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缅甸风灾死亡人数有可能上升到100,000人,早上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新闻,让我头皮发麻。虽然CNN和BBC都把这条新闻放在头条或者靠前的位置,可是只用了短短几分钟,让人心情沉重。毕竟,那是一个南亚小国的人命。美国人更关心的是希拉里还能坚持多久,澳洲人还在关心一个星期前港口遇难的六个澳洲人——好在还有世界各国慈善机构以及政府伸出援手,包括中国政府和台湾的好几个慈善机构,已经采取行动。
   
   据报道,联合国要求缅甸执政的将军尽快发放入境签证,让来自世界各地主要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救援人员和物资进入缅甸。美国将在联合国的授意下动用几艘海军救援舰艇紧急救援(我曾经在几年前参观美国洛佛克海军基地当时美国海军最大的流动医院,那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舰艇医院,可以同时救援上万伤员。可惜这次在救援舰艇中没有看到它的名字)。但问题在于,没有缅甸军政府的点头,不管是救援人员还是物资都无法第一时间进入缅甸。
   
   缅甸是世界上最穷最落后的国家之一,风灾过后,目前食物短缺,很多受伤的人亟待救援,尸体还没有收拾,已经发臭,现在死亡人数继续上升,其中大部分是因为伤病无法治疗,以及营养不良,缅甸向国际发出救援请求。问题在于,这样的救援一直以西方为主,就算把物资给缅甸政府,他们也没有能力及时救援,这是需要学问和经验的。也就是说,物资和救援人员必须一起进入,才能保证做大限度的成功救援。

   
   可问题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直在批评缅甸军政府(1962年政变上台)恶劣的人权纪录。在这个时候,西方要求缅甸军政府大量放行救援人员,缅甸军政府会配合吗?
   
   美国国务卿奈斯在发言中说,这不是政治,这是人命关天的人道救援。美国媒体也说,现在面点灾民的命掌握在军政府手里,我们看他们怎么办。据CNN报道,风灾过后的头几天,国际观察家竟然没有看到缅甸军政府派出军人救援,错过了最大的救援机会。现在国际上积聚人力物力前往驰援,却不能得到军政府的配合。大家都知道,这样的灾难,缅甸军政府根本没有办法独自处理。国际观察家说,多拖一天,缅甸灾民就会多死不少人。
   
   我已经注意到,风灾过后,世界各国确实把政治暂时抛在后面,但这几天的新闻已经让我感觉到,政治又冒头了。美国第一夫人在白宫草坪发言,指责缅甸军政府对自己的人民漠不关心,不积极救援。我想,如果缅甸军政府在考虑主权的时候而不积极配合西方的救援,政治议题可能会发酵。然而,西方的批评则又让缅甸军政府紧张不安,这也是不容怀疑的。
   
   现在我使用设身处地的方法,只想把我和读者放在几个不同的位置上思考一下:
   
   如果我是缅甸军政府,也就是统治者的话,我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毫无疑问,主权问题是第一重要的,否则西方国家早就以人权为借口把给和平演变了,但救援工作也是刻不容缓,不管是什么性质的政府,总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人民一个一个死亡吧?
   
   问题在于,主权事大,还是多救几个国民更重要?摆在那里的事实是,及时配合以美国为主的西方的救援(以联合国的名义),肯定会多挽救不少缅甸人的生命。然而,这会给缅甸军政权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或者潜在威胁?会不会颠覆缅甸军政府——这些都是作为缅甸政府不能不思考的。毕竟,在缅甸和北朝鲜这种国家,就算死再多国民,一般不会影响政府的权力,也不会影响社会稳定,因为他们控制得比较好。例如北朝鲜,至今大家也不知道十年前的饥荒让多少鲜活的生命在饥寒中孤独地消失了。
   
   现在再假设我和读者是以美国为主的西方政府,我们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我想,救命第一,这应该不是问题,我们不用怀疑西方的价值观确实把人权和个人生命看得比较重。而且,西方参入救援的绝大多数组织和机构都是纯民间的,根本和政府挂不上号,有些甚至在政治理念上和政府唱不同调。
   
   可是问题就来了,毕竟从1962年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直反对缅甸军政府。如果他们有机会,在不流血的情况下,他们是否会利用这次风灾渗透缅甸社会,颠覆缅甸军政府,或者把人权的概念和救援物资一起送进去?对于缅甸军政府,救援物资不进来,最多再死几万人,或者更少的人,可是,如果把美国的一些观念直接送进来,也就把不稳定和破坏和谐的东西一起送了进来,这个政府就有可能玩完。大家设身处地地把自己放在西方政府的立场上,如果你反对一个违反人权的国家几十年而不得,甚至无法进入这个国家,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你会怎么做?
   
   这是超级悖论,所以,在联合国里,美国等提出要求不理睬缅甸军政府,紧急救人的提议已经被来自中国等亚洲国家否定。目前还在等待缅甸军政府的决定。中国的态度应该很明确,主权重要,人权和救援也重要,但国际救援必须经过缅甸军政府,通过外交。这是中国的一贯立场,也符合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方针。
   
   写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在我的资信不充分的情况下,我不愿对什么事都下结论,我觉得,有些思考应该留给读者自己完成。
   
   不过在结束前,大家应该注意到,我上面提到了缅甸政府的态度和想法,提到了美国等西方的看法和要求,也提到了中国政府的观点,并且把自己,也把我的读者放在他们的位置上设身处地地思考,应该很全面了,是不是?
   
   如果你这样认为,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我故意遗漏了一个最重要的一方——那就是没有被风灾带走生命而活了下来、可是现在他们的生存权正在被灾后的食物短缺、缺乏救援逐渐剥夺的缅甸灾区人民——
   
   按照很多人思维逻辑,在把自己放在缅甸政府、美国政府和西方政府位置上思考过后,就以为全面思考了,却忘记了,我们不是任何政府,而当我们面对那样的灾难,当我们面对艰难和死亡的时候,我们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本来最不应该忘记的是——人,缅甸的人,缅甸灾区正在经历炼狱的苦难的人!
   
   希望我们永远不会真地处在那种处境下去思考人权、主权和生存权,可是,我很怀疑,如果我们不能真正把自己放在缅甸灾区人民的位置上,我们能够弄清楚主权、人权和生存权的内涵?!
   
   杨恒均 2008-5-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