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余杰文集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来源:观察

   习近平访问北韩,肉麻地对金正日说:“这次访问朝鲜,是我到中央工作以后首次出访的的第一站。”这是中国方面给予北韩的最高荣誉吗?习近平还代胡锦涛传话说:“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国共产党新一届领导集体一如既往地重视发展中朝友好关系。”这是中国方面给四面楚歌的北韩的强心针吗?是的,既然毛主席教导说“对同志要像夏天般炽热”,习近平自然不能对“老一代领导人亲手缔造和培育的中朝友谊”等闲视之。

   那么,习近平真的想以北韩为师吗?

   几年前,胡锦涛曾经在一次内部讲话中宣称,中共的宣传部门要向北韩和古巴学习,学习他们如何“防民之口,如同防止川”,学习他们如何“举国齐喑、道路以目”。北韩是残存的寥寥无几的共产党国家中最原教旨主义的国家,北韩是世界上最大的监狱,在毛泽东时代打下思想底色的胡锦涛,对其当然充满了艳羡之情。可惜他没有魄力和本事,将中国“北韩化”或“毛化”。于是,他只好隔江祝福,无偿援助,搜捕难民,以此表达对这个国力上的“小兄弟”、精神上的“老大哥”的敬意。虽然前几年北韩当局悍然实施核爆,事先根本没有照会中国,让中共颜面尽失,但胡锦涛仍然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多次与金正日热烈拥抱,亲密如同性恋情侣。

   此次习近平首次以“第四代领导核心”的身份出访,第一站不是欧美,而是北韩,再次坐实了我早先的“中共已无改革派”的判断。访问北韩,曾经是八十年代改革派领袖赵紫阳的“断魂之旅”。赵紫阳在北韩的几天时间访问,可谓一无所获;但当他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如火如荼的学生运动与蠢蠢欲动的顽固派针锋相对,赵紫阳失去了控制大局的先机,出局的命运无法挽回。可见,访问北韩乃是一步贻害全局的“死棋”。

   如今,习近平访问北韩,当然是领受了胡锦涛的命令,而不是他的主动请缨,他本人乃是身不由己。如果他的父亲、党内开明派元老习仲勋还在世的话,我相信习仲勋一定会阻止儿子的此次“脏脚之行”。习仲勋与胡耀邦、赵紫阳共事多年,对北韩之行如何让赵紫阳“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天宝往事”知晓得一清二楚,当然也不愿眼睁睁地看着儿子重蹈覆辙。

   可惜,老父已逝,习近平身边缺乏高人指点,作为如履薄冰的王储,他只能对胡锦涛的安排亦步亦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此次北韩之旅,乃是污名之旅:只有名声狼籍者,才是我们这个圈子中的兄弟;只有成为金正日的朋友,才能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这就是黑帮的潜规则之一:想要上梁山,先纳投名状。于是,不管如何心不甘、情不愿,习近平也只得与豺声狼顾的金日成称兄道弟,把酒言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