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徐水良文集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驳秦晖

(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徐水良

2008-6-15

   秦晖下面的这篇文章,说明他已经走上为共产党制造反对“右派”,反对所谓的“民粹主义”谬论的御用文人和帮凶的道路。

   应该说,秦晖是被称为“自由主义”的这批人中,相对还比较有头脑的一个。希望他能够尽快回头。

   不过,我们这里不来全面批判该文,而仅仅批评他关于自由主义等问题的胡说八道。并顺便离题讲一下自由主义者和中共一起,制造道德沦丧和崩溃的问题。

   文中,秦晖的概念混乱得一塌糊涂。竟然把英美等明明白白的保守主义称为自由主义。

   事实上,自由主义1910年左右在欧洲西班牙产生,就是中间派。既不激进,又不保守,投机取巧,当中间派,这是自由主义的本义。

   迄今为止,欧洲自由主义的政党自由党,仍然是中间派。

   英国是典型,右翼是保守主义的保守派——保守党,左翼是社会主义倾向的工党。中间派是自由主义的自由党。

   欧洲其它各国,中间派自由主义的自由党力量较小,基本上是左右对立。右翼都是保守主义政党,如基督教民主党等等,左翼则是社会主义政党如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共产党等等。

   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或者民族社会主义(纳粹)工人党,当然属于左翼阵营。实际上,纳粹工人党往往表现得比德国共产党更左,所以才对当时陷入国际左倾狂潮的工人和市民,比德国共产党更有吸引力。所以,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无论名称和当时的历史事实,都是极左!把纳粹说成右派,极右,完全是国际共产党,还有这里的秦晖先生对读者的欺骗。

   美国因为没有共产党、社会民主党等强大左翼力量,原来是中间派的自由主义变成左派。

   因此,在国际上,自由主义从来都是中间派,在缺乏强大左派的美国才暂时成为左翼,但从来都不是右派。

   秦晖和其他自由主义者在美国哈佛等岁月是白呆了。

   难怪不学无术的内奸胡安宁要对秦晖混乱不堪的东西如获至宝,拿出来糊弄大家了。

   中国自由主义从美国进口,最早从胡适等人开始。因为美国自由主义不是欧洲本来意义的中间派概念,所以从胡适开始,就根本搞不清楚自由主义是怎么回事。五四以来,中国自由主义者就不断歪曲西方自由主义的本来面目。他们与中国马列左派结盟,充当马列左派的仆从,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反动倒退的逆流,毁灭中国传统文化,迎来共产党对中国的统治,最后绝大多数投共。到五七年,这投共的不少人,又兔死狗烹,被毛泽东打成右派。

   但中国自由主义者无耻地、明目张胆地欺骗中国人,却是改革开放以后。一些留学美国的留学生,见到美国自由主义,尤其是它在学校、媒体、学术界的强大力量,受到强烈影响,于是就开始宣传他们自己根本没有搞清楚的自由主义。把国际上许多自由主义的“大师”,实质是二三流的理论家称为理论大师,当作理论巨擘,介绍给中国人,在中国掀起自由主义的狂潮。他们把在西方世界从来没有占据主流地位(但在越战反战以后在美国大学占据某种程度主流地位)的自由主义,误解成西方社会的主流。

   于是,他们利用中国人对共产党左派的反感和对右派的好感,来推销他们从美国学来的,生吞活剥不知所以的自由主义。他们半是想当然,半是欺骗:中共是左,西方是右,作为欧洲中间派或美国左派的自由主义及自由派,就被他们说成右派。

   当然,这里说的半是想当然,主要指的是没到过美国,或者在美国呆的时间不久,不了解美国的那些自由主义者。在美国大学长期读书的自由主义者,则主要是欺骗。因为美国大学的许多教科书和大量书籍,都明明白白地把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当作美国的两大对立思潮。保守主义是右派,自由主义是左派。秦晖先生在哈佛等学校呆过相当时间,不会不知道这些教科书和相关大量书籍,但却在自由主义问题上胡说八道,恐怕很难说不是故意欺骗。

