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夜狼文集
·我的惭愧和荣幸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在夜郎被捕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冤上加冤的六天冤狱——出狱前后”系列之一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李元龙
    负责保卫国家安全的先生和被灌了满脑子爱国主义迷魂汤的愤愤们不要用敌视的眼光瞪着我,"无国旗奥运会",不是说单单禁止那面八九千万人的鲜血染红的,不是党旗却胜似党的"国旗"。
    开玩笑,谁敢动那红旗的一根绒毛,连"腹说"取消那面红旗的念头,我也不敢起的。我这篇文章建议取消的,是奥运会等所有运动会的所有唱国歌、升国旗仪式。
    何以有此建议?因为,许多闹心的事,尤其是许多的国际纠纷,多是那牢什子升什么国旗仪式惹的祸。扬汤止沸,不如去薪,顺藤摸瓜取消了那牢什子升国旗仪式,海内外敌对势力,西方别有用心政客等争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诘难、发难、刁难等等,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

    不要把奥运会政治化,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所有敌对势力,对所有别有用心的人的劝戒加指责。究竟谁赋予了奥运会更多的政治色彩,这是被劝戒加被指责方的反劝戒加反指责。
    究竟这正反双方谁的劝戒加指责更有事实依据,更占据着道德加法律制高点,我还真不好说,不敢说,不能说。因为我的经历,我的经验告诉我,对海内外敌对势力和西方别有用心的政客说三千道四万,都是绝对平安无事的,到是对"同志",对没有别有用心的公仆哪怕是思想上怎么了,如"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之类,就有坐牢的危险了。
    但是,不用斗胆不用借胆等,我就敢说,最起码,中央电视台,再说具体些,中央电视台的韩乔生那歪嘴,不仅将奥运会,还将其它运动会也政治化了的。
    还在人民监狱里被强迫"弃善从恶、重新做人"的一天,在殃视5频道被动见到韩歪嘴唾沫四溅,兴奋莫名地解说,其实是"编导"什么能够为国争光的国际性运动会。韩歪嘴对自己思想上的演员们充满了无可比拟的信心,同时也提前表现出了比自己思想上的演员的异常亢奋:坐亚军打冠军,夺取某金某银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之事——同志们,观众朋友们,到时候,我们就等者看升国旗,听奏国歌吧!
    看见了么,听见了吧,他把许许多多的中国人之所以如此痴迷奥运会等等运动会的真实想法,终极目标,都在自然而然的激情当中,一览无余地表露出来了。
    运动会的升旗仪式从何而来?1913年,根据顾拜旦的构思,国际奥委会设计了奥林匹克会旗,白底无边,中央有5个相互套连的圆环,环的颜色为天蓝、黄、黑、绿、红,五环象征5大洲的团结和全世界运动员以公正、坦率的比赛和友好精神在奥运会上相见。1914年为庆祝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恢复20周年,在巴黎举行的奥林匹克大会上会旗首次使用。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时,在运动场上升起第一面五环会旗,这以后历届奥运会开幕式上都有会旗交接仪式和升旗仪式。
    后来的升国旗仪式与此有何关联?我不得而知。但我想,国旗的举了进场,升降之类,不外乎就是个与其他运动队,与其他国家区别开来的标志物而已。
    既然如此,那么,国与国之间的运动会升起代表某个国家的旗子,到也无可非议,但是,有许许多多的运动会的升旗仪式,就显得牵强附会,不伦不类了。
    比如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省、县、镇运动会,大学生运动会,等等,相应的,它应该升起的是某个民族的族旗,某个县、镇、村的县、镇、村旗,某个班级的班旗之类,这才名正言顺,这才旗升有名,这才能够凸现旗帜的功用。
    其实,运动会的泛政治化,运动会升旗仪式的泛国旗化,这是一把双仞剑。又由于这把双仞剑的自舞自弄远远多于挥向对手——全是假想敌手——的时候,所以,这把双仞剑伤着的,往往是自己人,是"同志"。
    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那就是,随着运动会举办级别,财力的不同,这本该不能马虎,不应苟且的升旗仪式,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有着天壤之别。比如河北省唐县二小和一个叫做烧结的幼儿园,他们的运动会的升旗仪式就寒酸得多了,就几个本校小朋友扯了国旗四角,吊着绳索在那里折腾。而那什么石桥子镇全民运动会,大学生运动会,乃至什么玉林师范运动会,那个排场,就让人不能不刮目相看了:人家有兵,正规军,扛了枪的正规军抬旗,护旗,升旗,的确规范,隆重,严肃多了。
