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青林文集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十九年前,许多无辜生命在枪炮声中失去,他们成了中国上层政府政治地震的牺牲者,十九天前,众多生命在地动山摇中丧失,他们成了地球深处巨大能量波动的牺牲品。

   在人类生命价值至上的年代,这两个时段失去生命的人们永远都会不被忘记,核心一点是他们的牺牲都是那么的无辜,他们同样都是被无情的无理的外部力量夺去生命,只不过19年前失去生命的人们是因为人祸,19天前失去生命的人们是因为人祸加上了天灾。

   不同的是,19天前的牺牲者带来了人类的伤感,举国哀悼,举世相怜,而19年前的牺牲者至今背负着罪名,同样是一群年轻的生命,同样是在天真烂漫中突然死去,为什么结局是这样的不公平,为什么?

   想起19天前地震中丧生的一排排穿着校服的学生,我每每潸然流泪,希望他们天堂路上走好。

   想起19年前枪声中丧生的一位又一位爱国学生,我心底更是汩汩流血。他们的灵魂何以安息?

   我在地震后四天赶到灾区,是因为我看不下无辜的死难.

   因为当时我恰巧在一个偏僻之地的山上,地震第二天回到县城才得知消息,看着电视上充满紧张和悲哀气氛的新闻,我满脑子就想去是救人,哪怕救一个。

   我自己经历过很多生生死死事件,也见过几次惨烈的伤亡场面,但是如此大规模的人类死伤事件对我还是头一遭,我放弃了手头的一切,肉体也随着伤感的愁绪飘到了震区。

   坐在地球上,每个人都面临着大自然的威胁,所以,震区人民的灾难也就是我们每个人随时面临的灾难,此次地震过程中,人们表现出一致的同情和帮助也说明了这点。

   但是生活在专制体制中的人们,是否人人都能体味到政治迫害的威胁呢?尤其是对那些遭受政治灾难的人们甚至在政治灾难中无辜丧生的人们,其他人是否能够给予同情和理解呢?

   我去震区回来后,不愿描述任何现场的东西和自己的心情,面对余震不断的山体塌方,脚底下万丈悬崖和激流,处处飘出的腐尸味,我也后悔自己为什么跑到这里找死,在所谓的死神面前,我只能闭上两眼祈祷上帝,他让我死就死,让我活就活,我把自己交给上帝,心底的确坦然了许多,也就在随时可能塌方的山石下,陡直的峭壁小路上止住了头晕和心跳。

   19年前,我也是在六四流血事件的现场,当时18岁,是出生来第一次闻到血腥味原来是那样的浓烈,一个女学生的鲜血流了我一身,她默默死去那一幕,永远都不能从我脑海里抹去。那一夜对枪声和死亡的恐惧之感,也深深印在我心里。

   同样的死亡,不一样的理解,只能说明人们对死亡的本质还是迷糊不清,还是用生者的感觉定义死者的意义,但是不论对地震中死难的人们还是在六四中死难的人们自身来讲,他们的灵魂都是不情愿而去,因为他们谁也不想死,谁也没有到该死的时候。

   我从震区回来后,一些朋友说我大脑有毛病,我一笑了之。但是最让我感动的是妻子和父亲,妻子只是轻轻埋怨了一句,去之前为什么不告诉她,我说免于她担心,当我说到地震孤儿的凄惨时,她马上说我们也收养一个地震孤儿吧。妻子对我这个政治自由者一贯是理解和支持,尤其是她信仰了基督后,更是充满了理解和宽容及爱心,妻子对同类生命的关爱之情也促进了我对生命和他人进一步的理解。

   我父亲非常支持我赶赴灾区的行为,他说自己就是年岁已高,否则也想亲自去震区救灾。我为自己已经七十岁但是还有这样意志的父亲而骄傲。

   就象以往一样,我参加学运他极力支持,我搞民主活动他鼎力相助,我坐牢他陪伴。他每年六四时候,总要问一问我六四英烈死难者何时平反的问题。

   我常常想,这个老人跟我一样,对政治民主和生命自由都有共同的认识,坐牢和死亡虽然限制了先驱者的人身自由,但他们的价值追求依然代表着活着的人生目的,虽死犹生。

   就象我们活下来的人们哀悼地震中的死难者,因为这死难者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他们也想好好活着。我们为死者不能遂愿而悲哀,为自己如愿而活庆幸感恩。

   所以,每到六四祭奠日,我也总是为那些壮志未酬的民主烈士而伤感和悲哀,但是也同样为自己苟活在罪恶的环境里而歉疚和悲哀。

   林青记于北京家里

    2008-5-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