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刘晓波文选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来源:观察

   5.12汶川大地震,造成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也暴露出中国现行制度的种种弊端,所以,反思大天灾所凸显的人祸,追究这些人祸的罪魁及其制度原因,也是救灾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是远比“英雄赞歌”更重要的部分。因为,毁灭生命和财产的大天灾固然可怕,但更可怕是天灾所凸显的人祸。在中国现存体制下,要想从制度上道德上避免类似人祸的重演,全民动员的救灾就不能再重复延续了几千年的“恩人政治”。以往的“歌功颂德”和“感恩戴德”的大合唱,是最应该清除的官权本位意识和制度性冷血。

   的确,在此次大灾难中,大陆媒体的表现远胜过以前,外国媒体的采访自由度也有很大的拓展,但即便不提前几天开始的舆论紧缩,只看看官方主要媒体的救灾报道,仍然是令人作呕的喉舌腔调。胡温等高官前往灾区几天,就会有遍布大陆媒体的吹捧;军队在重灾区的救灾行动,在大陆媒体上全部变成闪亮的“军功章”。那种肉麻的谄媚腔调,宣示着中国特色的“恩人政治”。 当“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子弟兵”的声音充斥媒体之时,灾区民众的问责之声必然被遮蔽。当请愿的家长们被强行压制时,被天灾折磨的中国也正在重复着制度性人祸。

   温家宝在救灾中的表现,固然有令人感动的时刻,但那不过是他的职责所在;中国政府在救灾中的表现,也的确得到了外国媒体的赞扬,但那也不过送给未成年文明的糖果。这一切,并不能成为民众匍匐谢恩的资本,更不能成为党国大员霸占大陆媒体中心地位的理由。

   在民智早已开启的今日中国,民众不再是愚昧的群盲,民间也已经有了独立于官权的评价标准,官方的老一套宣传模式也随之失效。但中共仍然愚蠢地固守老一套宣传模式,它把政府本职变成“皇恩浩荡”,把救灾当作凸显伟光正的资本,把救灾经验的反思变成劳模表彰大会。如此陈旧迂腐的宣传,即便有可以烹制出美味的素材,也会在中南海的意识形态厨房中变成让人呕吐的垃圾食品。

   当中共高官霸住救灾报道的主要时段和头条位置,当胡温的面孔被反复播放,当向党和政府的感恩戴德的灾民不断出现时,当各大门户网站用捐款排行榜进行道德逼捐,当御用文人含泪劝告灾民们要感恩要识大体,当官方媒体不放过境外媒体对中国政府的每一次表扬,……“恩人政治”只能散发出腐烂的气息,弱国心态再次凸显出“大国崛起”的底气不足。

   在中国现存的体制下,大灾后的中共政权,既要忙于自我表扬,也要忙于自我遮丑。所以,决不能单纯指望政府的自上而下的问责,而必须有民间的自发动员而形成自下而上的问责。只有民间保持住强大而持续的问责压力,才会让官权逐渐学会尊重民意和权力谦卑。事实上,如果没有年初大雪灾时民间和媒体对政府反应迟缓和救灾不力的普遍批评,如果没有西藏危机时境外舆论对新闻封锁的一致谴责,大概就不会有此次大地震后温家宝政府的快速反应和新闻开放。

   如果说,救人、捐款等善举是救灾的重要内容,那么,化悲痛为问责就是救灾的第二步,而且是推动制度改革、防患于未然的最重要一步。只有充分的问责、透明的信息和动真格的追究,才能让大灾变成制度改革的动力,也才能让重建家园的过程变得公正、高效、温暖。

   2008年6月10日于北京家中(《观察》2008年6月1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