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再答闲话

   一闲话《中国正处在新旧道德标准转换之中,回老枭》中,下面这句话稍微在理,但仍有偏。他说:

   “从现代道德标准来看,社会道德底线都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也就是说道德底线是清楚明确的,是带有强迫性的。而底线之上的道德是对已不对人。”

   我早就说过:在民主法治社会,一些道德准则和规范已体现于制度、落实为法律,所以,在已经运转正常的民主社会,只要守法,基本也就守住了道德底线。所以不需要强调道德。

   但是,闲话将道德底线与法律规定完全等同起来、认为“道德底线是清楚明确的”的说法就过于絕对化了。西方社会一些道德底线包括一些职业道德并未“都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并不带有强迫性的,但是如果违背了,仍要遭受社会舆论的谴责。

   比如教师的职业规范中,关于危险发生时、教师在教室或现场有适当救助学生的责任这一条,西方各国规定不尽一致,但如果出了范跑跑,既使不受相应惩处(因为关于教师职业道德,有的国度或地区没有形成具体明确文字规范),舆论谴责仍是免不了的。

   枭文《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中所举细野正文的例子也很能说明问题。细野正文侥幸苟生,没有犯法,却触犯了“道德”,不得不“在巨大的羞辱中苟延残喘地熬过了自己的后半生”。

   二其次,西方社会,人们已经现成地享受着民主法治,民众的道德除了有制度、法律的硬性规范、消极防御,还有文化、宗教的软性约束、积极提升,并非以利己主义、自私主义、不负责任、不要道德为荣。

   而在中国,民主法治还有待于人们牺牲一定的个人利益去追求和建设。且不说利己主义、自私主义者根本无力作出自我奉献、建设民主硬件,在许多道德底线都没有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的特定情况下,再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会把中国引到哪里去?没有民主法治,又不讲道德,大家都以跑跑为荣,谁来为民主开路?退回丛林倒有可能。

   至于将范跑跑主义视为新道德,说什么范事件体现了“中国道德标准的转换。在传统道德看来,新的道德标准容忍、包庇了自私自利的行为。” 更是笑话了。道德不论新旧(道德原则不变但规范和标准则有新旧之异),道德容忍自私自利及本能的行为并不意味着道德等同于自私主义、利已主义和本能主义。

   无论标准怎么转换,无论以什么时代的道德标准衡量,范跑跑主义都是不道德的,或者说那只是丛林社会的道德---比起老虎大狼们,凭本能活着、不管他人死活但也不主动有意地去吃人害人的小动物,确实是够道德的了。

   当然了,前面所言“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乃是假设,既使包括自由人士在内的部分糊涂人士这么打算,终属妄想徒劳。这一软件根植于人之本心,终究天法抽掉,而会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大良知学等“真知”的传播,这一软件的功能作用只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入到政治、科技等人类各项实践中去。轻蔑道德的个体及群体,不值得尊重也不值得重视,企图“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者,最后结果只能是将自己“抽”向失败的泥潭和社会的边缘!

   三闲话又说:“显然,在一枭看来,道德是恒古不变的,也就是人类数千年来的历史,如果不符合一枭的道德标准就不是道德。那么中国传统的贞洁牌坊是不是当时的道德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不是古代的道德呢?如果这些都不是当时的道德,那么历史上被称为道德的东西又是什么。”

   寡妇牌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属于道德的外在规范而不是内在修养和基本原则(关于道德的外在规范、内在修养和基本原则,我在《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中讲得非常清楚,不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实在古代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不能说完全不人道。寡妇牌坊主要是清朝所为,满清是专制程度极高、对儒文化的压制和异化也最厉害的王朝)。

   道德的外在规范由特定的社会制度和风俗习惯所形成,有其历史的局限性,不一定完全符合道德原则。用现代标准衡量,历史上有些道德规范更是极不道德、反道德甚至是违法犯罪行为。但是,人都有童年的蒙董、少年的荒唐不是?人类社会也一样。西方历史上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至寡妇牌坊更不人道的道德规范多了去了。

   用这些“历史上被称为道德的东西” 来反对道德原则,把一切道德规范及原则都视为旧道德、视为“杀人”工具,然后以见义不为、当仁必让、专门利己、毫不利人、毫无责任感的自私主义本能主义冒充新道德,冒充自由主义,全属混扯。

   自由主义尽管重外轻内(特别重视制度建设,道德资源则较为薄弱),但也离不开良心、义务、责任。请注意《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第二十九条:“(一)人人对社会负有义务,因为只有在社会中他的个性才可参得到自由和充分的发展。”

   用自私主义本能主义等“新道德”“武装”起来的人,在健康的法治社会或许还好(因为胡作非为受到惩罚的概率高,会害了自己,不符合自私主义的原则)但也不适合从事公益、慈善及对道德素质要求较高、具有一定奉献精神的事业。如果在中国这样的社会,这类人物百分九十九难免损人利己,所谓为商必奸,为官必贪,为文必狡,为人必小小,为师必“跑跑”,为友必背后咬,为民运必是怎么利己怎么搞---崇尚这种新道德、用这种新道德“武装”起来的民运,会“运”到哪里去?会“运”出什么东西来?思之令人心寒啊!2008-6-24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