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从郭国汀案看中国法制的崩毁]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为何暂时告别中国律师网?
·南郭:律师的文学功底
·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律师?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将律师协会办成真正的民间自治组织
·强烈挽留郭国汀律师/小C
·the open letter to Mr.Hu Jintao from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for Gao Zhisheng
·自宫与被阉割的中国律师网 /南郭
·做律师首先应当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南郭与王靓华的论战/南郭
·呵!吉大,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答小C君/南郭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历史不容患改!历史专家不敢当,吾喜读中国历史是实
·思想自由的益处答迷风先生
·答迷风先生
·答经纬仪之民族败类之指责,汝不妨教教吾辈汝之哲学呀?
·南郭曾是"天才"但一夜之间被厄杀成蠢才,如今不过是个笨蛋耳!
·答时代精英,
·长歌独行至郭国汀律师公开函
***(53)大学生\知识分子与爱国愤青研究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南郭强烈推荐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和所有关心中国前途的国人精读)
·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必读:胡锦涛崇尚的古巴政治是什么玩意?!
·是否应彻底否定中华传统文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向留学生大学生强烈推荐杰作驳中共政权威权化的谬论
·强烈谴责中共党控教育祸国殃民的罪孽!--闻贺卫方教授失业有感
·學術腐敗是一個國家腐敗病入膏肓的明證
·中共专制暴政长期推行党化奴化教育罪孽深重
·教育国民化、私有化而非政治化党化是改革教育最佳途径之一
·论当代中国大学生和爱国愤青的未来
·给中国大学生留学生及爱国愤青们开书单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强烈推荐大学生与爱国愤青必读最佳论文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兄弟姐妹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清水君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冯正虎
·爱国愤青主要是因为无知
***(54)《郭国汀妙语妙言》郭国汀著
***随笔\散文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儒家文明导至中国人残忍?!
·儒家不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
·商业文明决定自由宪政民主体制
·关于儒学与中华传统文化之争
·孔子的哲学识见等于零且其思想落后反动?!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纯属欺骗国人的摆设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人的本质
·圣诞感言
·宽容
·友情
·批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中国人难以团结协作的根源何在?
·
·特务
·民运人士需要静心学习思考充实提高自已的理论休养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 真理是客观的永恒的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马虎学风要不得
·爱与战争及宗教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最爱我的人去了--哭母亲/郭国汀
·论爱情/郭国汀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郭国汀案看中国法制的崩毁

   从郭国汀案看中国法制的崩毁
   司鹏程
   公民议政网 http://www.cncitizen.org/article.php?articleid=1224
   
   (2005年3月14日讯)近日新闻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因为替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及弱势群体辩护被上海司法局没收了办公电脑和律师证,并予以停业处罚。震惊之余颇有感慨。