    反观那所小学和幼儿园的升旗规格,小学校,虽然连"土八路"也算不上,但不管怎样,形式上,人家也有几个戴了兵帽,穿了迷彩服的童子军服侍国旗。幼儿园就没办法了,那些小猴子太不懂"人事",你看,涂抹得"花屁老股"的他们,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甚至东张西望,嬉皮笑脸,使得整个升旗现场充满了走过场,玩儿戏的,甚至是滑稽的气氛。
    相信对于视那面国旗如圣物,对升旗仪式求全责备的人士来说,这当然是大逆不道,是可忍,孰不可忍的。
    升国旗,尤其是学校升国旗,是有许多讲究和禁忌的。下面,就是某校参加升旗仪式的要求: 
    (一)全校学生都要参加周一升国旗仪式,各学院的学生工作干部和学生工作部(学生处)的有关干部也要参加周一升国旗仪式。
    (二)升、降国旗时,在附近过往和进行其他活动的人员,应当面向国旗立正并行注目礼。升、降旗结束后,可自行离去。
    (三)参加升旗仪式的人员都必须衣着整洁,姿态端正,或按规定着统一服装。不准着背心、短裤、穿拖鞋等。
    (四)下雨天不升旗。
    (五)无故不参加升国旗仪式者,依照学校学籍管理中上课出勤的有关规定处理 。
    一个有着多年"升国旗恐惧症"的人曾经向我大倒苦水:国歌一响,国旗一动,就象孙悟空对妖怪使了定身法般,谁也不能走动了。但是,那屎尿,它不看风头,不善解人意,更没有爱国主义的觉悟啊。我就是初中一年级的一天,内急了,偏偏国歌响起来了,我哪里敢请假,更不敢擅自上厕所……偏偏,那苯脚奔手的东西们不知怎么弄的,绳子没抓牢,升到半空的旗子掉下来了。训人,换人,重新奏国歌,升旗,好不容易折腾完了,往厕所跑的路上,我把稀,全拉裤子里了。从那以后,一听见国歌的"刚刚"声,一看见要升什么旗子了,我的肛门就会发胀,发急。
    运动会升国旗,搞不好,还会对有的人造成意外而又巨大的伤害。
    大家曾记否,1994年,中国女子游泳队曾经在世锦赛上集体发飙:比赛结果震惊了世界,中国姑娘所向披靡,在泳池内掀起一股"黑色风暴"(当时中国女将们都穿着黑色的泳衣)。在所有女子16个项目中,中国队除了800自由泳没有进入前三名,其它15项全部获得了奖牌,其中金牌12枚,银牌5枚,铜牌1枚,并打破六项、创造五项世界纪录。12名选手中只有罗萍一人没有获得奖牌,在余下的11人当中,也只有瞿韵和原媛没有拿到金牌。个人方面,最拉风的就是乐靖宜,报名四项,获得四项冠军,并全部打破世界纪录,一时无人能出其右。
    后来呢,大家又曾记否,这些中国女子游泳队员们,大多数是靠的兴奋剂"帮忙",才取得如此举世瞩目的优异成绩的。
    我在想,拿到名次了,光荣,升旗以示表彰。根据权利和义务对等的原则,如果你是倒数的名次,尤其是你采用服用兴奋剂等违背体育精神的手段来摘金夺银,那就更应该降旗,以示惩戒。如此一来,那些个好"举全国之力"来达到转移注意力,增加凝聚力,制造合法假象的政党,独裁者,他们对奥运会等,就不会如此痴迷了。
    当然,中国女子游泳队当年没有遭遇降旗处罚。但是,在许多人的心里,那当初升上去的旗子,是要降下来,降落到地上的。好在,大陆媒体全是我们的自己人,当初得了金牌,有利于我们伟大、光荣、正确,有利于我们代表、和谐、科学的形象,我们就连篇累牍地报道说,那是为国增光了。现在,虽然实质上你为国丢丑了,但我们不能那样说,我们要说,那是那几个跳水队员的事。顶多,就如我们的媒体当时异口同声所说的那样,"兴奋剂丑闻一度毁坏了中国曾经风光无限的女子游泳声誉"。
    的的确确,爱国主义及其与之一起招摇的国旗,弄好了,它可以成为我们在比赛场上的助推器,兴奋剂。弄不好呢,就成了绊脚石,大包袱。那跳高运动员朱建华,让国旗在世人面前升起过多少回,有一次没有让它升起来了,回国来后,在殃视等的引导、教育、鼓舞之下,朱建华尝到了不为国增光的臭鸡蛋和脏口水的味道。
    "奥运政治化"不得人心 ,《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确一针见血,否则,敌对势力不会指斥我们将"奥运政治化",我们也不会指斥敌对势力将"奥运政治化"。由此可见,"奥运政治化"的确是一
   个猪不吃、狗不理,没人想沾惹的污秽、晦气之物。
    综上所述,为了保护运动员,尤其是为了有效防止别有用心的海内外和西方敌对势力借题发挥,恶毒攻击我们的国家,抹黑我们的国旗,伤害我们的情感,同时让顾拜旦大主教"重要的是参与,不是胜利"能够体现、贯穿到2008年奥运会中来,我郑重建议,在我们的国土上率先取消在任何运动会上奏国歌,升国旗等政治色彩浓厚的,与体育精神,与奥运精神相违背的仪式。如果成功了,在此基础上,向国际奥委会等所有运动委员会建议并尽全力争取达到让全世界所有运动会也取消奏国歌、升国旗的仪式,让即将召开的2008年奥运会成为世界上首个无任何一个国家国歌,无任何一个国家国旗的纯洁的奥运会,让以后的所有运动会都成为名副其实的"重在参与、重在过程"的运动会。
    果真如此了,"西方的某位导演"怎么说也好,欧美的哪个总统、总理来不来参加我们的奥运会开幕式也罢,以及手铐奥运之说等,那就真的就无足轻重,无关紧要了。
    果真如此了,那就用不着我们的"铁榔头"郎平和"功夫王"成龙用火炬猛抡,用拳头狠揍抢夺"圣火"的人了。
    再进一步,把当年因为用鸟枪"侮辱"国旗的人,在文章里"焚烧"中国国旗的我,以及酒醉后焚烧国旗的西宁男子都取消了罪名,把那所谓刑法里的侮辱国旗、国徽罪取消了,党禁、报禁也取消了,无条件释放全部政治思想犯,良心犯,宗教信仰犯,让人们自由地表达思想、言论,那就……
    那就在任何运动会上都奏国歌、升国旗吧,李元龙我一千个答应,一万个愿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