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再答闲话

   一闲话《中国正处在新旧道德标准转换之中,回老枭》中,下面这句话稍微在理,但仍有偏。他说:

   “从现代道德标准来看,社会道德底线都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也就是说道德底线是清楚明确的,是带有强迫性的。而底线之上的道德是对已不对人。”

   我早就说过:在民主法治社会,一些道德准则和规范已体现于制度、落实为法律,所以,在已经运转正常的民主社会,只要守法,基本也就守住了道德底线。所以不需要强调道德。

   但是,闲话将道德底线与法律规定完全等同起来、认为“道德底线是清楚明确的”的说法就过于絕对化了。西方社会一些道德底线包括一些职业道德并未“都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并不带有强迫性的,但是如果违背了,仍要遭受社会舆论的谴责。

   比如教师的职业规范中,关于危险发生时、教师在教室或现场有适当救助学生的责任这一条,西方各国规定不尽一致,但如果出了范跑跑,既使不受相应惩处(因为关于教师职业道德,有的国度或地区没有形成具体明确文字规范),舆论谴责仍是免不了的。

   枭文《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中所举细野正文的例子也很能说明问题。细野正文侥幸苟生,没有犯法,却触犯了“道德”,不得不“在巨大的羞辱中苟延残喘地熬过了自己的后半生”。

   二其次,西方社会,人们已经现成地享受着民主法治,民众的道德除了有制度、法律的硬性规范、消极防御,还有文化、宗教的软性约束、积极提升,并非以利己主义、自私主义、不负责任、不要道德为荣。

   而在中国,民主法治还有待于人们牺牲一定的个人利益去追求和建设。且不说利己主义、自私主义者根本无力作出自我奉献、建设民主硬件,在许多道德底线都没有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的特定情况下,再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会把中国引到哪里去?没有民主法治,又不讲道德,大家都以跑跑为荣,谁来为民主开路?退回丛林倒有可能。

   至于将范跑跑主义视为新道德,说什么范事件体现了“中国道德标准的转换。在传统道德看来,新的道德标准容忍、包庇了自私自利的行为。” 更是笑话了。道德不论新旧(道德原则不变但规范和标准则有新旧之异),道德容忍自私自利及本能的行为并不意味着道德等同于自私主义、利已主义和本能主义。

   无论标准怎么转换,无论以什么时代的道德标准衡量,范跑跑主义都是不道德的,或者说那只是丛林社会的道德---比起老虎大狼们,凭本能活着、不管他人死活但也不主动有意地去吃人害人的小动物,确实是够道德的了。

   当然了,前面所言“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乃是假设,既使包括自由人士在内的部分糊涂人士这么打算,终属妄想徒劳。这一软件根植于人之本心,终究天法抽掉,而会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大良知学等“真知”的传播,这一软件的功能作用只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入到政治、科技等人类各项实践中去。轻蔑道德的个体及群体,不值得尊重也不值得重视,企图“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者,最后结果只能是将自己“抽”向失败的泥潭和社会的边缘!

   三闲话又说:“显然,在一枭看来,道德是恒古不变的,也就是人类数千年来的历史,如果不符合一枭的道德标准就不是道德。那么中国传统的贞洁牌坊是不是当时的道德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不是古代的道德呢?如果这些都不是当时的道德,那么历史上被称为道德的东西又是什么。”

   寡妇牌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属于道德的外在规范而不是内在修养和基本原则(关于道德的外在规范、内在修养和基本原则,我在《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中讲得非常清楚,不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实在古代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不能说完全不人道。寡妇牌坊主要是清朝所为,满清是专制程度极高、对儒文化的压制和异化也最厉害的王朝)。

   道德的外在规范由特定的社会制度和风俗习惯所形成,有其历史的局限性,不一定完全符合道德原则。用现代标准衡量,历史上有些道德规范更是极不道德、反道德甚至是违法犯罪行为。但是,人都有童年的蒙董、少年的荒唐不是?人类社会也一样。西方历史上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至寡妇牌坊更不人道的道德规范多了去了。

   用这些“历史上被称为道德的东西” 来反对道德原则,把一切道德规范及原则都视为旧道德、视为“杀人”工具,然后以见义不为、当仁必让、专门利己、毫不利人、毫无责任感的自私主义本能主义冒充新道德,冒充自由主义,全属混扯。

   自由主义尽管重外轻内(特别重视制度建设,道德资源则较为薄弱),但也离不开良心、义务、责任。请注意《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第二十九条:“(一)人人对社会负有义务,因为只有在社会中他的个性才可参得到自由和充分的发展。”

   用自私主义本能主义等“新道德”“武装”起来的人,在健康的法治社会或许还好(因为胡作非为受到惩罚的概率高,会害了自己,不符合自私主义的原则)但也不适合从事公益、慈善及对道德素质要求较高、具有一定奉献精神的事业。如果在中国这样的社会,这类人物百分九十九难免损人利己,所谓为商必奸,为官必贪,为文必狡,为人必小小,为师必“跑跑”,为友必背后咬,为民运必是怎么利己怎么搞---崇尚这种新道德、用这种新道德“武装”起来的民运,会“运”到哪里去?会“运”出什么东西来?思之令人心寒啊!2008-6-24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