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謝田文集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上)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德国电影《两面人》的中国启示
·西班牙电影《蝴蝶》的中国启示
·中美贸易之战是否已经开打
·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彻底避免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美國的通貨膨脹是怎麼算的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百篇論文被撤有多嚴重?
·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下)
·中國該對北韓斷頓、斷導、斷約
·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憂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美國首席大法官論成功之道
·讓真善忍的光芒照耀著世界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图:四川地震中扭曲的铁轨和救援的士兵(Getty Images)

   那天女儿放学回家,跟爸爸商量要帮她做个掩体(shelter)模型。我说什么掩体呀,掩护什么呢?她说是学校的作业,她们组的三个小姑娘要设计、制作一个庇护所,要能在核武袭击时保护一颗鸡蛋。我说核武器呀,是来自俄国、中国、还是北韩的呢?她说老师没说,就是要她们学习防护的知识。我给她在用料、结构方面提供了一些参考意见,她就去做了。

   几个星期后,她兴冲冲的告诉我,老师同学对她们的庇护所评价很高,说很漂亮,里面放的一颗生鸡蛋还经受住了“小型核武器”的袭击,但没经得住“大型核武器”的袭击。我说真的嘛,那可太棒了。对她们的掩体实施“攻击”的小型核武器,是一只排球;大型核武器呢,则是一个保龄球。

   西方社会对危机事件的预防教育,由此可见一斑。美国的小学生都早已学会了,灾难发生时如何抱头、钻到桌子底下、寻求掩护。这种全民的预防和教育,跟那个叫费玛(FEMA)的联邦政府机构有关。

   费玛的全称是“联邦紧急事件管理局”(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现在隶属於国土安全部,雇用六千余人,年预算80亿美元。三十年前费玛建立时,就是为了在灾难事件发生、地方政府应付不了的时候,来协调对灾难的处理。费玛建立以前,类似的运作就有了。1830年代,纽约发生了一场大火,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免去纽约商人的进口关税。再后来,许多政府部门都参与了救灾的活动,多头运作,纷乱无章,最终导致了费玛的建立。

   记得911恐怖袭击时,正从亚特兰大西北郊驱车去市中心,突然收音机里每个台都是关于世贸大楼的突发新闻。听着听着,联邦和地方政府的应对措施相继出台,机场关闭、政府关闭、学校关闭。当时印象最深刻、感动至深的,是政府下令保护所有的清真寺;因为人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这次劫机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干的,而愤怒的人们可能会归罪于无辜的穆斯林。所幸,灾难当头,美国人民异常的冷静,而费玛的危机管理也非常出色。

   危机管理(Crisis Managment)也叫风险管理,作为一个管理过程,要对危机(风险)进行定义、测量、和评估,并制订因应危机的策略,以避免危机,或将危机的成本和损失尽量减小。通常意义上的危机管理更准确的讲,是危机后的管理,或者后危机的管理。最好的管理应该预先排定次序,优先处理引发最大损失及发生机率最高的事件,其次处理风险相对较低的事件。当然,因为危机事件难以准确预测,排序和处理都是非常困难的。

   危机管理、或者风险管理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三十年代萌芽于美国,它是当时世界经济危机的直接产物。五十年代危机管理发展成一门学科,七十年代以后被引入法国和日本,然后世界各地。

   危机管理的要旨在于迅速沟通,将危机“靠前管理”,公开、透明地处理危机;而危机管理更强调目标管理、程序管理,要有可实施的“应急预案”。中国专家指出,中国危机管理中存在的问题,是“社会警觉性较差,市民缺乏自救、救护的防灾意识和能力”。所以人们需要的,是危机管理的教育。

   中国的管理专家曾建议中央对重要行业、企业进行系统的危机管理体系构建,特别是金融、医药、石油、食品安全等行业。虽然三年前国务院通过了《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以及许多专项应急预案、部门应急预案,但从年初的冰雪灾害和四川地震的应对来看,预案的实施仍然没有到位。

   汶川地震后,中国空军启动应急预案,空军司令许其亮和政委邓昌友在部署部队、阐明任务的性质时说,要“把抗震救灾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从目标管理的角度看,如果把救灾作为政治任务,那么它的最高目标就一定是政治性的,一定是为政治人物的声望、地位、及如何继续保持其地位为出发点的,而不是以救灾对象的生存、安危、和利益为首要目标。从危机管理的角度来说,这个所谓的“救灾管理”从头看就注定是难以成功的。因为目标定位错误,所以它如果没有效率、结果不完美,其实都在预料之中。

   大陆知识界要求枪毙玩忽职守的官员,他们指出世界华人看新闻时发现,温家宝只是个光杆的“救灾总理”,他的眼泪感动不了调遣救援部队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和空军司令。面对灾区空投伞兵救援一再延后,没有兵权的温据说无可奈何的对伞兵指挥官说,“你们自己看著办!”如果指挥不灵,即使有再好的应急预案,也是一纸空文。

   汶川地震危机管理的失当,从参与人员的非专业化也可以看出。为保军事机密,外国专业的不让进,送进去的多是赤手空拳的新兵,没有救援的训练,情绪波动很大,常常是一边哭一边救人,这恐怕没法有效的救人。救援图片上,温家宝和一堆高官穿着便服,呆呆而无奈的站在那里,看着中间抬担架的救援人士穿过。人们对此只能摇头叹息,碍手碍脚的,这算干什么呢?是要博得廉价的亲民赞誉?还是管理无方、不知所措、不知专业责任的分工?

   如上管理失策林林总总,许多人对於中国政府的做法不甚理解。其实这根本不难理解,难以理解的原因在於人们混淆了危机的管理之中,还夹杂着管理者自己的危机。

   危机管理从理论上说,牵涉到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的问题。也就是说,危机管理同时也要面对如何有效运用有限的资源这一难题;把资源用于危机管理的时候,会减少运用在其他具有潜在回报之活动的资源。理想的危机管理呢,是希望以“最少的资源”化解“最大的危机”。人们不能理解中共的做法,是因为善良的人们和中共自身对什么是“最大的危机”,有不同的认知。正因如此,最大的危机在哪儿、该投入多少资源、在哪里投入最优资源,就有不同的解读。

   其实,当局是最能清楚认识它面对的最大危机的,它不是今天的汶川地震,也不是年初的冰雪灾害,甚至不是可能面临危机的八月奥运,而是它自己的生死存亡。再者,建立有效危机管理的前提,是承认危机的存在。这对中共来说,恐怕也是难以下咽的苦药,是它们最讳莫如深的话题。

   因而,汶川地动山摇所揭示的,不是危机的管理问题,而更是管理者自身的深刻危机。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七十三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二百四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