   许多年来,他们的错误和欺骗一再被本人揭穿。这些自由主义者,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努力的学术顷刻付诸东流,不甘心露出自己不学无术的真面目,就继续坚持他们的欺骗。如果说,他们原来是糊里糊涂,不知所以;那么,到这时,他们就都变成有意欺骗。

   这些华人自由主义者以为可以不顾国际事实,一而再,再而三,利用华人对海外西方政治派别的无知,欺骗华人,非要把自由主义说成右派。他们用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劲头,不断、不断重复“自由主义是右派”的谎言。其目的,就是搅浑水,为他们的自由主义的合理性辩护,或者为它增加光环。

   国际和中国自由主义者,还有一个欺骗,就是把自由主义产生以前,以及自由主义产生以后的许多思想大师,甚至把明明白白反对自由主义的思想家,更有甚者,甚至把暴力革命的主张者和身体力行者——美国的许多开国元勋,妄称为自由主义者,来欺骗世人,为自由主义增添光环。当然,中国自由主义者在这里,往往是由于无知,受国际自由主义欺骗的受骗者,又转而成为欺骗者。

   中国自由主义者鼓吹告别革命,只主张缓进,渐进,反对当代中国变革时期所必须的一切革命的或改良的激进行为,为中共维护长治久安贡献力量。他们违反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的基本原则,充当特权官僚和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为富人讲话,鼓吹全盘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大搞教育、医疗等等公共领域的私有化、商业化,成为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杀贫济富的吹鼓手和理论代表。他们鼓吹中产阶级理论,实际上是吹捧中国权贵官僚太子党阶级,甘当官僚当局的花瓶和奴仆。他们是当代中国的法家,只讲法律,不讲道德,他们把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荒唐地绝对对立起来,提倡自私自利,宣扬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与中共一起,制造全民族的道德沦丧、崩溃和腐败,从而从社会根本上,强有力地用腐败道德维护腐败政权。

   因为,反对腐败和专制,都需要勇气和牺牲精神,不能学范跑炮。学范跑炮就不可能坚持反对腐败和专制,相反,会在中共压力下充当线人和特务。制造道德沦丧和腐败,就从根本上消除坚定的反对派及其反对行动。所以,反对派中的内奸、线人和特务,往往拼命支持范跑跑,因为他们有相似的人格。当然,支持范跑跑的,不一定是线人特务,其中许多是受自由主义影响的人。也有部分共产党人和共产党的地下势力。海外网上就有不少亲共人士赞扬范跑炮,责问和攻击民运:“小范怎么你们了,醋民运”,等等。(当然,反对范跑炮的左倾愤青郭跳跳,与自由主义愤青范跑跑一样,也不是好料。)

   而进一步,更重要的是:只有让整个社会道德沦丧和腐败,失去是非观念和道德观念,才能让大家分不清是非,不仅不痛恨腐败,相反千方百计学腐败,千方百计争取条件搞腐败。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除了一切反对专制腐败的力量,从根本上用腐败道德维护腐败政权。

   在中国历史上,由韩非创造的,包括韩非、秦始皇、李斯、赵高等等,只讲法治、不讲道德的法家人物,是中国历史上搞大一统极权专制社会的可怕人物。

   本人和南京一些朋友,从1973、1974年起,提倡民主、法制、权力的分权、制约和监督,是文革后最早的讲法制的人。现在却不得不反过来,要批判这些从不讲法制这个极端,走向只讲法治、不讲道德的现代法家。这些中国学术界和各界“精英”人物,这些自由主义人物,不是老老实实做学问,却是惯于用故作惊人之语等哗众取宠的手段,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使用这种投机手段,成为习惯,不择手段地出风头。对此,笔者深感悲哀。

