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TF:黄燕明——黄琦不求名利,只为耕耘的老黄牛]
贵州公民论坛
·黄燕明简介
·申有连简介
·王藏简介
·吴郁简介
·吴玉琴简介
·曾宁简介
·卢勇祥档案
·李元龙小传
·李任科简历
·陶玉平简介
·陈德富简介
陈西部分文章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上)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下)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致贵州的维权勇士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贵州民权活动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贵州第一把民主之火 陈西十年刑满获释
·贵州民权人士于“首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活动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贵州“国际人权”主题活动全接触
·中国现代文明社会的曙光──纪念《启蒙社》成立25周年
·贵州首次人权常识问卷调查活动 \方家华
·贵州首次人权常识问卷调查活动
·争取人权是通向幸福繁荣的唯一道路
·简评“贵州首届人权研讨会”
·“世界人权日”话人权
·向“自由大乌蒙”等国内朋友们致敬
·为人权、自由、民主而不懈努力
·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开创“朝野对话”的新局面
·东海一枭:贵州民间人士悼念赵公落魔爪
·贵州民间悼念紫阳人士一度失踪之谜
·世纪初就国家政治体制改革致中国政府暨全体中国公民的公开信\全林志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国民党和平破冰之旅
· 台湾是怎样被割让出去的!
· 孙中山是谁的“国父”
·专制政府的福利诱饵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 陈西出狱后与“国安”的和平对话
· 以人权理念为导向,把我市创建成政治体制改革先行特区
·TF:廖双元——社会矛盾加剧将会导致社会的总危机
·TF:廖双元——中国公民探索维权之路概述
· TF:廖双元——胡、温政府将再次刮出所谓的“和谐之风”
·TF:廖双元——警民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与冲突
·TF:莫建刚——浅述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
·TF:莫建刚——党权统治下的司法
·TF:莫建刚——公正的法律是民族解放及伟大复兴的保证
·TF:廖双元——中国民主党人在奋进中搏击
· TF:吴玉琴——从太石村村民罢免村官失败看中共所谓的民主选举
·TF:吴玉琴——专制暴政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
·TF:廖双元——无尽的哀思,深切的怀念!
·TF:全林志——关于促请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进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
·TF: 廖双元——我们将持续不断地呼吁敦促废除劳教
·TF:廖双元——谴责极权政府判处李元龙先生两年徒刑的 严正声明
·TF:方家华——“六.四”事件与中国宪政
·TF:卢勇祥——九五年“六.四”行动简介
·TF:廖双元—— 天地正气——高智晟律师的本质
·TF:黄燕明——“夜狼”的长啸
·TF:莫建刚——捍卫人的尊严与权力,我们声援李元龙先生
·TF:吴玉琴——李元龙有功无罪
·曾宁:从温家宝们被“糊弄”说起——论中国的“糊弄”文化
·TF:廖双元——保护人权,天下自安 !
·TF:廖双元——尊重人权,天下自宁!
·TF:廖双元——平等人权,天下自谐!
·TF: 陈西——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
·TF:廖双元——中共抓捕高智晟律师是对人权的严重践踏
·TF:吴玉琴——立即释放高智晟律师是中国政府的明智之举
·TF:莫建刚——民众社会不平等之原由
·TF:吴玉琴——“一国两制”的法治对比
·TF:廖双元—— 驳宋祖英演唱的歌曲《今天是个好日子》
·历史将为中国民主党人正名
·TF:黄燕明——保障人权是“和谐社会”的首要前提
·TF:吴玉琴——陈树庆先生何罪之有?
·TF:陈西——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TF:吴玉琴——“六.四”十七周年使我想起的……
·TF:廖双元——历史决不能倒退
·TF:方家华——中国“热”
·TF:莫建刚——当代版本的中国“文字狱”
·TF:吴玉琴——告别人治
·TF:廖双元——刑事裁定书
·TF:廖双元——荒唐至极的《刑事裁定书》后记说明
·TF:黄燕明——天安门广场撒传单“十年祭” ──兼纪念胡耀邦先生
·TF:黄燕明——贵阳文化论坛《大国崛起》讨论会发言稿
·TF:方家华——“高”字大旗___欢呼高智晟出狱
·TF:吴玉琴——“人权日”的反思
·TF: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
·TF:吴玉琴——是谁在“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
·TF:方家华——签名活动的力量
·TF:廖双元—— 赵紫阳走后的新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F:黄燕明——黄琦不求名利,只为耕耘的老黄牛

