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东海附言:转个好玩的。该小说发于佛学论坛,作者为该版版主萧镜玄。萧老版以仁圣之大道为魔道,可谓有眼不识东海也,呵呵。

   《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 佛学论坛 萧镜玄

    《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夜依香案阅心经,不知不觉已天明。 推开小窗往外看,心指月证了无形。 ---开篇诗

    第一回 妙法莲华多劫难,三教顶峰谁称雄

    秋风萧瑟,寂寥无声。

    冬至严寒,塞外诸苦所逼,人烟稀廖,但见飞猿走兽偶现行踪,不见凡人踪影。

    在昆仑以北的地方,有一圣地,名妙法莲华寺,山后有一万丈悬崖,直通九幽冥魔界无量生死海,相传那里是魔道高人东海老魔之居所。

    寺后那万丈悬崖,铭刻《妙法莲华经》见宝塔品。这一品经,叙述世尊和多宝如来共同宣说无上妙法莲花经的故事,千百年来,中原正道,以为圣迹,驰名诸天。

    那万丈悬崖顶上,古有沩山禅师悟道神迹,其啸声传遍千里,众生以为奇特。故而名为问道顶。

    在此问道顶上,有四人盘踞坐禅。

    一人正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古月僧,此人体胖如桶,一身横肉,身穿紫袈裟,头上发髻纠结,仿佛文殊菩萨头上的肉髻,活脱脱一个果位菩萨在世。此刻他面如金纸,努力调息,一丝鲜血从嘴角淌下,猛然间他睁开眼,眼中精光爆射,怒视对面一喇嘛装扮的佛母。

    古月和尚乃是当朝国师,倍受圣上恩宠,常住庐山东林寺。他旁边的一名奇衫女子,满头白发,似有五十多岁,但观容貌,只觉得又似乎才二十多岁,人莫能测其真实年龄,此人正是古月大僧海外好友,海逾海圣人是也。此海圣人来中原不久,就和古月僧结为好友。中原人士多以海圣人言论怪异,宣扬暴力堕落,诽谤名僧以为其人乃是邪魔外道。

    古月大僧不以为然,时常笑诸方宿老曰:“此乃世俗见地,我行与世,秉持祖师法脉,明悟真心如来藏,天魔及六道众生,皆为眷属,岂能厚此薄彼,强做分别?”因为和海圣人交往过密,诸方禅德对古月和尚多有意见,但因其国师身份,敢怒不敢言。

    海圣人紧闭秀目,面如金纸,面色苍白,仿佛死人。只是头顶微微有肉眼不可见气流升腾,方知其命,尚在人间。隐隐约约,那气流有三花朝顶,五气朝元之势。

    海圣人身边,乃是一年少女子,此女子装扮奇特,身穿青衣,内着素白鸾衣,下身绢丝长摆。粉扑扑的脸庞,透出一股红润。只是星目圆睁,怒目视向对方那身着红衣喇嘛服的女佛母。

    但见古月大僧猛然站起身,又摇摇欲坠道:“李欣磬 !你乃何为?我等三人结伴为友,在此参悟无上妙法莲华,为何暗中突袭,欲至我等死地?”旁边那青衣女子也捏拳道:“为何突下杀手,欲害我等性命?你我素不相识,远日无仇,近日无忧,为何如此?为何如此?”

    海圣人哼哼冷笑道:“小草道友,世间人很奇怪,想杀便杀,没有什么理由,我便是如此,想必这位佛母也是和我一样的习气吧?哈哈,真是他方遇知音啊,他方遇知音,真乃我海外修行人作风”海圣人说话一向颠三倒四,古月僧和小草均已习惯,不以为怪,只知道海圣人越是把对方说成自己人,就越是会手下不容情,势必赶尽杀绝,不留后患。

    那佛母李欣磬身穿红衣喇嘛服,身上玉带环绕,璎珞严饰其身,脖子上还有骷髅佛珠,以此代表藏密红教特殊的佛法教义,以此观一切无常,悉皆无自性,皆随时劫而坏散。

    李欣磬身高不弱古月僧,身宽体胖,一张白白的圆脸,上有两粒精光闪烁的眼珠,仿佛镶嵌在脸上,似一张白色面具,让俗人见之,甚为觉得可敬可畏。但古月大僧是何等高人?曾赴天竺超岩寺求学唯识学经论,亦在喜马拉雅遇仙人,转换时空,亲自前往世尊时代,与舍利弗等人,一起面见佛陀,听闻过原始佛法,对缘起性空,有甚深理解,因此每逢诸山禅德,笑曰:“佛法大意对我来说,已经全会,已经不再有任何疑问”,因此惹禅宗历代祖师不喜,但又奈何不了此人。

    四人显然是经过一场激战,李欣磬佛母似乎占了上风,古月僧等三人均身受重伤,拼命压抑着一口真气,不敢泄露。李欣磬修持密教大圆满法,圆满获得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口耳传承,亲自领受大圆满法教,功力深厚,威震人间天界,鬼神莫敢侵。

    此四人代表四教,正是四教巅峰对绝。

    古月僧道:“妙法莲华寺,乃是中原无上圣地,焉是你藏密红教喇嘛僧人敢来冒犯?”