   我同郭国汀先生无缘相识,但际遇相似,又都出自上海海运学院海商法专业,算来也有同门之谊。早先数年,我因在法轮功问题和中美撞机事件上“擅言”被上海司法当局和海关系统打压,历尽司法黑幕,心灰意冷,远走北美;那时郭国汀先生正于沪上筹创律所,期待为“冤假错案堆积如山”(郭国汀语)的中华大地匡扶正义与良知。几年下来,他铁肩担道义,为良心犯、为思想犯、为政治犯辩护与呼吁,给一片沉寂黑暗的上海司法界带来数许清新之气。
   身处美东,为这位学长成就高兴的同时也甚为忧虑。自己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的党和政府;直觉告诉我,“人民政权”不会容忍郭国汀先生的正义和良知。果然为时未几,就有了今次上海当局没收其律师证,强行终止所有法律业务的事件。
   颇为嘲讽的是,上海司法机构既要构陷郭国汀律师,又要维持其“依法治市”的颜面,炮制了一出所谓的“行政处罚案件听证会”。诚如郭国汀在“听证”前对记者所言,“由处分我的人给我听证,你说怎么可能有好结果呢?没有公正的法官,这就是中国特色”。这场“听证”的结果也确实毫无悬念,以“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律程序”收场。
   郭律师的遭遇让我忆起自己三年前在上海滩上经历的一宗奇判。其时,在上海海关高等专科学校任教的我,逆“潮流”而动,就如火如荼的批判法轮功运动,说了句“不就是练炼功嘛,有必要把人家整成这样”,马上被打入另册;“不知悔改”的我随后在讲坛上又以中美撞机事件为例,从国际法、海洋法的角度探讨了中美双方的责任,讲了些党和政府不爱听的话。这些言论让以校长于申为代表的关校党委如获至宝,对我处以停课的处罚后,于申又指使成立所谓的调查组,组织学生座谈、听取小组汇报,彻查我的“邪教”和“反动”言行。于申是海关系统所谓的“学术带头人”,年约四十出头,集贪、嫖于一身。此人中专毕业后留校作政治辅导员,当年即进入海关学校校党委“领导小组”,是一老资历的党 棍。于的任命源于其在上海卫戍区任军级干部的父亲提拔了前任校长的儿子,权权交换,就有了中专学历的大学校长。于申后来“攻读”厦门大学博士学位,没有正式上过一天课,也能顺利毕业。而他的博士学位论文也是盗取了我和其他教师的成果。我所撰写的《中国海关法论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一书是该校建校以来第一本公开出版的学术专著,也是大陆海关法领域的首部专门论作,更成为于申觊觎的对象。毫无疑问,于申身上集中体现着共产党所有的腐败。
   身为法律教师的我不甘心自己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更重要的是,希望用自己的经历为遏制甚嚣尘上的学术腐败尽一点微薄之力,同时也警醒更多的国人勇于对权力说真话,我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将于申和海关高等专科学校告上了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对这起大陆高校首例教师针对校长的著作权诉讼,中共海关总署如临大敌,先是通过各种渠道动员我撤诉,在我坚持不允的情况下,委任上海海关复议应诉科的科长陆敏为被告的辩护人,该科长带领一班海关关员频繁造访关校,配合调查组对我进行盘问。于申并运动上海检察机构来校为其助阵(后因完全没有理由,检察院悻悻离开)。
   其间,上海一中院原任审判长对是否要枉法判决尚有疑虑。为免意外,于申通过海关党务系统打通上海高院,撤换了这位稍有良知的法官。为证明海关干部的“先进性”和上级“领导”的“一贯正确性”,中共海关总署党组专门派出副署长至上海关校为于申加官晋爵、打气壮胆,将其由副厅级提升为正厅级。
   第二任审判长公开接受被告于申的吃请,花天酒地,甚至驱车到海关系统办“年货”,引得众人侧目。知情人后来透露说,上海高院和海关总署交流了“办案心得”,于申得到了“案件受理时即已定性,不用担心”的保证。就这样,一起简单的案件被拖延至诉讼时效外,原先满怀希望企盼司法保护的我也被经年的诉讼折腾得心力憔悴。那时我被停职但不被允许辞职或离职,每天还要接受于申调查组的盘问。心力憔悴,心神恍惚的我在一次讯问后摔断了腿,被迫回湖北老家养伤。
   由此第三任审判长蒋丽珍闪亮登场。一目了然的侵权案件——校长于申为了“攻读”博士,盗窃我的作品,据为己有并发表收取了稿费,自己也承认这些侵权行为—— 经过这位共产厚黑学领悟得最深刻的上海市“优秀法官”之手,马上就能黑白颠倒。蒋丽珍在作为原告的我不在场、不知情的情况下宣布开庭,判决被告胜诉,然后挑在上诉期过后向我邮寄了判决结果。判决书称,原告伪造事实,攻击学校领导,但校长宽宏大量,不予追究,希望原告深刻反省云云。
   这场令人啼笑皆非的官司让我深刻体会了中共司法系统的黑暗和官员的瀣沆一气。正如一位哲人所言,如果说腐败是污染了河流的话,那么司法不公正却败坏了河流的源头。一个本源都已腐烂不堪,糜烂极至的政权,何来“先进性”可言?当前,中共赶潮流,鼓吹“司法改革”,祭出了“法治”的大旗,上海的法官们也披上了西式的法袍,然而任何一个简单清楚的案件只要牵涉到党国官员的利益就必须依靠阴谋和权力强行判决的事实揭示了“依法治国”的真正内涵只不过是以特权治国,法律更不过是党权力的遮羞布而已。从我个人的经历到稍后的郑恩宠案乃至今日的郭国汀案,当事人的际遇略有差异,但上海法院和司法机构的无耻和卑劣没有任何变化。
   事实上,共产血色政权仰赖暴力起家,靠谎言维系。继承了党的光荣革命传统的上海司法系统,自然要处处以党的特权利益为先。剥夺民众的话语权,维系人人高唱颂歌、个个俯首听命的共产“和谐社会”始终是中共法庭、监狱这类暴力机器的“庄严职责”。试问,中共政权何时遵循过法律?党大于法、党权僭越国权从来就是中共国权力运作的咒语。今日郭国汀律师一案只不过再次昭示了掩盖在上海几许经济亮色下的无边恐怖阴影和政治黑暗。
   呜呼,中国旧有的礼制传统和社会秩序历经共产劫难崩坏净尽,真理和道义荡然无存,如此腐朽的司法系统,这般的“和谐社会”,难道不是所有国人的悲哀吗?
   愿真理和良善早日回归神州,法律和公义真正降临中华大地。
   
   《观察》
   南郭点评:非常感谢司先生的声援支持!中国司法审判体制确如司先生所言,早已腐朽不堪。因为一党专制下既没有司法独立的任何可能,也不可能有新闻自由,当然更不可能有所谓法治或司法公正,而且中共控制立法环节使得司法不公在源头便已定型,因此,在中共一党专制暴政下奢望司法公正,只能是痴人说梦!民间传言说“法院黑,中级法院更黑,高级法院黑透,而最高法院最黑”!大体上是事实,因为基层法院法官的贪欲有限,而最高法院许多的大法官们早已在中共一党专制暴政体制下变得贪欲无穷。我不敢说法官们百分之百受贿,但说百分之九十以上有受贿史恐怕是保守的估计。因为这是体制性腐败,在此种制度性腐烂变质的法院,法官们犹如落入大染缸的白布,想保持清白根本不可能。洁身自好的法官要么自我陶汰出局,要么被强制调离,别无选择。中国法院的司法审判功能,尤其是在审理所有政治及所谓敏感案件时完全丧失了正常社会公断是非曲直的功能,而沦为中共专制暴政的帮凶与打手。中共一党专制暴政不除,中国司法决不可能有司法公正!而在一般刑民行政经贸诉讼中,为打赢官司律师们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被迫行贿。因此彻底铲除中共专制暴政是当代国人最光荣与神圣的责任与义务。
   2008年6月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