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山
[主页]->[百家争鸣]->[马山]->[报仇]
马山
·生命
·报仇
·朝圣
·莫道书生空议政,头颅抛处血斑斑
·我们为什么喜欢看科幻?
·阿桑奇的争议人生
·在黑暗的時代,我只想保留着內心的一點光
·鲍彤: 胡耀邦精神就是思想解放-- 从毛泽东思想解放出来
·中国转基因猴实验违反科学道德
·香港记协:新闻自由持续恶化 中央政府被视“主因”
·鲍彤回顾胡耀邦的“思想无禁区”与邓小平的“四个坚持”
·张扣扣死刑二审维持 争论质疑不止
·港大研究:中国人工逐条审查删除“六四”等敏感信息
·“毋忘六四号”启动与《失忆的人民共和国:重访天安门》
·“一带一路”风险知多少?
·中国养老金危机 公众愤怒加剧
·中国共青团再提出下乡运动
·南方周末再次触动中共神经
·华为的所有者到底是谁?
·国民革命经过一百多年将又回到原点
·“六四”期间和“六四”后美对华外交
·“民主不能当饭吃?”看郭台铭引爆的论战
·台湾多个公民团体声援香港占中九子
·美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致十一世班禅喇嘛公开信
·维权人士吴淦家人为其申诉
·香港荣机主教陈日君参加4.28 反逃犯条例大游行
·人权律师江天勇出狱后仍不自由
·中国连续第20年被美国宗教自由报告点名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报仇

   
   
   
   “服务员,我要找你们的经理。”
   那天下午,我一回到酒店上班,就看到他在服务台前纠缠。一个半大的小孩,胖胖的,顶多有十三四岁,背着个书包,但没有穿校服。当班的服务员很醒目,示意我走进里面,让她弄清他的意图再说。

   “我说,请你把你们经理叫出来,我要找他。”那小孩提高了声音。
   服务员说:“我们经理不在,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你要开房吗?”
   “我不跟你说,我要找你们经理。”那小孩把背上的书包挪侧,从里面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皮包,就是眼下机关公务员喜欢用的那种包,他把拉链打开,掏了五张百元大钞,往服务台上一拍,说,“这样,你们的经理该在了吧。”
   服务员犹疑着拿眼睛向我这边瞟过来,我便使眼色让她把钱收下。我知道她很识做的,这种意外的好处不会少了我一份。我正了正领带,干咳了一声便走了出来。
   “我就是这里的经理,请问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助。”
   那小孩看了我一眼,说:“好,你有单独的办公室吧,我要到你的办公室说话。”
   “这……你有什么不可以在这里说吗?”我一个大男人,并不是怕与这小孩单独相对,我只是奇怪,这么一个小屁孩,有什么事要搞得神神秘秘的呢。
   没想到,他又把手伸到那小皮包里,又摸出五张百元大钞,往我手里一塞:“这样,可以去你的办公室了吧?”
   我拿着钱,心想,在这大庭广众下收他的钱确实不大好看,便赶紧拉着他往我二楼的办公室里走。
   一进入房间,我还没来得及让座和斟水,那小孩就急急地问:“你们这里有小姐吗?”见我不解,他又补充道,“就是那种给了钱就可以乱搞一通的小姐。”
   我愣住了,一下子没做声。说实话,当了这家酒店的总经理这么多年,我很清楚,我们酒店既有卡拉OK又有桑拿按摩,怎么会没有那种小姐呢?我都不知为过多少熟人朋友和达官贵人安排小姐了,唯独就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小孩要找那种小姐。真不知道他胡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所以我便正色地跟他说:“我们这里是星级酒店,怎么会有那种小姐呢?你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那小孩并不答话,低下头又在那小皮包里摸。我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便吓了一跳:我的天呐,那包里装得满满的全是百元大钞!他摸了十张出来,往我的办公桌面上一拍,说:“这样,你们酒店就有那种小姐了吧。”
   他妈的,这是哪一个富豪之家的浪荡公子!既然他有这么多钱,我管他成年不成年,况且我满足他的要求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我一边迅速把他的钱拨进抽屉,一边连声对他说:“好的,有,有。你稍等,我这就让她们来给你挑。”
   我当即打了一个妈咪的电话,说:“快,把你手中的女子全给我叫到我的办公室来,我这里来了个大客!”
   不一会,那个妈咪便领着一班打扮得非常性感的小姐进来,并且沿墙边一字儿排开,千姿百态地接受那小孩的检阅。
   谁知他只是侧着身淡淡地往那些小姐扫了两眼,却问我:“这些小姐有病吗?就是那种跟人乱搞了就会传染的病,她们有吗?”
   “没有,绝对没有。”我连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复了。
   “那就让她们走。”
   我愕然,他却明确地说:“我要有病的小姐。”
   “我们这里没有有病的小姐……”
   他啪一下把一千元拍到我的桌面。我仍然面有难色,也是的,哪个小姐要是有了那种病会公开承认呢。
   在我犹疑的时候,他又啪一下往我桌面上加了一千元,说:“这样,应该可以找到有病的小姐了吧。”
   我只好赶紧说:“有的,有的,我这就去给你找。”
   我让那妈咪把她的小姐们叫走,并跟她说:“也不知这位小祖宗要搞哪一科,你好歹给我找几个有病的来吧,实在不知道谁有病,就找几个长得不大好看的过来吧,是不是有病,我谅他也不懂。”
   于是,那妈咪按我的吩咐找了几个或老或丑的小姐来,告诉他,这些都是有病的。那小孩高兴地随便挑了一个,就开了一间房,他说他要乱搞一通了。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看着那小孩兴冲冲而去的背影,我想,今天真是开了眼了。拉开抽屉,数一数那一摞钞票,我的兴奋之情也不亚于那小孩。环顾一下熟悉的办公室,我发现墙上挂着的一幅镜框被刚才那些小姐碰歪了,那上面印着总书记的“八荣八耻”的训示呢,我赶紧把它扶正了。之后,我打开电脑里的音乐,心情舒畅地跟着哼了起来:“小薇呀,你可知道我多爱你,我要带你飞到天上去……”
   不一会,那小孩又兴冲冲地回到我的办公室来,他那胖胖的脸仍然通红通红。
   “这么快,你就搞完了?”
   “是呀,我已经乱搞了一通了!哇塞――”他跺着脚嚷道,兴奋之情难捺。
   “那你还来我这里……”
   他马上又变得一脸严肃。啪的一声,我的桌面立刻多了十张百元钞票。他说:“我问你,我乱搞了一通,是不是得病了?”
   “不会的,不会的。”
   又啪了一声:“得没得病?”
   我狂喜,揣测着他的要求说:“得了得了!”
   啪!
   “我回去与我家小保姆乱搞一通,她得不得病?”
   我顺着他的要求,说:“得,得!”
   啪!
   “我爸再跟小保姆乱搞一通,他得不得病?”
   我有点惊呆了,说:“得,得。”
   啪!
   “我爸再跟我妈乱搞一通,她得不得病?”
   “得,得吧。”
   啪!
   “我妈再跟我家的司机乱搞一通,他得不得病?”
   我嗫嗫的说:“得,可能得的。”
   啪!啪!
   “你再说一遍,得不得?”
   我一咬牙,喊着说:“得,一定得了!”
   那小孩双手一拍,双脚一跳:“啊,万岁!我终于报仇了!”
   “报仇?”我莫明其妙。
   他说:“是呀,这王八蛋司机,前天竟用车子辗死了我的小乌龟,那是我从三年级就养到现在的,真让我恨死他了……我打不过他,就让他病死!”
   2006.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