    李欣磬笑道:“你自己不也是说么?天魔外道以及六道轮回众生,皆是你眷属。我佛慈悲,传八万四千法门,法法通大道,这妙法莲花经,乃是圆教,我乃佛弟子,受正觉,悟大道,为仁波切,你乃奸邪,侮辱我佛教正义,早已为诸方禅德不耻,以为佛教罪人,人人得而诛之,千刀万剐。你结交海外邪道海圣人,小草等宵小之辈,毁坏如来妙法,其罪当由龙天护法惩戒,今天我就带龙天护法行刑,诛杀尔等不信佛语之人,将其永远赶出妙莲华寺,以免亵渎佛法清净觉相”

    四人言语不和,火光石点,境界突变。

    第二回 阴差阳错友人损,天外高人来相访

    火光石电,眼神凌厉对决。

    瞬时间,四人身形交错闪烁,一团虚影,在雪山之巅呼啸闪过,周匝一丈之内,雪花竟无法落地而化。

    小草毕竟女流,虽身怀绝技,无奈火候不足,诸般妙用无法发挥的淋漓尽致,更何况遭受偷袭,在气势上早已输了半分。

    海圣人性格古怪,一向无法无天,我行我素,战得起劲,仿佛夺却关将军手中的大刀,逢佛杀佛,逢祖灭祖,在气势上,堪与李欣磬佛母媲美,当真是海外异人。

    有诗为证: 西海圣人驾中原,香飘四海玄中玄。 白玉凝肌芊素手,杀佛灭魔睁闭眼。

    由此可见,其邪门气质,非同一般魔道境界,恐怕要中原九幽魔境东海一枭方能与之一较高下。 一个转身,三道气劲从佛母手中射出,宛若激流,再次重伤三位不世高人。

    古月僧正好倒霉,这次竟然是下体中招,虽说他是和尚,不用传宗接代,但受此侮辱,焉能善罢甘休,当即怒火中烧,无名火顿满三界识海。眼中都是火焰,仿佛要将佛母吞灭,让其深入枯寂涅槃。

    古月僧站立身形,血红的双眼中蕴藏无量佛力,缓缓祭起一个法诀。佛母一看,大吃一惊。 这手印非同小可,乃是古月僧得宿命通后而修之。这古月和尚前世因果,不必详谈,只是知道其前世为罗汉,曾和大神通阿罗汉大目健连有交,因此曾修五大神通。因而今生在定中曾将往世神通重新修习回来,虽不及往世威力,但也有了一两成的法威。

    古月大僧哈哈狂笑道:“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拙,看我三法印神威!”

    三股卍字形光束从眉间白毫处射出,宛如世尊施展大神通境相一般。饶是佛母也吓一大跳。 古月和尚一生从不使用此等禁忌招数,行事虽然潇洒不羁,但是也是慈悲为怀,智慧计谋为当世一绝。

    有诗为证: 古月深山妙法弘,百年大计锁脑中。 语惊天人震三界,半边天下一人龙。

    说的便是古月大僧的计谋胆略,实非一般禅宗祖师可媲美。

    佛母恍然间,心神已乱,不知所措,下意识施展一个隐身法,同时施展红教绝学身外化身。这身外化身,施展不易,必是断身见之人,才能流利施展,否则不能随心所欲,不如不用。三法印瞬息即至,佛母当即喉头一甜,五脏翻滚,一股气流侵入体内。血液立即沸腾不已。

    这三法印称为:“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这古月和尚施展的三法印,正是让人五大消散,七识坏散,重新归附如来藏阿赖耶识之妙法。一旦有人中招,其第七识立即见身体消散,立即起意,又会执着出一个根身和器世界,而第八识则入胎,虽说《瑜伽师地论》上有说入胎识,实则此第八识不生不灭,无有来去,仿佛来了,实则未来,仿佛离体而去了,实则未去,因此此识有别名,号如来,号法身。

    谁知道,此时境界突变。古月和尚射出的三道三法印,竟然直接冲撞佛母背后的巨大石碑雕刻。石碑上正是《妙法莲华经》。那三法印仿佛一束光芒射到镜子上,立即反射回来,重重击中小草和海圣人,相比之下,佛母李欣磬受的伤害,只是末支。

    饶是古月大僧如此聪明绝顶之人,谁知到也犯下如此错误,悔恨不已。那《妙法莲华经》石刻,乃是万法不侵的圣物。三法印被它反射,竟然重伤小草和海圣,实在大出意料之外。

    李欣磬佛母见此,哈哈大笑道:“汝诽谤辱骂我也罢了,不与你计较,你侮辱我师长前辈,今天让你知道因果报应”说完,祭出一件秘宝,此宝叫“大圆满宝相轮”,乃是藏密红教法王,如意宝亲自恩赐的伏藏品,据说是从钨金净土,由密教护法金刚传来,妙用非常,是一件渡人的法宝,也是一件灭人的法宝。

    此宝一出,周天大放光明,弥漫四方,无所遁形。

    雪山虽白,然在此宝宝光照耀之下,顿显失色。

    小草,海圣两人已经不知踪迹,古月僧虽是高僧,但心神也有些慌乱,更晓得此宝威力,强作镇定道:“道友,莫非真要你死我活?”

    李欣磬佛母微微一笑:“来世再见,轮回去吧”

    正在这时,天外一股清音,似魔非魔,似道非道。仿佛圣光,又好似魔气,让人捉摸不定。不知道是何方高人的法驾

    但听此人高宣诗号而来。

    有诗为证: 先知先觉是先天,神算神料称儒仙。 断事无差准中准,鬼脑奇能玄中玄。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 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正邪半边天。

    古月僧猛然一惊,未知何人能宣如此狂妄的诗号,真是不可思议。

    第三回:多劫宿缘定中见,菩萨渡人也依缘 九幽魔境,碧海波涛,方寸潭水,潜藏卧龙。一位异人乘龙辇,驾香风,御五龙一路而来。天边云卷云舒,空中层云片片卷起,仿佛一张巨手,抚摸天空,来人正是常年隐居在九幽魔境无量生死海下的千古异人-东海一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