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我今天被抄了家]
孙文广文集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今天被抄了家

    今天上午,我正在构思两个题目,

   一为:为冤死的学生问责,索赔有理——汶川地震窥析之六;

   二为:恶狼叼走了余秋里的良心——汶川地震窥析之七。

   九时十分突然有人大声敲门,还未等我开门就闯进一伙人来,看样子是些便衣公安人员,因为我认出打头一位即“六三”那天在火车站拦截`扣押并“主审”我的国保,他们一行共九人。我大声问他们为何闯进我家?此人向我出示了警员证和《搜查证》(其中没有搜查理由),

   他们便开始检查我的计算机`光盘和书籍,并用摄像机进行现场拍摄。我说这种搜查是非法的,他们也不理,并说“你站在门口,我们查一下”。

   我问:“我坐着可以吗?”。

   他们说:“也行。”

   在搜查的同时他们还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如:我何时购买的集资房?何时搬进去等。

   我说房子正在装修,他们便说多注意休息`保重身体。

   我说:“你们这样不断打扰,我能休息好吗?你们今天抄家,前几日”传唤“,这是在营造奥运会前的和谐气氛吗?某些人嘴上讲和谐,心里不知想些什么。”

   他们说:“这些活动(指搜查),我们是做不了主的。”

   我说:“那当然,你们是执行嘛,也很辛苦,请坐,请坐。”因为凳子少,他们有的人只能坐在床上。

   我对他们讲:“一个政党要听不同意见,有个反对党比没有好。你看台湾,陈水扁当总统,他女婿因炒股违规被判几年刑,不服,上诉后又被加判二年。你说人家的司法公正吧?就是因为有反对党。”

   不知怎么讲到了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有他们的信仰。

   “有什么信仰?”他们问。

   我说:“真`善`忍。”

   “法轮功讲什么真`善`忍!”他们说。

   我说:“他们的教义是真善忍,至于某个人是否做到了,那又另说。”

   他们说:“你要体谅政府,中国人口多,不好办。”

   我说:“那是借口,北朝鲜人口少,那么穷。南韩人口多,比北朝鲜富多了。如果说国家人口多了不好办,为什么反对台湾独立?中国何不切割开来,各省自治?”

   他们要把我的电脑带走,我说电脑既是我的写作工具,也是我的通讯器材,你们把它拿走侵犯我的出版自由和通讯自由。“

   他们一定要拿走,说是过两天就还回来。既然抗议无效,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脑被拿走(还有活动硬盘及一些手稿和我的通讯录)。我要他们留下搜查证,他们说只有一张,不能留下。最后我坚持用自己的照像机把搜查证拍了下来。

   临走时,我送他们每人一张光盘,告诉他们,内有我所著的三本书(《狱中上书》`《百年祸国》`《呼唤自由》)这是香港出版的,这书在香港每本要卖99港元。

   他们问:“要给你钱吗?”

   我说:“哪能要钱?那不成了非法经营了嘛!你们抓我就更有理由了。”

   大家都笑了。

   我还把《孙文广清明祭奠英烈专辑》每人送了一套。搜查于十时半结束。

   整个气氛还算轻松,这也许就是“文明执法”?

   我虽不知今日会遭遇“抄家”,但似乎长期有心理准备。我所发表的东西从来都是用真名实姓,根本没有什么“密秘”可查,怕是要让他们失望了吧?

   2008年6月11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