   
    这些天来,我一直在关注牵挂着黄琦的消息,为他的安危担忧。几天前的一个晚上,他和天网的义工蒲飞、前乐山师范学院教师左小环在去餐馆的路上,被几名不明身份的人强行塞入一辆汽车带走。现在,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分局把“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的拘留通知书送达黄琦的母亲。
   
    10天前,我才刚刚拜访了黄琦,没想到他这么快又被抓进去了!黄琦是“六四”天网的创办人,现在是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多年来,他的精力主要放在对国内维权活动及草根人士的报道上,包括报道贵州民运人士被非法传讯、关押的事情。四川地震后,他曾数次前往灾区,给灾民发送救援物资,报道很多有关灾区的情况。我不明白,黄琦和天网义工这样做何罪之有?所换来的竟是坐牢!
   

      四川是我的故乡。地震后,出于对灾区民众的关注,我进行了一趟四川灾区之行。进入灾区后,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黄琦。在成都一所私立医院的院内,黄琦的家及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在一幢房子的三楼上,那是向朋友租借的一套三室一厅的单元房改造而成的。
   
      进入客厅后,只有一黑色大沙发靠墙放着,电脑桌上面放了一台坐式电脑、一台便携式手提电脑。义工蒲飞正在为灾区稿件的收发而忙碌着。电视机的墙面上挂着一面“新闻自由奖”的奖匾。整个客厅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什么物件了。天网网站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靠黄琦和蒲飞两人运作。这可算得上是世界上最简陋的网站办公室了!
   
      当时,黄琦正在接受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采访,他一边接受采访,一边断断续续地与我谈话。他告诉我:“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我们没有把天网读者和众多作者的捐款、捐物直接上交到中国红十字会去,而是直接送到了第一线灾民的手中,而且一直在忙碌这件事。”黄琦还给我看了看他们送款、送粮、送物到灾区民众手中的照片,说这已经有三、四次了。
   
      随后,黄琦叫我一起去吃饭。在饭桌上,我说了要到灾区去的打算。黄琦介绍了情况,说:“震区里面不断发生余震,而且山上还不断往下掉大石头、滑坡,公路又大多在山脚下!你们进去,一定要注意安全呵。”我表示:“没有关系,既然来到了灾区,就一定要进去看看。”吃完饭后,黄琦带我到周围转了转,在一处居民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前,我与黄琦合了一张影,随后黄琦送我们坐上了回招待所的公交车。
   
      这次我与黄琦的接触、交谈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是我却看到了一个在国内从事维权活动中的“老黄牛”的形象。他不计较名利得失,只为耕耘,实实在在地做事。他于1998年创立了中国民间第一家寻人事务所,次年又创办了寻人网站(后改名为“六四天网”),在短短的一、二年时间里,使得200多个离散家庭得以团聚,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2000年6月3日,黄琦被拘捕,后被判刑5年。出狱后,他不改初衷,重新恢复了“六四天网”,后又改名为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
   
      四川大地震后,黄琦和天网的义工们利用地利之便,以最快的时间向外界报道地震灾区的第一手灾情。在民间组织捐款、捐物救助灾区方面独树一帜,赢得民众的好评。成都当局非但没有对此给予表彰,反而拘捕赈灾的有功之人黄琦,实在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希望当局不要一错再错,立即无罪释放黄琦和天网义工。
   
    原载《华夏电子报》第249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