   上文提到的中国自由主义者鼓吹的那些东西,几乎无一不是采用简单化的投机方法,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而出风头的例子,例如:

   从无限抬高革命,到无限贬低革命,鼓吹告别革命;从批判资产阶级,到吹捧中产阶级(即资产阶级);从全盘公有化,到全盘私有化;从不讲法治,到只讲法治,不讲道德和其他社会规范;从无限推崇集体主义,绝对否定个人主义,到无限推崇个人主义,绝对否定集体主义;从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到鼓吹中国当三百年殖民地;从鼓吹马列文化,到鼓吹无稽之谈的蓝色文明黄色文明,(但毁灭中国传统文化,把中共罪责转移到中国文化头上,让中国文化充当中共替罪羊的做法不变);

   如此等等。

   许多自由主义者,甚至只知道法律,不知道法律仅仅是社会规范之一,仅仅是一种由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暴力来维护的社会规范。不知道法律之外,还有远远超过法律,比法律远远多得多的,也根本得多的道德规范和其他无数社会规范,不知道法律规范往往是承认和记录道德规范和其他社会规范。要讲清楚这些问题,至少篇幅要远远超过法学。因为法只是一种规范,而道德和众多社会规范,却是许多许多规范的规范体系。其实,不搞清规范体系,单一的法律规范系统自己也往往搞不清楚。这些自由主义者在网上的幼稚发言和提问,常常让人对他们的无知感到可笑和可悲。

   这次地震,我们强调和肯定的是人性、人道和道德,人性、人道是人的一种最基本的道德。二十天前,我拟订了一个《人性和道德》的标题,想就这次地震,谈谈这个问题,可惜没有时间和精力,所以上面顺便先谈谈这个问题,等过几天有时间再详细谈论。

   对那些缺乏人性、人道和道德的人,无论表现为亲共,还是表现为反共;无论是地震开始时,扮演反对派发表幸灾乐祸言论的上海国保人员,还是后来极力否定遵守道德规范的那些人,都比较可怕。根据一般的为人和交友常识,对他们,你要千万小心,否则,他们做出没有人性和道德的事情,或者把你卖了,你都措手不及,你也不能将自己的孩子交给这些人,否则,一有事情,他们先跑,你的孩子遭殃。

   当然,他们是道德问题,比起那些腐败贪官的法律犯罪问题,要小得多。但那些腐败贪官,不正是从这些有道德缺陷的人中产生的吗?

   下面附件,我用了胡安宁的帖子。胡安宁是一个放弃中国国籍,加入美国籍,由中国公民变成美国公民的人,但他入籍美国后,作为美国公民,不是效忠美国,而是效忠中共情报机构。他不遵守美国法律,长期与中共情报机构勾结,为中共情报机构做事,却不按美国法律规定向FBI报告。他先是秘密地、后是半公开、公开地与中共情报机构长期勾结、合作,长期以中共情报机构的钦差大臣的样子,用中共情报机构的钱,办网站,为中共招收特务,长期努力,企图组建中共地下势力控制的亲共“统一”“民运”的著名人物。胡安宁也是最早大力杜撰“爱国贼”概念,反对爱国,提倡卖国当汉奸,企图坐实反对派卖国罪名、为中共汉奸卖国罪行解套的两个最早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之一。笔者也曾经对他有许多批判。所有东西,包括他的东西和我的批判,白纸黑字,历历在目。但这次西藏事件以后,他却赤膊上阵,为中共充当反藏族的打手,忽然变得非常“爱国”,不再反他一贯反对的“爱国贼”,却大反他自己提倡和充当的“汉奸卖国贼”了。并且反过来要把那些一贯提倡“爱国”,揭露和批判中共汉奸卖国贼,包括揭露批判他这个中共安插的内奸,和他一再提倡的卖国当汉奸的那些汉奸理论,而仅仅为藏族同胞讲公道话的那些人为“汉奸卖国贼”了,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