的十博士,接受采访的时候个个都穿着西装革履,他们倡导的理念,却不能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得以实践,又如何能够在广大民众中推行呢?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中国自古便盛产卖国贼,而少有爱国者。不过,近期以来,爱国者似乎满坑满谷,如雨后春笋般从粪土中冒了出来。无数网民愤怒声讨那位建议将民族图腾“龙”更换掉的学者,一名央视主持人在博客上撰文斥责故宫里的星巴克咖啡馆破坏了传统文化,十名出身高贵的名校博士以“国士无双”的身份发表抵制圣诞节的公开信……爱国之声如黄钟大吕,不绝于耳;爱国之心如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不安。

   爱国之情高烧久久不退,爱国便也成了一种流行病。一个真正强大而自信的国家,并不需要其公民争先恐后地去热爱它;只有那些越来越不可爱的国家,才会规定和倡导爱国是人民的第一要务。那十名看上去冰雪聪明的博士,口口声声说,圣诞节威胁了儒家的正统文化,进而危及了国家安全。如此远见卓识,真是别具只眼。

   这一次的公开信并没有浇灭老百姓过圣诞节的热情。媒体报道,各大城市圣诞节仍然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看来,义和团前辈“扶清灭洋”的大业,还得由十名文弱的博士继承下去。一招不能制胜,不妨祭出第二招来。我建议十位博士再接再厉,将捍卫纯正民族文化的大旗一直扛到底:上次反对圣诞节,吸引了大众的眼球,个个都名垂青史;此次可以反对奥运会,更能出奇制胜,或许可以跻身民族英雄之行列。

   如果说圣诞节是西洋的“泊来品”,那么奥运会更是孔子所说的“非礼勿听,非礼勿视”的坏东西。耶稣毕竟诞生在亚洲的巴勒斯坦地区,奥运会却全然是欧洲白种人的体育活动。十博士何不理直气壮地发表如下置疑:奥运会是古代希腊岛国蛮夷之人的发明,又是现代法国贵族顾拜旦的异想天开,对于这些运动项目及规则,我们泱泱大国岂能照单全收?如今,中国举国上下都以奥运会为标竿,政府亦大兴土木、乐此不疲,真是斯文扫地也。国人如此痴迷奥运会,中华文化遭到冷落,孔孟之道何时才能有复兴的一天呢?

   不过,官家的看法却与十博士有所不同。当局深知奥运会是一场无比巨大的宣传秀,一次展示中国“和谐”与“崛起”的好机会。当年纳粹元首希特勒便充分利用过奥运会一把。一九三六年八月一日,希特勒为了掩盖其政权煽动种族歧视、倡导军国主义的本质,亲自主持了在柏林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开幕式。当时,国际媒体报道说,柏林奥运会是有史以来规模最为宏大的一次奥运会,接待之周到,让客人们个个都宾至如归。纳粹正是借助奥运会,为其迫害犹太人和扩军备战作了有效的掩饰,制造出德国繁荣昌盛、热爱和平的假象,让世界忘却了迫在眉睫的战争危机。

   昔日,希特勒通过德国举办奥运会,以民族主义征服德国之人心;今日,中共当局将奥运会作为头等大事,作为“千古盛世”的“面子”。昔日,希特勒鼓励民众制造大型的文体活动和庆典,这类活动具有相当的激情力度,以至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将经历一次“从蠕虫成为巨龙的一部分的变形”,同时感受到重新充满活力、获得力量和得到拯救。用历史学家格隆贝格的话来说:“这个政权无边的推动力来自这样一种能力,它使越来越多的德国人认为自己是一个立刻可以舍弃自身的无名战士,而不是一个根植于公民生活的个体。”如今,日渐失去民心的中共统治者也抱着类似的想法,这是团结民心的最后的机会了——尽管他们的想象力和审美感远比纳粹贫乏。当然,大小官僚们也顺便利用奥运工程来搜刮民脂民膏,奥运会是其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奥运会场馆亦是豆腐渣工程的又一次集体亮相。

   当年,希特勒的奥运会办得有条不紊,高效率的极权主义官僚机器一旦运作起来,绝非民主国家所能比拟。柏林四处皆是横幅标语,体育场馆之宏伟也让人叹为观止。今天,中共办奥运会更是“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外汇存底世界第一,财大气粗,何愁大事不成?

   在奥运会让举国疯狂的虚火之中,十博士如果真的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一定的研究,便应当理直气壮地提出如下建议:恢复高俅太史踢过的“蹴鞠”等古已有之的体育项目,抵制西方人喜爱的体育项目。如果硬要在中国办奥运会的话,就得按照中国自己的标准来比赛。昔日,国学大师王国维为殉传统文化而投水自杀,终成一曲近代之广陵散。我虽然不认同其文化保守主义的观念,却对其知行合一的人格敬重有加。今天的十博士,面对奥运会遮天蔽日的阴影,有没有挺身反抗、大胆抵制以及大刀阔斧地改造之的真诚与勇气呢?

   爱国者应当抵制所有西方的“舶来品”

   近日以来,因为奥运火炬在欧美诸国传递的过程中受到种种骚扰,国内外的爱国者们倍受刺激,遂奋起捍卫“国家尊严”。五四运动以来“抵制洋货”的优秀传统,重新被激活。第一个遭到抵制的对象,便是法国的连锁超市家乐福。紧接着有网民起草了抵制沃尔玛、麦当劳、肯德鸡、星巴克等西洋企业的倡仪书,一时应者云集。由此可见,中国人堪称全球最爱国的国民,让一盘散沙似的洋人心惊胆战。

   西方世界企图利用奥运圣火传递之机羞辱中国,一会儿是西藏议题,一会儿是人权问题,这是近代以来他们惯用的伎俩。然而,今日之中国已经“雄起”,已非昔日“百姓怕官,官怕洋人”的满清王朝。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十三亿人拥有的消费能力不可等闲视之;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劳动力市场,全世界有多少产品都是中国制造?如果十三亿人都齐心协力抵制某西方品牌,该品牌大概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如果十三亿人都不给西方人生产产品,西方人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既然西方人不给我们面子,我们就不给他们利益,看谁的损失更大?那么,如何开始庞大的抵制计划呢?仅仅抵制以上几家超市、快餐、咖啡是远远不够的,对西方而言,只能伤其体肤,而不能动其筋骨,而不能痛其心肺。电影《投名状》中的土匪头子被招安之前说:“当匪,就要当大的。”那么,中国对西方“舶来品”的抵制,也要挑最大的来抵制,所谓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那么,什么是“大”的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